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平溪天燈節】一年四季撿燈人 永續基金兩年見底 新式天燈有待市場考驗 | 環境資訊中心

【走入平溪天燈節】一年四季撿燈人 永續基金兩年見底 新式天燈有待市場考驗

2020年02月18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孫文臨 新北報導
(延續上篇)近年來全球各地陸續傳出天燈衍伸的環境危害,英國動保團體曾公開一張草鴞被天燈纏住的照片震驚各界;今年初,德國發生因天燈落到克里菲德市(Krefeld)動物園內而引發大火,導致超過30隻動物慘遭活活燒死。台灣則因天燈落入森林、河川成為垃圾,許多民眾揚言抵制拒放,不過天燈做為獨特的百年傳統,觀光發展與環境保護如何兼顧?《環境資訊中心》記者實際到平溪走一遭,見證永續天燈第一次的華麗登場,以及天燈節上觀光與環保的不斷對話。

撿回天上的願望  天燈紙換衛生紙  骨架一個賣9元

2020新北市平溪天燈節的隔天,20幾位民眾來到平溪淨山。當天受到天氣影響,沒辦法走進山區。帶導覽的白老師說,每年天燈節後都有淨山的活動,但天燈一年四季都在飛。

「暑假也會不定期的揪團淨山撿天燈,附近的孝子山、國旗嶺都會有天燈的殘骸。」他說,不只是熱心民眾,在地居民也都搶著撿,平坦路上好撿的天燈幾乎都已經被撿完。

許多平溪、十分地區的居民,會拿著桿子穿梭在林間撿拾天燈骨架。孫文臨攝

許多平溪、十分地區的居民,會拿著桿子穿梭在林間撿拾天燈骨架。孫文臨攝
有時天燈也會落在平溪線的鐵軌上。孫文臨攝

有時天燈也會落在平溪線的鐵軌上。孫文臨攝

走在路上,沿途許多居民也在撿拾天燈。一位80歲的老翁肩上扛著十來個天燈架,他說,天燈架收回去以後刷一刷、擦一擦,「一個可以賣給店家9元。」那天他撿了一個上午,大約撿了15個。

一位穿梭在樹林間的撿燈阿嬤也說,他一天平均撿10個,「最多也有一天撿超過100個,不過我主要是撿框仔,天燈紙比較不值錢,弄濕了又重。」他撿燈撿了十年了。他說,價錢有比較好,村子裡的老人幾乎都有在撿。

一位80歲的老翁肩上扛著十來個天燈架。孫文臨攝
一位80歲的老翁肩上扛著十來個天燈架。孫文臨攝

天燈紙的淡旺季  曬乾摺好再回收

天燈框架整理好後可以賣給店家,天燈紙則要曬乾摺好交給清潔隊。

天燈節期間,平溪區公所清潔隊會舉辦「資源回收兌換活動」,50個天燈紙可以換一盒洗衣粉,100個可以換近期最搶手的衛生紙一串。2月1日那天,清潔隊的人員告訴《環境資訊中心》記者,他們大約回收200~300盞。與當天飛上空中的800盞天燈相比,可以說小巫見大巫。

天燈節只有一年一次,然而,天燈紙的回收活動則固定舉行,每周三在平溪區清潔隊、每個月在十分社區活動中心。平時的天燈量沒有那麼多,五個天燈紙就可以換一個專用垃圾袋,十個換一包衛生紙,50個換一瓶洗碗精。

天燈紙撿回來後,需要曬乾摺好,在拿去清潔隊回收,可換衛生紙、洗衣粉。孫文臨攝

天燈紙撿回來後,需要曬乾摺好,在拿去清潔隊回收,可換衛生紙、洗衣粉。孫文臨攝

天燈紙撿回來後,需要曬乾摺好,在拿去清潔隊回收,可換衛生紙、洗衣粉。孫文臨攝
在十分的一戶民宅裡,堆滿了他所撿拾回來的天燈紙,骨架則擦乾淨賣給店家。孫文臨攝

在十分的一戶民宅裡,堆滿了撿拾回來的天燈紙,骨架則擦乾淨賣給店家。孫文臨攝

撿燈阿嬤說,這些都是生活必需品,撿天燈雖辛苦,卻不無小補。清潔隊也跟在地店家「春美商店」與「成盈利食品」合作,設立「天燈回收小站特約商店」,只要民眾拿一張撿到的天燈紙去回收,就能折抵1元。

天燈總量管制可行嗎?  「放一顆、撿三顆」的淨山觀光

對於另一群人來說,放天燈並不是壞事,但是也要適度調整。自願參加平溪淨山的民眾就說,「政府每年辦天燈節一次就放好幾千顆,那些天燈也都是民眾的納稅錢,既然現在有許多民眾反彈,也可以適度的縮小規模。」如果平溪天燈的產業已經慢慢起來,就要試著在發展和環境間取得平衡,「假如讓旅客放一顆、撿三顆,配合導覽解說,淨山也可以是很好的觀光商業行程。」

另一位民眾施小姐則說,看著十分老街的天燈,一盞接著一盞不停地往上飛,大夥走了幾個小時卻只撿到10幾顆,實在是杯水車薪!「這是在地發展蓬勃的產業,店家應該適度擔負清潔的責任,或許從天燈的價格中支付更高額的清潔費用,可以付錢請專業的清潔人員來撿,比較有效且安全。」

此外,大學生江同學認為物以稀為貴。「假如總量管制,規定每個月釋放的天燈量,就像限量商品一樣,天燈的售價就可能提高,用新型天燈也有漲價合理性。」

江同學說,在泰國、日本也都有放天燈的活動,但同時也規定可以放的日期,如果在不能放天燈的季節販賣,很容易就能抓到開罰。他認為,除非社區商家有自主管理的高度共識,「否則天燈應該不難做,材料也簡單,有人私下製作天燈販售,管制就會破功。」

參加淨山的熱心民眾,拿著長桿要把樹上的天燈紙勾下來,框架多已被取走。孫文臨攝

參加淨山的熱心民眾,拿著長桿要把樹上的天燈紙勾下來,框架多已被取走。孫文臨攝

事實上,新北市政府在2011年就以《消防法》為母法,公告實施《新北市天燈施放管理辦法》,規定十分遊客中心至師功橋處,以及縣道106號沿基隆河流域周界範圍200公尺內,只有這兩處可以施放天燈,並明訂施放天燈的時間、天燈的統一規格,以及大量施放的申請辦法。

有趣的是,其中第八條規定「販賣天燈處所應張貼天燈施放注意事項,其所販賣之天燈應標示販賣者及其地址。」然而,這條卻被排除在罰則之外,因此公告至今仍無取締案件。

永續發展基金兩年見底喊卡  新北《天燈自治條例》將登場

有鑑於每年因天燈導致的災損事件日增,卻難以判定燒起來的天燈是哪家業者的產品,導致受害民眾求助無門,平溪區公所進一步在2018年提出「天燈永續發展基金」的構想,讓天燈商家自主提交永續發展基金,並公開表揚繳交永續發展基金的商家,若有求償案件就由基金及委員會審核提撥。不過經過兩年的時間,願意繳交永續基金的商家越來越少,賠償案件卻越來越多,眼看帳戶就要見底,只好在今年喊卡。

平溪區清潔人員車上載滿了民眾撿拾的天燈紙,與天燈節釋放的數量相形見絀。孫文臨攝

平溪區清潔人員車上載滿了民眾撿拾的天燈紙,與天燈節釋放的數量相形見絀。孫文臨攝

不過,新北市政府正在研擬《新北市天燈永續發展自治條例》,目前雖然仍在討論階段,但區公所表示,會把永續發展基金透過自治條例入法,強制提撥,同時也會要求以標籤或其他形式來標示販售天燈的店家,以便加以管理。

而首次和文化銀行合作,今年首次施放永續天燈的新北市觀光局則表示,實際從理燈、展燈、點燈到施放的過程中,發現仍有調整與改善的空間,「包括金紙的折法、支架的裝設與點火方式。」對於新型的永續天燈,觀光局仍樂觀看待,除了提供給民眾另一種選擇,也強調「尊重市場機制,」希望在傳統文化、環境保護、觀光發展共創三贏。

離開平溪的路上,仍看到盞盞燈火從老街裡溢出,人們的願望散發著溫暖的光芒,照亮許願者的臉龐,天燈是台灣的傳統文化與觀光資源,未來要以友善環境的方式永續發展,或許會像天燈一樣,慢慢起步、愈飛愈快,繼續照亮這座濕冷的山城。(系列報導完)

新北市觀光局今年首次和文化銀行合作,施放永續天燈。孫文臨攝。
新北市觀光局今年首次和文化銀行合作,施放永續天燈。孫文臨攝。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