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澗的獨吟者──斯文豪氏赤蛙 | 環境資訊中心

溪澗的獨吟者──斯文豪氏赤蛙

2020年09月13日
文:黃裕文

如果你也在溪澗旁
獨坐
看白天黑夜奔流
久了或許會像我
鳴叫出鳥聲
那是垂釣情人的秘技
那是恐嚇情敵的把戲

如果你也在草叢間
獨唱
向那雙傾聽的鼓膜
久了或許會像我
腳趾形成婚墊
那時愛情揭開了序幕
那時血脈譜出了續曲

如果你也在石縫中
獨白
以相互黏聚的卵粒
久了或許會像我
在春秋兩季
以自身禮讚天地的豐厚
以子嗣歌頌生命的奧妙

如果你也在水域裡
獨處
逐水藻落葉而食
久了或許會像我
吸盤如此發達
才能站穩湍急的世界
才能安坐競技的日常

註:體型大型修長平扁,四肢細長,有深色橫紋。指(趾)端膨大成吸盤。雄蛙有一對咽側外鳴囊,前肢粗壯,第一指內側有膨大婚墊。雌蛙主要在春、秋兩季產卵。卵白色大型,常小堆產在淺水區域的石頭下或石縫裡。終年棲息於溪澗,獨立性很高,常各自分散。偶而發出一聲像鳥叫的「啾」聲,以彼此溝通、較勁。
斯文豪氏赤蛙。攝影:黃裕文

作者

黃裕文

常常翻過身去,落地時已站成一棵樹
但世界總是太快,接不住
慢慢長的葉子,慢慢掉的花

打狗人,秋天生。高雄市福山國中教師、地球公民基金會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