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便」 印尼人權與土地衝突升溫 | 環境資訊中心

疫情之「便」 印尼人權與土地衝突升溫

2020年05月28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最近有兩人死於印尼大企業與部落的土地爭議事件。

社運人士指控,企業不應該趁著政府的注意力集中於對抗武漢肺炎(COVID-19)之時,謀求他們(通常是違法的)利益。

3月21日,阿爾沙普立格棕櫚油公司(PT Artha Prigel)的保全人員在南蘇門答臘省拉哈特區與農民發生衝突,有兩名農民死於這場事件。這是紛爭延續將近30年以來,最近一次擦槍走火。

阿爾沙普立格公司是棕櫚集團(Sawit Mas Group)的旗下子公司,專門供應油脂化學品給寶僑公司(P&G)。當地人指控這間公司偷了他們的土地。因此,帶著報復意味地,當地人在2018年9月佔領了這家公司總計2000公頃造林地的1/10,並開始在那塊土地上種植他們的作物。

3月爆發的衝突正源自於保全要求當地人離開那塊土地。農民蘇里亞迪(Suryadi)與普特拉(Putra)在衝突中慘遭刺死。

「從這個事件就可以看到這家公司毫無人性」,印尼環境論壇(Walhi)南蘇門答臘分會主任索布里(Muhammad Hairul Sobri)說。「在對抗武漢肺炎疫情的緊急時刻,他們不但沒有協助控制疫情,甚至還利用這個時機點搶奪人民的土地。」

國家人權委員會(印尼語縮寫為Komnas HAM)成員珊德拉亞提.莫尼亞加(Sandrayati Moniaga)表示,政府應該要禁止企業在這種傳染病肆虐的緊急狀態下持續運作。

據當地媒體報導,莫尼亞加說,「緊急狀態之下,在這種存在衝突的地區,應該要維持現狀,不要有任何狀況發生。」

印尼土地抗爭者死亡

蘇里亞迪的屍體。他死於與阿爾沙普立格公司的衝突中。圖片來源:Walhi South Sumatra

利用疫情之「便」 對抗爭者與企業行差別待遇

截至4月15日,印尼累計5136人確診武漢肺炎,死亡病例數則高達469例,是除了中國之外死亡人數最高的亞洲國家。雅加達是印尼疫情爆發的中心,政府已下令停止不必要的活動,而其他地區在未來一週也將遵循這項命令。

然而在許多鄉下與偏遠地區,各種活動都還是照常進行中。在東爪哇省的屯邦皮圖山(Mount Tumpang Pitu),當地人搭起營帳,抗議布米蘇塞辛多公司(PT Bumi Suksesindo)和達邁蘇塞辛多公司(PT Damai Suksesindo)的挖礦作業。他們也反對預計將黃金採礦作業擴張至鄰近薩拉坎山(Mount Salakan)的計畫。達邁蘇塞辛多公司在薩拉坎山的計畫範圍內擁有許可權。

Walhi的東爪哇分會主任李爾・詹伯禮・克里斯坦圖(Rere Jambore Christanto)表示,政府援引武漢肺炎的防控措施,遣散抗議者並拆除他們的帳篷。

「但其實最大的威脅來自外來者,而非當地居民」,李爾說,尤其當地人還回報這兩間公司動作頻頻,像是把配備帶進當地。「截至目前,尚未有當地人確診武漢肺炎。」

被政府要求停止抗議行動的居民質疑,為何政府沒有相對地命令企業在疫情期間暫停運作。當地人拒絕撤除帳篷,並在3月26日封住通往礦區的道路。警方在隔天遣散封路行動,隨後抗議者與一群聲稱支持礦業的人們爆發肢體衝突。

「事情發生時,現場沒有半個警察,儘管幾個小時前,還有上百名警察在場」,李爾說。十幾台汽車和住屋在這場衝突中遭到破壞,4月1日警方逮捕了其中一名抗議者。

「政府利用疫情作為藉口,要求停止所有反對企業破壞環境的抗議行動」,李爾說。「但另一方面卻允許企業繼續他們的工作。」

在北蘇門答臘省,農民指控一家棕櫚油公司正在違法焚毀紅樹林。當地社區獲環境部發放社會林業許可,得以永續利用442公頃的紅樹林。卡拉蒂亞棕櫚油公司(PT Karatia)則在這塊區域中擁有64公頃造林地。Walhi北蘇門答臘分會執行長丹納・塔里根表示,直到最近,居民與企業兩方才終於有辦法在各自的土地上互不干擾地運作。

但丹納指出,自從武漢肺炎爆發,這塊地區的獨立監控運作就暫停了,然後卡拉蒂亞公司開始焚燒當地人管領的林地。他也補充,這場事件差點就在企業和當地社區之間激發暴力衝突。

印尼人反對礦區擴張

印尼東爪哇省屯邦皮圖山,當地人聚集在帳篷之下,抗議附近的金礦作業。圖片來源:RZ Hakim(Mongabay Indonesia)

以武漢肺炎為藉口 縮短司法案件審理程序

婆羅洲島中加里曼丹省的三位原住民農人,也因為武漢肺炎而影響了他們的案件審理程序。

阿薩(Dilik Bin Asap)、畢森(Hermanus Bin Bison)與瓦特(James Watt)最近遭指控偷竊Hamparan Masawit Bangun Persada公司的油棕果實,並因此被捕。然而這家公司被指控竊取當地人的土地。地方官員與相關權益促進團體從2010年開始,便宣告這家公司違法在部落土地上施作。

農民提出審前動議,希望警方撤銷告訴,因此法庭原定在3月30日舉行聽證,但警方卻沒有出席,只說他們正忙於協同政府處理武漢肺炎相關事務。

這場審前聽證延後至4月6日舉行,而這天也正是審判開始的日子,因此Walhi的中加里曼丹分會執行長哈爾托諾(Dimas Hartono)表示,這使得審前動議失去效力。

「武漢肺炎被當成一個用來拖延舉辦審前聽證的藉口」,哈爾托諾表示並指出,警方在調查犯罪事實的時候都沒有問題,但是要他們出席審前聽證時,就說受疫情影響無法出席。「警方只是在找藉口加速偷竊案的審查程序,並忽略審前動議。」

國家人權委員會 調解工作也受疫情影響

這三位被告農民之一詹姆士・瓦特先前特地到位於雅加達的人權委員會申訴兩位農民遭捕事件,但他本人卻在當地遭到逮捕。人權委員珊德拉亞提表示,武漢肺炎也影響了人權委員會調解各地衝突的工作。既不能以面對面的方式會面,線上會議的方式又對偏遠、鄉村、時常缺電的地區來說不可行。

珊德拉亞提說,「在面對面討論的時候都很難調解了,更遑論以虛擬線上平台調解。人們很難近用這些科技,尤其對居住在鄉村的人們來說更是。」

參考資料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鈺婷

以島嶼的豐饒之土為養分,長出清澈的眼眸,探問共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