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天鵝村動物之家實習手記(七)動物送養後的突擊檢查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德國天鵝村動物之家實習手記(七)動物送養後的突擊檢查

2005年01月16日
作者:北小安

西元2002年8月25日,22歲的Christian和18歲的Jessica帶著我一同前往突擊檢查。一頭紅髮的Jessica,雖然只有18歲,但從12歲起便在動物之家當義工了。在德國,為了確保送養出的動物有良好的生活品質,動物之家的人員會在動物送出後,不告知領養者的情況下,前往領養者的家中突擊檢查 (Nachkontrolle)。

「通常犬隻在送出至少兩個月後才會做突擊檢查,」Jessica說,「而貓咪則通常是至少一個月後,其他像天竺鼠、兔子等小動物則沒有時間的限制。」

「為什麼要那麼久呢?」

「因為急不得啊,」Jessica接著說,「許多犬隻送出時仍然是幼犬,再加上動物跟主人產生互動也需要一定的時間。」

在德國的動物之家,每一名義工都有權力去做突檢。以天鵝村動物之家為例,每年動物之家會在固定的會議,選出3個執行突擊檢查的人員(分別負責犬隻, 貓咪, 和其他小型動物)。然而,並不是沒被選上的人員就無法去做突擊檢查。

「其實這裡的義工只要先獲得我的同意,即使不是被推選出來的突擊人員,同樣也可以去突擊檢查。」天鵝村動物之家主任Gabi Hahn女士笑著說。 Christian和Jessica便均不是由今年會議所推舉出來的突擊人員。

車子開過十字山,山頂那宛如城堡般神秘的教堂隨即被拋在身後。Jessica拿出了這次我們要突擊犬隻的照片以及其領養者所簽署的領養契約書。這隻狗狗叫做Tommy,是一隻胸口有著白線的黑狗。牠是於今年4月時被送養的。按著契約書上所填寫的地址,我們不久就找到了Tommy的新家。那是一個典型的德國住家。兩層樓高,屋頂尖尖的房子前,有著一個寬廣的花園。

當我們三個人走到前門時,便看到Tommy在花園內自由地跑來跑去(註1)。Tommy的女主人隨即走上前來。

「讚美主。」

「讚美主,」Jessica一邊將領養契約書秀給女主人看,一邊說,「我們是從天鵝村動物之家來看看Tommy過得好不好的。」

「哈哈哈哈,」女主人隨即爽朗地笑說,「歡迎,歡迎。諾,Tommy就在這裡。」

女主人將前門打開,歡迎我們進去,在花園裡神采奕奕跑來跑去的Tommy,一看到我們便熱情地搖著尾巴,甚至還站起來將前腳趴在每一個人的肚子上跟大家撒嬌。Tommy的狀況顯然非常好,於是Christian和Jessica只跟女主人簡單聊了4、5分鐘就結束了突擊檢查。

「突檢的目的是要看動物的狀況,」Christian在回程的路上這麼對我說,「我很難跟你說狀況好壞的確切標準是什麼。我們可以說從一隻狗友不友善,有沒有攻擊性等等來判斷,但是往往還是要靠經驗累積下來的感覺來判定一隻狗過得好不好。」

「我想,最重要的就是看動物和領養者的互動囉?」我接著問。

「沒錯!」Christian笑著說,「動物是否過著不錯,就是要從領養者和動物之間的互動來判斷。」

回到動物之家後,Jessica在原來的領養契約書上簽上她和Christian的名字,並寫上「已突擊檢查」,接著將這份契約書連同Tommy的照片歸放在上面註明著「已突擊檢查」的資料夾內。

除了事後的突擊檢查外,有些德國的動物之家甚至會在領養前到欲領養動物者的家中評估環境。不過,天鵝村動物之家並沒有做這項評估。

「我們認為領養前的環境評估 (Vorkontrolle) 沒有很大的意義,」Gabi Hahn女士說,「民眾往往會先把環境打掃清理得很乾淨;雖然我們德國人通常不會說謊,譬如說明明家裡很小,故意謊稱家裡空間很大。」

「重點是事後的突擊檢查,」Gabi Hahn女士接著說,「只要我們認為不合格, 便可以立刻將動物帶回。」

在德國送養動物,完全是站在動物的角度去審慎評估。從一開始極其嚴格地審核領養者是否有資格,到領養者必需同意履行15條的契約,最後再加上事後的突擊檢查,這完全都是為了讓每個動物都能有著最佳的生活品質。台灣要如何提昇對生命的尊重與關懷,是我們全體國民不可不深思的課題。

畢竟,德國動物之家最重要也最基本的使命,便是將每一個動物照顧到最佳的狀態,並且為其尋找並審核最合適的新家。

※註1︰典型德國住家的花園籬笆都很低,大約都只有到腰身的高度。所以一眼便可看到花園裡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