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差一步,苗栗有望創下保育自治首例? 全國都在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還差一步,苗栗有望創下保育自治首例? 全國都在看

2019年05月18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孫文臨報導

苗栗縣政府2018年首次推出《石虎保育自治條例》,當時的縣議會以條例中「開發逾1公頃或闢路逾1公里須諮詢」規定將造成諸多受限、阻礙地方發展等理由退回。經過一年的討論,苗栗縣政府修改部分條文後,二度將《條例》叩關縣議會,7日通過一讀,下周(23日)即將由議會第四審查會進行逐條討論;這次能不能順利通過,成為台灣史上第一個地方自治的保育條例,苗栗與全國民眾都在看。

然而,日前縣議會開議時,部分議員針對石虎保育提出質疑,認為保育應該「管人不管地」、恐阻礙地方發展、要公平對待其他動物等;對此,政府部門與民間保育團體都認為,目前的草案版本都沒有上述問題。

石虎是台灣僅存的野生貓科動物。照片提供:苗栗縣政府農業處自然生態保育科。
石虎是台灣僅存的野生貓科動物。照片提供:苗栗縣政府農業處自然生態保育科。

保育條例「管地不管人」?  請農業處保育科科長回答

縣府農業處自然生態保育科長張葦說,「其實《石虎保育自治條例》本來就是只管人的行為,條文裡面也完全沒有提到要設保護區。」他指出,自治條例中,僅規範「縣府」的一公頃以上公共工程或開闢長度一公里以上道路時,應在規劃初期及施工階段,向生態專家諮詢環境友善工法。

張葦表示,中央政府、鄉鎮公所的公共工程都不在條例的規範中,「對民間企業的參與亦是採鼓勵方式,積極輔導並公開表揚。」他強調,這次的《條例》完全沒有任何罰則。

張葦說明,雖然《條例》有提到要公布石虎的重要棲地,但主要用意是透過林務局調查的科學數據,做為補助社區巡守隊及推動友善耕作的依據。他認為,鼓勵地方民眾共同參與石虎保育,其實也跟議員主張「要教育人」的看法一致。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棲地保育專員陳祺忠也說,其實沒有所謂「管人或管地的分別,法律本來就是管人的行為,就算劃設某區的土地,也是規範土地上的人。」針對議員質疑「管地不管人」,他認為,這種說法其實是模糊焦點。

DSC_0160
陳祺忠說,法律本來就是管人的行為,就算劃設某區的土地,也是規範土地上的人。孫文臨攝

保育條例阻礙地方發展?  請保育協會專員回答

從2018年議會退案到日前部分縣議員的質詢,都質疑《條例》會阻礙地方的發展;對此陳祺忠認為並非如此。

他不諱言此版本其實是「最差的版本」,「站在動保的角度來看其實這次的條例,宣示意義大於實質功能。」他認為,自治條例只規範縣府工程,對於民間企業的投資、發展、建設完全沒有規範,也沒有任何罰則,都是透過補貼、鼓勵與輔導作為,對地方民眾而言,反而多了生態給付的補償。

張葦也說明,修正版草案內容,獎勵及宣示確實大於實際約束效力。「NGO當然希望保育的力道愈大愈好。」但即便是寬鬆的版本都有遭退回的風險,「如果過不了縣議會,草案寫的再嚴格也沒有用。」他說,至少這是第一步。

陳祺忠表示,「雖然只有宣示意義,還是希望有宣示好過沒宣示。」他認為,地方發展受限並非石虎或環評的錯,「上去查環評系統,苗栗縣開發案真的有因為環評而被擋下來的,少之又少,其中也沒有任何一件是因為石虎的關係。」他認為,「說石虎保育阻礙開發,其實只是抓戰犯,無助於解決地方發展問題。說保育影響地方民眾權益不夠精確,應該思考,保育石虎阻礙誰的利益?」

經查,從環保署的環評書件查詢系統來看,1990年到2018年這近30年間,環評決議不應開發的僅有四件,且沒有任何一案是與石虎直接相關。

苗栗縣政府《石虎保育自治條例》二度闖關,可望成為全台首個地方自治案例。孫文臨攝
苗栗縣政府《石虎保育自治條例》二度闖關,可望成為全台首個地方自治案例。孫文臨攝

保育條例獨厚石虎?  請動物文學作家來回答

擅長動物文學創作的《牠鄉何處》作者、東華大學華文系副教授黃宗潔表示,石虎面臨的危機近年逐漸受到大眾注意,其實是若干因素共同影響的結果,除了保育團體長期的教育和呼籲外,路殺案件的頻繁發生亦是主因。他認為,路殺造成野生動物死亡,卻也同時讓牠們死亡的軀體「被看見」,民眾才因此意識到,原來野生動物就在我們身邊,「否則很多時候,大眾是無感於野生動物的存在的。」

對於日前有縣議員指出,保育不該「獨厚」石虎。黃宗潔則說,這乍聽之下似乎是個理想願景,但或許該先問問,目前現實狀況究竟是「獨厚」石虎,還是「均薄」所有野生動物?」他認為,如果能有「均厚」野生動物的經費,沒有任何保育團體或關心動物的人會反對。「事實上,如果今天連石虎或黑熊這類指標性動物的存在,都不足以召喚台灣社會對瀕危動物的危機意識和責任感,我們要如何期待其他更邊緣的野生動物被看見、被關心?」

黃宗潔也說,野生石虎與淺山居民因生活範圍重疊而發生衝突,其實是世界各地面對的相同問題,只是各國因環境的不同,面對不一樣的物種。

他進一步舉例,二月時俄羅斯的新地島因北極熊「大舉入侵」而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由於其中數隻闖入住宅區,造成民眾不敢出門與上學;而5月15日印度流出的一段影片更引發國際議論:一隻瀕危的未成年喜馬拉雅棕熊因誤闖村莊,先是纏繞在鐵絲網中,好不容易脫困後,牠試圖爬上峭壁躲避攻擊,最後仍被村民丟的石頭擲中,滾落河谷中淹死。

黃宗潔說,可以想像當環境益發惡劣、食物越來越少,「入侵」人類生活空間的動物也會越來越多,這並不是因為牠們數量增加,恰好相反的是,這些頻繁發生的衝突事件,只是凸顯出牠們的生存處境其實是更加艱困了。「如果人們無法意識到這樣的變化,仍然用最快速的老方法──撲殺了事,許多物種必然會陷入更危險的處境。」

他強調,「石虎無法為自己發聲,人類只能以不平等的單向模式去做代言,但如果連這些代言的聲音都消失的時候,我對動物的未來,真的無法有任何樂觀的想像可言。」

自動攝影機所拍攝到的石虎,馬路就開闢在牠的家園。苗栗縣政府農業處自然生態保育科提供
自動攝影機所拍攝到的石虎,馬路就開闢在牠的家園。苗栗縣政府農業處自然生態保育科提供

保育條例訂出來 石虎存活下去  地方共榮發大財  

陳祺忠指出,從建設工程的角度來看,被列為瀕危野生動物的石虎也許是一種阻礙,「但建設工程未必帶來地方繁榮,經濟發展更不只有一種辦法。」他說,石虎保育協會一向強調地方與石虎的共生共榮,透過發展計畫的分區平衡,讓苗栗的石虎和居民都可以留在自己的家鄉生存、發展,這次的《條例》也很強調社區參與、地方共榮。

他認為,換個角度想,苗栗是全台灣石虎密度、數量最多的地方,如果做好妥善規畫,石虎可以成為苗栗縣發展觀光的招牌,而且是其他地方無法取代的無價資產,那苗栗才能真正「發大財」。

P_20190512_174714
淺山地區多屬野生動物棲息地,道路拓寬後路殺事件時有所聞。孫文臨攝

張葦表示,保育石虎不是只有管理開發,更重要地是去尋求人與野生動物共存的方法,石虎的活動範圍與苗栗淺山的居民互相重疊,主要的衝突除了常見報的路殺事件,還有侵擾雞舍的誤捕誤傷。

侵擾雞舍的防治,張葦指出,去年縣府將雞舍誤捕通報納入1999鄉民熱線,一年來有13起通報案例,其中12隻石虎的狀況良好都已經野放,只有一隻因還年幼,先送到林務局的特生中心照護及訓練,未來會透過公私合力的方式持續進行雞舍改善,減低人與野生動物的衝突事件發生,「保育石虎有很多不同的面相,需要政府、民間的合作。」他也認為,石虎不只是苗栗的石虎,而是全台灣的石虎,因此中央與地方的責任都缺一不可。

此外,張葦也說,減少路殺工作,苗栗縣政府已經陸續完成苗29鄉道的圍網及排水箱涵設置生態廊道的工程,完工後確實拍到石虎經過友善動物通道,也沒有在該路段再發生路殺事件。今年也會進行苗140縣道的路殺改善計畫,「保育條例雖還沒有通過,但保育的任務一直有持續在做。」

90956
石虎的誤傷誤捕時有所聞。苗栗縣政府農業處自然生態保育科提供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