尋著樹林的腳步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尋著樹林的腳步

2001年08月30日
作者:林佳穎

在我沒有親自到過柴山以前,我一直以為柴山這個地方,「應該」是一座「自然公園」。從都市計劃圖上看來,柴山這個地方,「應該」是被編訂為「保護區用地」。而在五月初,因為拍攝柴山魔芋節的關係,當我親自上柴山之後,這兩個「應該」的「假設」,全部推翻。

沿著柴山的木棧道,我跟在一群人後,一級一級而上。迎面而過的,是一個個肩上掛毛巾、汗流浹背、滿臉紅通通的走下山的人;在我身後,是背著背包水壺,邊聊天邊散步的一家五口;路邊的木凳子上,坐著四五個搖扇談笑的歐吉桑歐巴桑;一兩人,任由腰上的小型收音機大喇喇地嘶吼著;涼亭邊,小販賣著涼飲,也有某黨義工拿著水招呼著路人,「休息一下,來喝茶呦」...。

柴山之熱鬧,非常。

柴山的空氣微潤,樹林交雜著綠黃深淺不一的葉色,或狹長或扁圓,或蠟質或絨面,或羽狀或淺裂。每走一段路,前方不遠的林子裡,總會發現獼猴在枝頭間跳躍飛盪;近一點的,也有猴群懶懶的臥在樹枝上,或午睡或玩耍;偶爾,幾隻膽大的甚至靠近至伸手可及之處,跟著人群,走一小段有珊瑚礁岩鑲邊的步道。

柴山之驚奇,唯一。

珊瑚礁石灰岩地質一分一釐化育出來的表土,因為往來行人的踐踏,正快速地流失、硬化;植物被摘採踐踏,無法接續演替。柴山正不斷地在荒漠化......。七百多隻台灣獼猴,逐漸喪失在自然野地裡生存的本能,因為伸手向人們乞討,比自己採食來得更為輕鬆。聰明的猴子學會開涼亭裡的桶子飲水,翻撿垃圾桶裡的殘食飲料,甚至搶奪遊客手上的食物...。不知是否與飲食有直接相關,根據觀察近來猴群增加的速度加快了,少數猴子出現皮膚病的症狀,令人擔心是否可能引起猴群的交相傳染。至於其他的動物昆蟲,面臨怎樣的危機,因為沒有長期調查,不知道實情怎樣。

這是柴山「自然」公園?不,這裡是柴山「都會」公園。這邊編訂為「自然保護區」?不,這裡實際上是「都市綠地」。

樹根旁、灌木下、礁岩間隙、發亮的黃土上、涼亭柱子邊椅凳上、棧道縫裡,數不清的礦泉水瓶、飲料鋁罐、壓扁的鋁箔包、紙杯、衛生紙、煙蒂、超商塑膠袋,輕一點的,就在綠林間隨風起舞。不忍自家後花園變成滿目瘡痍的垃圾山的人,志願當起義工,在上山時,拎個塑膠袋,沿途撿拾這些不該出現在山林裡的東西。

山上的人說,「柴山是高雄的寶,咱們說實在的」「我只要一到柴山上來,看這些樹啊猴子啊,就什麼煩惱都沒有了」「我在這邊爬了好幾年了,身體越來越好,一些病痛都不見了」「這邊空氣好,樹又大棵,沒有污染,運動完後,整個人都很舒服。」「我們在這邊泡茶,就是要鼓勵大家多多上柴山,知道這個好地方」「我以前都在山下的公園跑步,吸那些車煙廢氣,反而頭昏腦脹,沒有山上好啦」。

按照高雄市都市計劃區裡所編訂,應當開闢的包括公園綠地,面積應達1082公頃,差不多是一座柴山的面積。而目前高雄市已開闢完成的公園綠地面積卻只有62%,這62%當中,真正可以算是綠地的面積又有多少?中正文化中心,科工館,蓮池潭風景區和金獅湖都是公園用地,中央公園的體育館、圖書館、游泳池,交通公園的棒球場,三民游泳池、中山網球場及很多大大小小的社區活動中心,老人活動中心等等硬體設施,都應該種滿綠樹,但是依照「都市計劃公設用地多目標使用方案」,卻可以依法建設在公園用地裡。

這真是一個怪異的現象:嚮往綠地新鮮空氣的市民到「非都市公園」的柴山自然保護區爬山休閒運動,然後大家到不是很綠的公園參觀展覽表演看書游泳拜拜。回過頭檢視近年高雄市公園綠地開闢面積,以85年度34公頃為最高,而後持續降低,至89年度僅僅開闢1.6公頃。因為捷運的關係,公園預算同樣地也遭到排擠效應。然而在都計法第45條中明白規定,公園綠地面積至少應達計劃區的10%。

柴山保護區面臨的遊憩壓力一天比一天升高,都市公園綠地還有四成尚未開闢,預算卻可以堂堂地減少。這難道不是個違法的都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