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齡原告已96歲 廣島黑雨判決 被告日本政府提上訴 | 環境資訊中心

最高齡原告已96歲 廣島黑雨判決 被告日本政府提上訴

2020年10月30日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今年7月29日,攸關廣島原爆受害者權益的「黑雨」訴訟,廣島地方法院裁定的判決下來,原告全面勝訴。

由84人組成的原告團表示,從2015年開始,已經打了五年的這場官司,許多人已經過世,無緣親眼見到公義的來臨,「淚如雨下地迎接這份判決」。由於受害時間是從廣島原爆開始,有報導標題稱,「受害75年了,終於承認的原爆傷害」。

2020年7月29日,黑雨訴訟原告團迎接全面勝訴的判決。照片來源:黑雨訴訟官網

可是被告的政府單位,在8月12日選擇上訴。好不容易降臨的公義,瞬間又化為泡影。對這群原告長輩來說,不知還有多少餘生可以追尋。

回首來時路。「黑雨」訴訟是什麼?這群年長者爭取的是什麼?為何得和政府法庭相見?對台灣讀者而言,可能都是陌生的題目。以下根據原告團官網資料,一一提供解說。

所謂的「黑雨」,指的是1945年8月6日廣島市被投擲的原子彈爆炸後,含有爆炸的泥巴、灰塵或煤油等,像是重油一般黏膩的大顆粒的雨,是放射性降下物的一種。

當時以廣島市西北部為中心,下起了激烈的黑雨。因為黑雨帶著強烈的放射能,因此被雨淋到的人,遭受原子彈爆炸後的二次輻射被曝。產生掉髮、牙齦大量出血、血便、急性白血病、大量吐血等等,急性輻射症狀群。

因原爆而遭到游離輻射傷害的人,在日本稱為「被爆者」。因為大火燒傷、重傷的被爆者們,不知道這些黑雨是有害的。因為口很渴的關係,喝下不少。原爆後,包括從其他地方來救護、救援的人在內,很多人儘管之前身體沒有任何異常,卻突然暴斃。由於水遭到污染,河裡許多魚死了翻肚在水面。非常多的人,因為喝了井水而拉肚子。

基於當時氣象人員的調查,在廣島下黑雨的範圍,一直以來都被認定為,原爆地點西北方降黑雨一小時以上的地方,稱為「大雨地域」(南北19公里、東西11公里)。而未滿一小時的地方,稱為「小雨地域」。

對於住在「大雨地域」的被爆者,日本政府提供「被爆者健康手帳」,可以享有醫療、保險、看護等各種補助。然而,在「大雨地域」之外很遠的地方,有報告指出,也降了黑雨。因此,對於「大雨地域」的劃分與認定,出現很多批評

藍線內為大雨區域,綠線為小雨區域,紅線為訪調被爆者之後得出的降雨區域。圖中的小人代表不同原告的被爆位置。圖片來源:黑雨訴訟官網

經由對被爆者的採訪與廣島市的調查發現,下黑雨的範圍,比過去認定的面積要廣得多。2008~2009年,廣島大學原爆放射線醫科學研究所的星正治教授等人,從離原爆地點8公里處的「小雨地域」的土壤裡,驗出銫137。

有了這樣的發現後,廣島市在2010年,就原爆當天的氣象狀況,發表黑雨降雨範圍的模擬報告。希望中央政府厚生勞動省,能基於新報告的降雨範圍,擴大被爆者的適用對象。然而,2012年1月,厚生勞動省開會後表示,要確定降雨範圍有困難。政府救助的被爆者範圍,也就維持原狀。

2015年黑雨訴訟原告團提告時。照片來源:黑雨訴訟官網

於是,無法接受的原爆受害者們,在2015年提起集體訴訟,要求政府發給他們「被爆者健康手帳」,官司纏訟至今。這一年,已是原爆後70年,以及「大雨地域」認定後的第39年。

日本媒體《NIPPON.COM》專文指出,訴訟至今,有四人因為死亡撤告。現在原告團有84人,其中有九人是由遺族繼續訴訟。今年1月開庭後,又死了三人。換句話說,原本有88人,在這四年之間,已經有16人去世。目前年齡最高的原告已有96歲(被爆時21歲),年齡最低的是75歲(當年四個月大)。而在下一次的勝訴之前,還要多久的漫漫長夜,還會有多少生命殞落呢?

※ 轉載自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作者

宋瑞文

媽媽監督核電聯盟特約撰述、加州能源特約撰述、台達電低碳生活部落格專欄寫手、QueerWatch 酷新聞駐站作家。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台灣中島美雪介紹會住持,相關作品散見於上報關鍵評論網KKBOX等。教育廣播電台節目音樂二三事不定期來賓。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