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巷尾系列—好朋友都去哪裡呢?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街頭巷尾系列—好朋友都去哪裡呢?

2006年02月06日
作者:阿狗狗

大黃又名醜八怪,住在公園附近的一樓,身高60公分,體重25公斤,身上有一大片黃毛夾雜黑色斑點,嘴巴是白色的夾雜一些咖啡色的毛,蓋耳、大眼,吠叫時會昂首且叫聲拉長。

寫字拍照的這幾天始終沒有遇見大黃,只好拍下他們從前最愛玩耍的公園來交代一下。PS.大黃只是乖乖在家不想出來玩,我心裡想。他是首領型的人物,一聲令下十幾隻狗,有的從車子底下鑽出來,有的從草叢中跳出來,有的從巷子裡匆匆忙忙地趕出來會合,他們沒幹麻,只是聚在一起彼此東聞西嗅,或是東舔西咬的,彼此交流。不一會,大黃要回家了,大夥又各忙各的去了。

早上,他們的交誼時間又到了,哇!有白有黑也有花,大家好不熱絡。但是每隔一段時間,你會發現來開會的狗狗變少了。大黃自己也很納悶,怎麼大家都不來玩了呢?一天早上,只剩下小白來開會,大黃跟他說:「你可別突然不來喔!」

小白說:「大夥都被抓走了……」大黃說:「被抓走?走,我們去救他們!」小白說:「不可能的,除非我們也一起被抓進去……」大黃難過地趴著,低頭不說話。

從此,小白在大黃家門住了下來,大黃說:「你住在我家門口,我好照顧你。」小白大部分都在大黃家門口,有時候也自己四處遛達,但總不離這個範圍。早上都可以看見這對好朋友一起玩耍、四處趴趴走的身影。

那是一個下雨天,不好的事情多發生的雨天。只見大黃急忙地四處聞,到處嗅,好像在找什麼東西,一會又昂首長叫,此時小白卻不在身邊……

現在,台北市街頭,或是你我家附近的確少了很多狗狗,但對於一些狗狗來說,卻是朋友不見了、媽媽不見了……的心痛困境,他們的心情我想沒有人願意去了解的,因為人面對自己的問題都來不及了,更何況是狗狗的?

流浪狗用捕捉、撲殺的態度來面對,只是讓這個城市增加更多的怨靈,更多的無奈,更多的悲哀!如果飼主能對狗狗多一份責任感,鄰里之間對狗狗多一份關照,社區之間對狗狗多一些愛,那這城市的怨會不會少一點呢?我衷心呼籲。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這是一個嚴肅且有社會責任的網站,主要在關心與動物相關的議題和福利。在許多先進國家動物保護與福利這個領域早行之有年,而且發展完備,在台灣,始終還是停留在人的議題打轉,動物似乎矮了一截。

舉凡送熊貓當禮物、反皮草、反商場現殺家禽或反對購買白鯨等等,剛開始你或許覺得這些活動沒這麼嚴重或是只是增添生活樂趣,不必大驚小怪,但是當你仔細將這些問題想過,或是看過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網站上相關的資料,相信你也會馬上連署加入反對的行列。因為你知道當你認真思考過這些看似有趣或花俏的活動背後,最大獲利者還是人類本身,而可憐的動物們只能任憑差遣,毫無決定能力時,你一定也會很痛心。

難道愛護動物就一定要把他們運來放在人類指定居住的地方,而不是他們原來的生長環境嗎?難道摸起來毛茸茸的皮草一定不可能是真的動物皮毛?難道吃肉一定要現殺才夠新鮮?希望更多人了解與動物有關的權利與福利,一起為他們發聲,而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是資料最完整的一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