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豹衝突與非法貿易氾濫 非洲之角成獵豹地獄 | 環境資訊中心

人豹衝突與非法貿易氾濫 非洲之角成獵豹地獄

2020年12月31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范震華 翻譯;賴慧玲 審校;稿源:Mongabay

非洲之角國家索馬利蘭的埃里加博(Erigavo)一帶,一隻8週大的幼豹還沒斷奶,卻被村民圈養著。遊牧的牧人趕走母豹,從附近的洞穴裡帶走這隻幼豹。

獵豹保育基金會的獸醫阿斯瑪.比萊(Asma Bileh)說:「原本有3隻幼豹,在追捕的時候死了1隻,剩下的2隻被帶回村子裡圈養了一陣子。」

8月份,索馬利蘭環境與農村發展部收到消息後,派出包括比萊在內的救援小組前往村莊。由於村民僅餵食少量羊奶和肉,幼豹沒有獲得生長所需養分,獲救時出現些微脫水和營養不良的狀況。

1  2020年8月22日在索馬利蘭埃里加博附近的村庄,獲救的其中一隻獵豹寶寶。圖片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和索馬利蘭環境與農村發展部。

2020年8月22日在索馬利蘭埃里加博附近的村庄,獲救的其中一隻獵豹寶寶。圖片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索馬利蘭環境與農村發展部。

在2020年1月到8月期間,由索馬利蘭環境與農村發展部、獵豹保育基金會所組成的聯合救援小組,一共救出29隻幼豹,其中有3隻不幸死亡。保育學家表示,背後原因包括了牧人和野豹之間的衝突,以及中東寵物黑市的需求。

獵豹保育基金會執行長、同時也是獵豹專家的勞莉.馬克爾(Laurie Marker)表示,全球獵豹族群只剩下約7100隻,其中估計有300到500隻成年獵豹棲居在非洲之角。但是在這裡,因為人獸衝突和盜獵而被捕捉的獵豹數量,每年估計達300隻。

換言之,索馬利蘭的獵豹族群正處於極度危險的狀態。馬克爾擔憂:「如果一個地方只有300隻成年個體,但每年卻有多達300隻的個體從族群中消失,不出幾年,就不會有獵豹自然繁衍後代了。

2 獵豹母子。圖片來源:Flickr。

獵豹母子。圖片來源:Jimmy Edmonds/Flickr

討人厭的掠食動物

索馬利蘭共和國於1991年宣布從索馬利亞獨立,但其國家身分至今尚未得到全球性的肯認。索馬利蘭是農牧之國,畜產品占國內生產毛額60~65%,許多農戶以游牧的方式生活,帶著牛群、綿羊和山羊橫渡沙漠。在氣候變遷的挑戰下,這個非洲之角的小國正面臨前所未見的挑戰,彷彿永無止盡的旱災讓大地乾涸,也讓牲畜不易覓得食物。

獸醫師比萊說:「今天稍早,牧人放牲畜去尋找草場,牲畜們得走上2、3個小時才能找到牧草。」在這過程中,若沒有人盯緊牲畜,獵豹便有機可趁。

馬克爾表示:「只要有動物進入獵豹的領域,都會被牠們視為獵物,並不會因為是牲畜而有所不同。更何況牲畜容易獵捕,正中掠食動物所好。」

獵豹因此成為牧人的眼中釘,「放養牲畜的遊牧者對獵豹恨得牙癢癢。」馬克爾說,牧人會為了報復而殺死獵豹,或是驅趕牠們。令人驚訝的是,獵豹很容易被驅趕。「只需要對著獵豹吼叫、大力揮手,牠們就會逃走。當然,牧人手上通常都會有木棍,也可能用更激烈的方式追趕。獵豹並不是很具攻擊性的掠食者,牠們通常會逃之夭夭。」

而若有幼豹在場,牧人通常會把幼豹抓回去當作「寵物」,儘管此舉違反了索馬利蘭法律。

4 當地人提供一些羊奶給這兩隻幼豹。圖片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阿斯瑪·比萊。

當地人提供一些羊奶給這2隻幼豹。圖片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

參與救援小組的比萊從一些牧人口中得知,圈養獵豹是為了馴化牠們。「他們說,想要把獵豹當寵物養一陣子,這樣獵豹長大之後,就不會吃他們的牲口了。」不過比萊補充,這些受訪者可能是為了討好救援小組才說這些話,他們圈養獵豹也可能是為了等待販售的機會。

不論他們的企圖是什麼,迄今所查獲的案例中,幼豹通常都無法得到適當的照顧。

馬克爾表示:「他們不願提供幼豹所需的食物量⋯⋯因此,這些幼豹基本上都在挨餓,如果你了解牠們的新陳代謝需求,就會知道這些幼獸捱不過長期饑餓或缺水的狀況。」

她指出,近期獲救的獵豹寶寶幾乎都處於營養不良和脫水的狀態,被囚困時間的越久,情況就越糟。「我們遇過一隻8個月大的幼豹,推測應該每週只被餵食兩次,可能是一小塊駱駝或山羊肉,和一點點駱駝奶而已⋯⋯如果沒有及早救出牠們,這些幼豹待在牧人身邊一定會發育不良。我們就曾救援過沒有攝取足夠鈣質而導致骨骼畸型的幼豹。我們稱這種情形為『獵豹地獄』。」

5 三隻幼豹。影像來源:J·多格蒂(J. Dougherty)獵豹保育基金會。

3隻幼豹。圖片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

比寵物犬還乖

在波斯灣合作委員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的會員國,例如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野生獵豹是身分地位的象徵,也是熱門的寵物。因此,無數的動物經由索馬利蘭和葉門這條既有商業通路,從非洲之角被偷渡到中東地區。

儘管獵豹受到《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一的保護,明訂除了少數核准的例外情況,各種形式的獵豹貿易皆被禁止。但是馬克爾指出,每年仍約有300隻獵豹被人從非洲之角偷渡出去,將近一半被送往中東的異國寵物市場。而這個數字被低估的可能性極高,因為在獵捕或運送途中死亡的個體並沒有列入統計中。

「這些獵豹基本上比你的寵物狗還要溫馴,這就是獵豹如此受到市場歡迎的原因,因為牠們很容易馴養。」

他補充,獵豹也許溫馴,但大部分的飼主無法提供適當的照護,這使得被圈養的獵豹平均壽命只有1到2年。

6 救援小組救出營養不良而體重過輕的幼豹。圖片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Joe Bottiglieri。

救援小組救出營養不良而體重過輕的幼豹。圖片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

獵豹保育基金會估算,掮客每仲介一隻幼豹,可獲利3000到1萬元美金。與之相比,從棲地抓走幼豹的人只能得到每隻75到100美元的報酬,而運送和走私幼豹者,則有每隻300到800元美金的酬勞。

馬克爾表示:「中東人的可支配所得很高,而且他們喜歡具有異國情調的寵物。我們正努力讓民眾意識到獵豹不該成為寵物——獵豹就應該在野外生活,而且獵豹在生態系裡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於2016年通過法案,禁止私人飼養、交易具有異國情調與危險的動物。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簡稱IFAW)中東與北非區主任、同時也是獸醫的艾薩德.阿梅德.穆罕默德(Elsayed Ahmed Mohamed)認為,這項法案雖然減緩了該國的獵豹交易,但無法完全將其禁絕。

他向記者表示:「我們無法否認仍有非法交易在發生,但我們可以確認禁令頒布之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內的獵豹買賣已經趨緩。」

7 5隻幼豹被送往庇護所。圖片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

5隻幼豹被送往庇護所。圖片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

然而,近年查獲的數據顯示,非法貿易的終點主要是沙烏地阿拉伯。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雖然讓許多全球貿易衰退,但馬克爾透過線上交易監測和查獲的案件發現,疫情並沒有影響野生獵豹的走私貿易。

派駐美國的索馬利蘭外交官巴席爾.歌德(Bashir Goth)表示,雖然索馬利蘭因國家地位未獲全球性的承認而無法成為《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正式成員,但索馬利蘭仍以符合公約的精神立法。

他表示:「非法野生動物貿易不僅威脅獵豹和其他瀕危物種的存續,也危害索馬利蘭的國家安全。我們擔憂區域性及國際性的犯罪網絡會涉入其中,如果不全力阻止獵豹非法貿易,毒品和軍火走私等犯罪活動便可能接踵而來。」

他補充道:「索馬利蘭決心要打擊非法野生動物貿易,就像打擊海盜和恐怖主義份子一樣。因此,如果國際社群能重視並支持我們的保育行動,將其視為國際行動的一部分,我們會非常感謝——儘管對我們來說,這是履行作為一個國家的職責。」

8 奔跑中的獵豹。影像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

奔跑中的獵豹。影像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

讓獵豹留在野外

「從人豹衝突或非法貿易案件救出的幼豹,會被救援小組送到安全的庇護所接受治療和照護,但大多數的幼豹無法重新回到野外。這些幼豹還只有巴掌大的時候,就被囚禁起來,除了人類,牠們一無所知。就算重回野地,牠們也會想待在人類周圍,無法被順利野放。而且獵豹的狩獵行為得靠母豹教導,一隻幼豹要在母豹身邊生活18~22個月,才能在野外獨當一面。」馬克爾說。

獵豹保育基金會的資深顧問蘇珊‧揚內蒂(Susan Yannetti)表示,照顧每隻幼豹的平均每年約花費5000美金。野外的獵豹大約可以存活8年,而圈養的獵豹若獲得適當的照顧,壽命可以比這長得多。

9 獵豹保育基金會執行長馬克爾和索馬利蘭分部的獸醫團隊照顧一隻幼豹。影像來源:詹姆士・楊(James Young)獵豹保育基金會

獵豹保育基金會執行長馬克爾和索馬利蘭分部的獸醫團隊照顧一隻幼豹。影像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

儘管救援小組致力於提供獲救獵豹的長期照護,卻仍不能阻止人豹衝突和非法貿易發生。馬克爾認為,教育或許可以。關鍵之一是讓索馬利蘭民眾了解獵捕和交易獵豹是違法的。「民眾不知道這些行為已經觸犯法律,因此教育的過程會非常緩慢。」而其中最大的挑戰之一,是要能觸及那些移動不定的遊牧者。

救援小組也正研擬教案,來幫助索馬利蘭農民學習牲畜管理,以將人豹衝突降至最低。「清晨醒來,你野放你的牲畜2小時,如果這些牲畜就是你銀行帳戶裡的資產,你會緊跟在旁?還是只是一味地希望不會有人來搶銀行?這是非常簡單的問題,但農民往往連想都沒有想過。」

0 獵豹保育基金會庇護所收容的2隻獵豹。影像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勞莉·馬克爾博士

獵豹保育基金會庇護所收容的2隻獵豹。影像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勞莉·馬克爾博士

馬克爾自己在西非的納米比亞經營牧場,她認為,教導民眾監管牲畜的健康狀況以降低死亡率也很重要。「幫助牧民成為保育的一份子是我們的職責,因為他們可以成為世界上最棒的夥伴。所以我們的保育工作和方向就是協助他們加入我們的夥伴計畫。」

基金會團隊的終極目標是在地人豹共存,讓此地飽受氣候變遷威脅的生物多樣性可以維持在較健康的水準。

「獵豹敏捷又美麗,在生態系中扮演非常重要的關鍵角色。我們的理念是讓獵豹存續於野外,而不是生活在庇護所。」

10 兩隻配有無線電發報器項圈的獵豹。影像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

2隻配有無線電發報器項圈的獵豹。影像來源:獵豹保育基金會。

參考資料

※ 本文經授權全文翻譯自報導,如需轉載請來信:infor@e-info.org.tw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賴慧玲

環境圈的雜食動物,練習當好一名研究者、記者和翻譯。

范震華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畢業,持續以文字力量參與環境保育議題。文稿與照片曾發表於國家公園季刊、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路版、破報等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