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寶村的囤土比賽 營建廢土填埋在農地為哪樁? | 環境資訊中心
我們的島

漢寶村的囤土比賽 營建廢土填埋在農地為哪樁?

2022年07月19日
公視記者 呂培苓 許中熹 陳慶鍾 賴冠丞

為了不讓自家農田低人一等,有的農田比地面高出30公分,甚至1公尺。

但墊高農地,就能從此不怕淹水嗎?還有倒進農地的營建土石方,有的夾雜著磚瓦、混凝土和廢棄物,這會對土壤造成影響嗎?這些營建剩餘土石方又為何能進到農地?

彰化芳苑漢寶村的許海老先生,正在煩惱,西瓜田容易淹水,該怎麼辦?

彰化芳苑漢寶村的許海老先生,正在煩惱,西瓜田容易淹水,該怎麼辦?

彰化縣芳苑鄉的漢寶村,黃昏時刻,快要90歲的西瓜農許海老先生,抱怨著天氣多變化。首先是蜜蜂不來了,要人工幫西瓜授粉,再來是田地越來越容易淹水,要把農地囤土墊高。

囤土比賽,開始

老先生要囤土墊高農地,是因為別人已經墊高。墊高以後,別人就得再墊高。漢寶村的囤土比賽,就這樣開始了,很多農田比馬路高出30公分,甚至1公尺。

「一個要比過一個,比較高的人比較有贏面。」騎摩托車經過的太太說。「人家在囤,我們也來囤。」開著小卡車的先生也說。

騎車經過的許太太說囤土要比人家高,才會有贏面。

騎車經過的許太太說囤土要比人家高,才會有贏面。

到底為什麼要囤土?因為彰化沿海低窪地區,下雨很容易淹水,「種的東西都浸浸死」農人抱怨著。如果隔壁農地墊高了,自己的農地也得墊高,以免水往低處走,比較低的農地就會大淹水。

那麼,這麼多土要從哪裡來?

一位交代不要透露姓名的填土業者說,「這些土都是地下室挖出來的土。」原來,這些土都是北台灣營建工程的營建剩餘土石方。沿著台61線,砂石一車車倒進農田裡面。

根據《彰化縣農業用地申請改良作業要點》,農地填土要經過申請,「我們會依照他未來要種的作物,去做比對,這個土對未來的作物,合適還是不合適。」彰化縣農業處農務暨作物科長黃松欽說。

彰化沿海是砂質土壤,排水好,適合種瓜類,但北台灣來的營建剩餘土方,大多是黏土,如果要種的好,就得改變作物種類。

不該出現在農田裡的廢棄物

不僅如此,填土過程還要24小時錄影監督,這是為了防止農田被偷倒有毒廢棄物;或是包含玻璃、塑膠、木料等營建廢棄物;包含磚塊、混凝土塊等等的營建剩餘土石方。這些都不應該出現在農田裡。黃科長表示,農地填土從2019年底開始頻繁起來。由於農地開挖必須取得地主同意,這兩年,他說服填土地主開挖了10處,「幾乎100%,都會有一些營建廢棄土方,或是塑膠,這些不該出現的東西。」

農地未經申請填土、堆置土石方,依照農地位置,會以都市計畫法區域計畫法開罰。如果有營建廢棄物或其他廢棄物,則以廢棄物清理法開罰。此外,地主還要負責把外來物清運乾淨,但這是一筆大錢,「以芳苑跟大城鄉來說,如果把這個東西清運走,那我那塊地賣掉的錢,去付清運費可能還不夠。」黃松欽說。

農地填土有沒有被倒入廢棄物?土壤是否乾淨適用?一般人很難得知。

農地填土有沒有被倒入廢棄物?土壤是否乾淨適用?一般人很難得知。

撇開廢棄物不談,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營建剩餘土石方,要偷倒在農田?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土資場與回收處理場容納不了。

磚塊與混凝土塊屬於可以回收再生的物資,但市場接受度不高,去化有限。台北港正在進行的填海工程,可以解決部分北台灣營建剩餘土石方的去處,不過周邊道路的承載量有限。所以營建物資的再生與再利用,實在必須嚴肅正視。

桃園新屋葉家農地上被傾倒營建剩餘土石方及營建廢棄物,與四周農田相比,形成怪異景象。

桃園新屋葉家農地上被傾倒營建剩餘土石方及營建廢棄物,與四周農田相比,形成怪異景象。

但,農地填入營建剩餘土石方,會有什麼負面影響?

如果都是磚塊、混凝土塊,或就是土方,有什麼不好?

土壤研究專家,剛剛退休的前農委會農試所化學組長郭鴻裕表示,「土壤可以想像成海綿,裡面實體的部分就是土或沙子,裡面有很多孔隙。」這些孔隙,讓水及空氣可以在土壤裡面流動。但是土壤如果填埋了磚塊、混凝土塊,可能會讓排水變慢。還有田地經過機械擾動,如果把土壤夯實了,也會影響排水。「所以你的田,遇到下雨或積水,要讓它自然排水,是很難。」郭鴻裕說。

土壤如果被埋入磚塊、混凝土等土石方,有可能影響收成。

土壤如果被埋入磚塊、混凝土等土石方,有可能影響收成。

郭鴻裕表示,2017年調查發現,包括農田、魚塭在內,扣掉被工廠及農舍等水泥覆蓋以後,台灣農地只剩下68萬公頃。他認為,農地必須好好守護,維持糧食的安全自給率。沿海地層下陷區如果需要填土,應該由政府投資施作,「它是國土計畫的一部分,可是國土計畫好像從來不去討論這些。」

農地傾倒廢土,還可能有什麼影響?

走訪各地農地,林政翰發現腳下的農地地貌不一樣了。

走訪各地農地,林政翰發現腳下的農地地貌不一樣了。

其實農地傾倒廢土,不只在彰化。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副研究員林政翰,在台南市安南區也發現魚塭填土,填的是打碎的水管、塑膠、玻璃片、磚塊、混凝土塊等等。

台南市安南區的魚塭違法傾倒營建剩餘土石方,剛遭開罰,不到兩星期。又被傾倒大量磚塊。

台南市安南區的魚塭違法傾倒營建剩餘土石方,剛遭開罰,不到兩星期。又被傾倒大量磚塊。

另外柳營區也有農田變成砂石暫置場,市政府只罰了6000元。林政翰指出,農田傾倒廢棄土石方的情形相當多,柳營龜仔港大排旁一處魚塭回填,才剛剛被市府開罰,馬上又被倒了磚塊。大排排水都是經過水文調查,做過計畫的,「當大排周遭環境都這樣回填時,水文環境就不一樣了,所以你做的堤防和防洪評估,就完全都不對了。」也就是說,如果遇到強降雨,大排宣洩不及,很容易造成區域淹水。

想要生產出好的作物,農地必須要好好守護

想要生產出好的作物,農地必須要好好守護。

從源頭思考,台灣是個小島,土地資源有限,沒有廣大的荒野與沙漠,掩埋棄之不用的剩餘物資。建築與工程的剩餘土石方,以為無毒無害,但其實,正悄悄地改變食物的生產基地。

※本文轉載自 公視《我們的島》節目—【漢寶村的囤土比賽|營建剩餘土石方及廢土填埋在農地為哪樁?】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