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川復育不只是拆壩 鱉溪治理防洪與生態並重 還魚、還石、還地於河 | 拆壩吧,鱉溪!(下)

河川復育不只是拆壩 鱉溪治理防洪與生態並重 還魚、還石、還地於河

拆壩吧,鱉溪!(下)

2020年03月30日
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廖靜蕙 花蓮報導

穿越花蓮富里鄉的鱉溪,是難得一見與社區共生的溪流,河川治理不但要幫「哈拉」找到回家的路,還以過去常見的菊池氏細鯽為復育目標。池豐橋(吉拉米代跳舞場旁河段)對岸,高灘地上當地居民稱為「timolan」的田區,肩負著河川復育的重任,繼經濟部水利署第九河川局實驗田區「還水於河」的省水農法,還要在這裡還魚、還石、還地於河。

以Timolan保種 傳統作物、原生物種都庇護

選在春分之際,社區居民、永豐國小學童、關心河川生態的民間團體,以及九河局人員,再訪「Timolan」,了解鱉溪治理現況。「Timolan」在阿美語是低窪、南方之地的意思,是吉拉米代部落耆老們提供的傳統地名,族人以此為保種的高灘地命名,倍感親近。

園區內的生態池,運作逐漸上軌道,居民從鱉溪沿岸收集原生水生植物,圓葉澤瀉(Caldesia grandis)、水丁香(Ludwigia octovalvis)、大水莞(Schoenoplectus validus)、台灣萍蓬草(Nuphar pumila)和水蕨(Ceratopteris thalictroides)等,種類繁多,原本密密麻麻長滿池中,卻敵不過福壽螺意志,春節過後,因福壽螺入境啃食,只剩下過度植物、根系提供原生魚類躲藏的布袋蓮。

生態池中原生水生植物大受福壽螺歡迎,只剩下布袋蓮。攝影:廖靜蕙
Timolan往上,居民整地完畢,等待種植傳統作物。攝影:廖靜蕙

為了對抗福壽螺,近期是以人海戰術採螺,效果不錯;此外,在生態池各放一尾鯉魚和烏鰍,鯉魚捕食福壽螺的卵、烏鰍能吃成螺。「後山采風工作室」負責人張振岳表示,這些外來魚種雖賦予捕捉福壽螺的任務,卻不能任意繁殖,因此各放一隻。

生態池畔預定種植南瓜、傳統水芋等作物,打算採取魚菜共生,從鱉溪抓鱔魚回來施放。往東邊的土地,則規劃種植小米、紅藜、旱稻等傳統作物,由社區最近獲得的公益彩券經費支持,已行文給土地管理單位九河局,就等回文同意。

前一天,七位社區居民花了一整天,從鱉溪沿岸採集回來的原生淡水魚,其中一條菊池氏細鯽,是復育指標物種,也將施放到生態池。這次採集讓居民意識到,在外來魚種充滿河川中,原生魚種一魚難尋;這也呼應河川骨架重整、增加河川棲地多樣性的重要性,將使原生魚種得以躲過外來魚種的競爭。

在簡單的儀式中,豐南吉拉米代部落頭目陳金福致詞表達感謝之意、祝福這塊土地後,三尾原生魚藉由永豐國小學生和經濟部水利署第九河川局長謝明昌,置入生態池中,象徵著鱉溪原生淡水魚保種復育正式啟動。

永豐國小學童與九河局長一起將原生魚種放入生態池,象徵還魚於河行動於焉展開。攝影:廖靜蕙

還石於河:增加護甲層 恢復河川抵抗力

去(2019)年8月,白鹿颱風導致鱉溪豐南堤段護岸損毀,九河局現地調查後,認為危及河川防護,遂於今年2月發包「鱉溪豐南堤段設施維修改善工程」先期實驗計畫,以重建河床護甲層為目標,採取近自然工法,以「拋填塊石」的方式,將河床應有的塊石還回去,增加河岸粗糙度,減緩河床掏刷的速度。

未來負責提出復育方案的中興工程顧問公司工程師楊佳寧,也比對歷史資料得知,鱉溪池豐橋一帶40年下刷約12公尺,一部分始於河床塊石大量移作他用,再加上右岸興建混凝土護岸,使得一有大雨,就不斷掏刷河床。

從池豐橋(跳舞場旁)往下看,護岸與河川落差達10公尺以上。攝影:廖靜蕙

楊佳寧向居民解釋,「護甲層」有如河床的盔甲,是指河床裡頭原來應有的大塊石頭,當大水來時,保護河床不受掏刷的功能,就像作戰的兵士,以盔甲保住心臟;當這層護甲層消失時,便將河床置於脆弱的處境。過去,居民將河床中的塊石拿來興建護岸、移作他用,而使得鱉溪缺乏保護,每遇大水來就越刷越深,不斷往下切。

這項工程先以拋填石塊的軟性工法,增加河岸階梯「戧台」的摩擦力,令人玩味的是,戧台的存在是為了減少不斷下切的護岸落差,在護岸工程外又加上去的工程構造。

當石頭重回河道使河床填高,戧台增加摩擦力後,河川不但有深潭,還能隨著大雨、洪水沖刷搬運,順應地形增加淺灘(瀨),增加野生物所需的棲息型態;河床骨架成形後,便能自然維持,一來構成生物棲地,更重要的是能減少河道侵蝕,增強河川抵禦大水沖刷的能力,解決沿岸社區安全問題。

拋填的塊石來自九河局轄管的秀姑巒溪上流,以及九岸溪為主;工程範圍是從吉拉米代跳舞場到池豐橋上游約600公尺,預計7月完工。

工程的事就是社區的事 共同守護生態、調適氣候變遷

除了拋填石塊、還石於河,邊坡也將改為緩坡,以合適的比例維持自然的土坡,減緩護岸高度形成緩坡,未來若遇大水,就能增加行水區、降低沖刷力道,九河局稱之為「還地於河」;這些改變也能幫助鱉媽媽上岸產卵、小型野生動物得以利用溪水。

九河局也順應居民意見,工程施作過程,保留一部分樹木,並於樹身標註,讓工程人員施工時一眼就看得到。保留下來的樹有九棵,約定不能挖除、修剪,也避免撞到樹幹、刮到樹皮或壓到樹根。

過程中若不小心傷及標的樹木,或破壞鱉的棲息地,則有「異常狀況應變小組」立即回應,這是由營造廠與在地關心河川之部落社區居民共同組成的平台,適時提供救傷服務或通報相關單位協助。

從鱉溪治理,不斷看到工程如何兼顧生物多樣性。但是這一連串計畫,會不會因首長異動而改變?謝明昌澄清,施政不會因局長更換而改變,而是考慮整體情勢來調整。「早期優先考量防洪,而非河川生態;現在國際情勢傾向減緩氣候變遷、增加生物多樣性,台灣也順應情勢,將生態保育與防洪治理等同視之。」

謝明昌說,河川治理依據生態檢核,導入民眾參與、資訊公開的發展趨勢,將於鱉溪河川治理共學上,充分展現。(系列報導完,回看上篇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