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改變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最大的改變

2006年02月03日
作者:黃月惠(台灣導盲犬教育宣導講師)

月惠與愛犬Misty合照,月惠的笑容燦爛有人常常問我,有了導盲犬Misty 帶給妳最大的改變是……!有了導盲犬Misty 跟你以前沒有她的時候有什麼不同!不同!不同!有太多太多的不同!

有了她,我的行動更自如;有了她,我的行動更便利、更安全;有了她,我的生命更豐富、更多采多姿;有了她,我的心靈得到許多的滿足和安慰;有了她,我的家變的更有趣,更幸福也更快樂。

這都是Misty帶給我很大的改變,但是,自從有了Misty,我想改變最多的不只是我一個人,改變最大的應該要說是我的媽媽!

週末的午後,我懶洋洋的躺在床上和媽媽聊天,我有意、無意,半真半假的問:「媽媽!如果有一天!我和可魯的主人一樣,先離開了!妳會幫我照顧Misty嗎?妳會和我一樣愛Misty嗎?妳會把我所不能付出的愛補給她嗎?」其實我沒有任何的期望,因為,媽媽之前對於我申請導盲犬這件事情是非常反對的,我經過了很久的禱告,也讓教會的師母勸她好多次,她才勉勉強強答應的!而且!她最討厭貓貓狗狗的小動物,她一直認為他們是畜生,是比我們低等的髒東西,只要看見路上的流浪貓狗,她都會鄙夷的趕走他們!她總是生氣的說:「 垃圾貓、垃圾狗!他們有很多病!離他們遠一點好!」

她感傷的說:「 怎麼說不會照顧她!那有不照顧她的道理呢!」「可是,William說,如果我比Misty先離開,假如他還能工作好些年,那他就會帶她回協會,並且讓她和別的主人配對,到時候怎麼辦呢!」我問,「妳放心!我一定會盡力求他,我覺得William 是個好心腸的人,如果我們真心愛Misty我想他應該會答應我們繼續照顧她吧!要不然我們捐給協會一筆錢,讓協會訓練更多導盲犬來幫助其他人,這樣也許可以留下Misty吧!」媽媽安慰著我說道。

我覺得語塞!我幾乎快流下淚來!我真驚訝Misty的魅力,真驚訝Misty帶給媽媽的改變!我真要說:「我真的不知道,一隻狗到底為什麼能做到這樣!」很難說出我的感動,很難說出我的驚奇!無論如何!我再一次想說的是,真的感謝上帝的賜予,感謝William讓Misty進入我的生命裡,也進入了我的家中,感謝媽媽的改變,也感謝她對我和Misty的好。(圖文提供:台灣導盲犬協會)

 台灣導盲犬協會

台灣導盲犬協會的主要目標是推動並建立導盲犬制度,讓台灣的視障者也有使用導盲犬的權利。長期而言,更希望藉由這種跨越物種的情感與關係,轉化社會風氣,也喚醒大眾對於視障者的關懷及對於動物的愛護。協會的主要工作內容包括導盲犬觀念的推廣教育、導盲犬犬種引進及訓練養成、相關立法推動,並且將訓練成功的導盲犬,免費提供給有需要的視障者。

根據美國導盲犬學校的數據,一隻導盲犬的養成成本約為新台幣120萬,因此在導盲犬過程中需要投注的人力及經費,都由導盲犬機構支應,使用導盲犬的視障者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所以導盲犬的養成過程,需要更多愛心的挹注與實際的支持,幫助導盲犬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