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肺期間砍更凶 印尼3月毀林面積「全球第一」 | 環境資訊中心

武肺期間砍更凶 印尼3月毀林面積「全球第一」

2020年08月27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衛星資料顯示,由於旅行限制讓環境執法難以落實,印尼的森林砍伐活動在武漢肺炎(COVID-19)大流行期間達到高峰。同時,印尼政府的振興方案將取消多項環境保護措施,引發人們對毀林惡化的焦慮。

自武漢肺炎大流行以來,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林損警報就大幅增加,這只是其中一個最極端的例子。

疫情期間,印尼的森林砍伐活動達到高峰。圖片來源:Tropical Forest Fires Watch(CC BY-NC-ND 2.0)。

全球各洲林損警報增 森林砍伐恐成為武肺最長遠影響

綠色和平組織分析馬里蘭大學全球土地分析與探索實驗室(Global Land Analysis and Discovery, GLAD)的全球毀林警報系統的資料後發現,印尼2020年的前20週林損與2019年同期相比增加了50%。

德國世界自然基金會(WWF)以相同數據進行分析也發現,光是在3月,印尼的森林砍伐就比2017年至2019年三年平均水準增加了130%,經估計約有13萬公頃被砍伐,是當月全球林損最高國家。

環境人士向媒體《氣候之家》表示,少了實地監測讓森林非法砍伐活動失去控制。挪威雨林基金會(Rainforest Foundation Norway)執行董事艾根(Oyvind Eggen)說:「當地執法人員和執法能力減少,讓非法活動更有機會運作。當全世界各國政府都在忙著解決其他眼前的問題時,森林砍伐可能成為武漢肺炎最長遠的影響之一。」

疫情讓監測林損者去不了森林 棕櫚油生產、造紙不停歇

2010年,挪威承諾提供10億美元幫助印尼減少森林砍伐所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並根據結果付款。隨著2017年森林砍伐率下降,印尼將根據今年兩國之間的協議獲得首筆款項。印尼政府發表的最新資料顯示,過去兩年來森林砍伐一直保持相對穩定,僅增加5%。

艾根告訴氣候之家,最新的衛星資料相當令人擔憂,「難道環境災難要再起了?衛星資料不會騙人的。」艾根說,找出元兇必須靠地面資料和觀察,但為了防堵武漢肺炎所實施的旅行限制,使得這些資料無法取得。

負責印尼森林運動的綠色和平成員陶菲克(Kiki Taufik)向氣候之家表示,最近幾個月,監測森林損失的民間社會團體都無法前往印尼群島的偏遠森林地區。

但是棕櫚油和造紙業仍照常營業。據路透社4月報導,印尼棕櫚油協會表示,工人進出種植園受到限制,但沒有減少活動的規劃。

印尼是世界最大棕櫚油生產國,武漢肺炎以來,棕櫚油業仍持續運作。圖片來源:Peter Nijenhuis(CC BY-NC-ND 2.0)

政府資訊不透明 難以判斷伐林是否違法

印尼是世界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國,其經濟高度依賴出口。根據英國組織森林人計畫(Forest People’s Programme)的資料,印尼棕櫚油園已從2008年的360萬公頃增加到2019年的1680萬公頃。

印尼法律禁止砍伐原始森林,泥炭地也不得改作人工林或從事伐木活動;針對開發新的油棕人工林的禁令已延長至2021年。但陶菲克說,由於缺乏透明的政府資訊,很難判斷森林砍伐活動增加是來自非法活動,還是違反禁令發出許可證。

森林人計畫專案經理麥金尼斯(Angus MacInnes)說,執法部門往往是將森林變成開發租地的共犯,大流行期間也發生各種針對原住民行動人士的恐嚇和暴力威脅。

印尼林業針對氣候之家的詢問沒有做出回應。

社區轉以非法活動維生 政府遭質疑能否應付火災季

印尼非政府森林保護組織「KKI Warsi」執行主管思亞夫(Rudi Syaf)透過電子郵件告訴氣候之家,低海拔森林特別容易受到非法活動侵害。

思亞夫接獲當地線報,與去年相比,武肺期間非法砍伐和森林轉作棕櫚油和咖啡種植園的情況大大增加。一些經濟受到武肺影響的社區正轉以非法活動維生,包括金礦開採和伐木活動,種橡膠等傳統活動已不足以維持生計。

經濟受到武漢肺炎影響,許多印尼社區轉靠伐木等非法活動維生。圖片來源: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CC BY 2.0)

隨著印尼火災季節的到來,綠色和平組織也質疑政府今年是否能夠有效採取防火措施,截至7月底,火災已經燒毀了6萬4000公頃。印尼森林和碳含量豐富的泥炭地發生大火,造成霧霾和PM2.5污染,與武漢肺炎的高死亡率有關。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料,全印尼的武漢肺炎病例正持續上升。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