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河」而來的亞馬遜汞污染? 研究追「毒黃金」非法來源 籲國際重視 | 環境資訊中心

從「河」而來的亞馬遜汞污染? 研究追「毒黃金」非法來源 籲國際重視

2020年03月10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越來越多的研究證實亞馬遜河遭到汞污染,生活在當地的大量物種和人口也遭殃。在許多國家的魚類、亞馬遜江豚的組織中,驗出這種危險的重金屬,當地居民和原住民的體內也有,許多案例甚至達到中毒的程度。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在報告中便揭露亞馬遜地區汞污染的真相,同時分析汞的來源與進入非法金礦的路線。最後表示,汞污染問題牽涉廣,需各國採取行動,逐步降低汞貿易,以及提高國際市場對「毒黃金」的意識。

越來越多的研究證實亞馬遜河遭到汞污染,影響當地物種與人類。照片來源:Alexander Gerst(CC BY-SA 2.0)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蓋亞.亞馬遜基金會(Gaia Amazonas Foundation)在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的支持下發表「亞馬遜生物區系與汞污染:亞馬遜國家的汞貿易、科學和政策概述(The Amazon Biome in the Face of Mercury Contamination: An overview of mercury trade, science and policy in the Amazonian countries)」報告,分析地方現象與汞的全球貿易動態間的關係,揭露亞馬遜地區汞污染的驚人事實,以及汞進入非法和非正式金礦的路線。該報告系統性整理了現有資訊,分析了規範和政策工具,並回顧了國際汞貿易資料庫。

採金礦是全球汞污染最主要的來源  進食物鏈將對人體造成巨大傷害

亞馬遜地區本就有自然存在的汞,由於市場對黃金的需求增加,當地近年來汞存量越來越多,使用汞的非正式和非法金礦活動也越來越盛。這種採礦活動是全球汞污染最主要的來源,貢獻當地71%和全球37%的汞排放。汞用於黃金的提煉過程,經河流運輸,並透過魚類進入人類和關鍵物種的食物鏈,如亞馬遜江豚。此外,疏浚和森林皆伐[1]會移出天然含汞的沉積物和土壤,將汞釋出到地表。

亞馬遜江豚。照片來源:維基百科/Nortondefeis(CC BY-SA 4.0)

一旦釋出,汞的循環就變得很複雜。它堅不可摧,長期存在環境中,能被長距離運輸到離排放點很遠的地方,在生物體內有生物累積和生物放大效應,對神經和腎臟組織造成多重影響,導致妊娠發育問題和其他致死疾病。

全球汞進口量漸減  亞馬遜生物區系國家的汞進口總量反增

全球汞進口量已從2010年的26​​00噸降到2015年的1200噸,減少了54%。相反地,亞馬遜生物區系國家的汞進口總量成長了40%,從2008年的308.76噸增加到2015年的431.56噸。亞馬遜生物區系國家沒有初級汞開採活動,可知幾乎所有用於非法和非正式金礦開採活動用的汞都是進口的。這些汞從何而來?

報告指出,直到2015年,亞馬遜國家和全世界大部分的汞都來自歐盟,尤其是西班牙和德國,此外是美國和墨西哥。

2015年,歐盟和美國的汞出口禁令生效。水俣公約的簽署也限制了汞的進出口。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資料,此後墨西哥成為亞馬遜地區主要的汞供應國。2015年,墨西哥每年的汞出口量達到300噸,主要銷往有非正式和非法金礦開採活動的拉丁美洲國家。

報告呼籲:須讓國際市場看見亞馬遜黃金的非法來源  和與汞污染的關係

研究指出,有證據顯示亞馬遜地區有跨國的汞貿易網。2015年前,汞似乎已從墨西哥進入秘魯,然後透過玻利維亞和哥倫比亞等國家的新興非法市場進入其他國家。秘魯2015年停止進口汞時,墨西哥出口玻利維亞的量從24噸大幅增加至138噸,可推測玻利維亞多出的汞透過跨國走私分配給其他亞馬遜生物區系國家。但是,沒有任何針對該地區非法汞市場的官方調查。

該報告顯示,亞馬遜地區的汞問題牽涉許多層面,已超越國界,需要多方採取行動。在該地區內,需要逐步減少汞貿易以及遏止用於金礦開採的跨境政策。但是除了亞馬遜地區以外,還有其他因素作用,如國際對黃金的需求。因此,必須讓國際市場看見亞馬遜地區黃金的非法來源和與汞污染的關係,以建立溯源機制和提高「毒黃金」意識。

同樣重要的是,亞馬遜國家的主管機關應加速執行規範汞使用的《水俣公約》,並緊急制定直接戰略以保護最受影響的族群,包括原住民、當地社群,以及亞馬遜生物多樣性。

註釋

[1]皆伐:一種森林經營手法,選定林木範圍後,全部或大部分砍光的意思。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