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埤.地皮 你看到的是哪種土地價值? | 環境資訊中心

地埤.地皮 你看到的是哪種土地價值?

2021年08月23日
公視記者 張岱屏 顏子惟 陳添寶

一口埤塘值多少錢?一條水圳值多少錢?一個百年歷史的聚落,又值多少錢?都市計畫創造了土地價格的不斷增長,但無形之中,被我們抹去、填平的那些,又該如何去計算?


都市計畫讓土地價格的不斷增長,但無形之中,被我們抹去、填平的那些,該如何計算。

後寮里在桃園中壢市區的外圍,長久以來一直維持著農村風貌。台灣大學城鄉所的研究生王正祥說,自己雖然住在中壢,過去卻不知道,這裡有這樣傳統的聚落。2020年8月,王正祥集結了景觀與都市規劃背景的年輕人,設計一場極為特別的小旅行。

這片被鐵皮圍籬圍起的區域就在中壢區後寮里,為了因應桃園人口成長,提供民眾運動需求,桃園市政府在中壢環中東路、中山東路和龍岡路,進行中壢運動公園暨住宅開發計畫,以區段徵收方式徵收土地72.9公頃。未來變更為住宅區和商業區的土地有39公頃,占園區面積約54%,而體育場則是9公頃,加上學校、公園綠地等公共設施33.6公頃,占園區面積約46%。

2019年展開區段徵收作業,2020年開始拆除。地產業者看好未來地價漲勢,王正祥等人卻想去紀錄那些,價格無法計算的東西。

區段徵收下,每樣地上物幾乎都有補償價碼,但對在這裡長大的巫清潭來說,無法計算的,是三合院裡大半生的回憶。穿梭在已經清空的老宅,巫清潭向我們介紹巫氏家族來到這裡的歷史。120多年前,巫家開基祖巫光賜,帶領三個兒子來到後寮地區墾荒,當時這裡沒有水源,靠著開挖埤塘來貯水,日治時期的台灣堡圖,可見當時聚落和埤塘的範圍。

水圳兩側綠樹成蔭,過去是居民玩水乘涼的地方。因為有水有田,才能人丁興旺。巫家從15世到這裡開墾至今已邁入21世,家族祠堂牌位上,刻著十代人的名字,巫清潭每星期都回來上香,祭拜祖先並探視親人。祠堂十多年前重新整修,巫家人凝聚力強,每天早晚都有後人來點香祭拜,不讓香火中斷。

巫家人回憶過去最熱鬧的時候,整個家族有100~200人都居住在這,老屋、養神豬的豬舍、土地公廟……每塊磚瓦都寫著重要回憶,但在區段徵收下,這些注定走入歷史。對於巫家成員來說,最捨不得的,是百年歷史的公親祠堂。


巫清潭向桃園市政府申請保留祠堂,最終獲得保留,但必須用以地抵地的方式。

巫清潭向桃園市政府申請保留祠堂,最終獲得保留,但必須用以地抵地的方式,也就以徵收範圍內1000多坪的農建地,去換回300坪的祠堂,不足的部分,還要自己出錢補足。巫清潭認為保留祠堂是為了家族歷史,不是為了炒作土地,這種徵收方式似乎不太公平。

除了巫家之外,徵收範圍內還有許多房舍,包括看起來還相當新穎的別墅,屋子裡散落著來不及帶走的私人作品,兒童畫、版畫,描繪著主人過去生活的痕跡。即將消失的,還有人在土地上創造的作品。

如果在土地徵收下,任何可見的地上物,都是可以被計價、被變賣的,那麼老屋、牆上的繪畫、水圳和埤塘,又值多少錢?王正祥等人希望藉由導覽和地埤拍賣會,讓更多人反思,現在都市的規劃,是否只著眼在土地利益的最大化,卻忽略地景真正的價值?


王正祥等人希望藉由導覽和地埤拍賣會,讓人反思,都市規劃是否忽略地景真正的價值?

桃園市都發局長盧維屏則強調,目前都市規劃都有考量到地景保存。他表示,體育園區內的埤塘並不屬於國家濕地範圍,未來運動園區內會開闢滯洪池,保留蓄水空間。桃園目前進行中的都市計畫相當多,包括中路計畫區、桃園航空城、捷運綠線周邊土地開發等等,既有地景都將面臨改變。

2021年5月,中壢體育園區正式動工,怪手進駐整地,巫清潭每天都回來老家,在剷平的工地裡,將一根根拆下的屋梁、砌石,撿回來保存。巫家人看著老家成為一地磚瓦,雖然心痛,但也無可奈何。


2021年5月中壢體育園區正式動工,巫清潭每天都在工地裡,把屋梁、砌石,撿回來保存。

再過不久,這裡將蓋起體育場和現代化的住宅,農田、埤圳、聚落都只會存在記憶中。王正祥和巫家成員在這裡做最後的凝視,期待有一天,主政者和都市規劃公司,也能看見他們眼中所珍視的價值。

※本文轉載自 公視《我們的島》節目—【地埤.地皮】

8/23(一) 22:00首播
8/28(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