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災氾濫 | 環境資訊中心

錢災氾濫

2004年07月09日
作者:張岱屏(公共電視記者)

大雨過後,沖刷出土石赤裸的山脊,也沖刷出赤裸而荒謬的種種現象。

新社鄉砍伐樹木種植櫻花,導致山坡地土壤崩塌。新社中和村親水公園被土石淹沒。 

台中縣新社鄉是農委會重點輔導的山村,近年來休閒農場進駐,台中縣政府為了吸引觀光客,向農委會水土保持局申請九二一重建經費,耗資3,000萬,在行水區內大興土木,改造原本自然的溪流,闢建河濱公園;而上個月才落成的河濱公園,在敏督利颱風過後,只剩下土石挾帶著斷壁殘垣,突兀地矗立在河道中央。

洪水沖毀路基。河道縮減導致洪水氾濫。大甲溪洪水。 

更突兀的是,為了打造所謂的休閒農村,政府在大甲溪支流抽藤坑溪河道中央開闢道路,導致河道縮減為原本的2分之1至3分之1。7月2日溪水暴漲,洪水沖毀路基,衝過堤防,衝入民宅,不到10分鐘的時間,新社鄉中和村便淹沒在洪水之中。世居中和村的老伯說,自有記憶以來從未見過這樣的景象,就算是 1959年的八七水災,也沒有這麼嚴重。是什麼造成這次慘重的災情?居民紛紛指出,就是河中央的道路與公園惹的禍。

被伐焚燒的樹頭隨土石而下。風災來臨,斷橋、土石流、坍方,同樣的場景、同樣的故事再度上演。

中和村林姓居民表示,當初要興建公園及道路時,就有許多村民認為不妥,他也多次站出來反對,卻遭到地方人士威脅恐嚇,他不堪其擾只好搬離中和村;如今回到洪水過後的故居,當下的心情用「心痛」二字實在不足以形容。

對於中和村的洪災,水土保持局第二工程所秘書楊權林表示,之前的堤防是根據50年洪水頻率設計,所以無法阻擋這次的暴雨。詢問他為何會在河道內興建道路,他表示是因為附近居民不願釋出土地;未來道路與河濱公園還是會重建,繼續推動中和村的觀光產業。

「災區重建」與「台灣人民的韌性」是否可能註定另一場災難的開始?地層下陷這個老問題,該如何解決?

新社鄉的荒謬現象還不僅於此。行經山間小徑,到處是被砍伐過、連根部都被焚燒的樹頭。原來,新社鄉公所為了實現「一鄉一特色」,砍伐山坡地的大樹,改種櫻花,此次大雨一來,被砍伐後的山坡地處處崩塌,剛種下的櫻花樹苗隨土石而下,成為雨後新社鄉刺眼的特色。

豪雨讓大水深可及腰,車行困難,民眾損失慘重。  眼見大雨沖刷出的種種荒謬,環保人士張豐年感嘆,這正是「錢災氾濫,導致水災氾濫」,而這樣的現象絕不只是新社鄉獨有。在歷經賀伯颱風、九二一地震、桃芝颱風之後,師法自然、尊重自然早已成為主流意識,永續經營也成了政治正確的口號,然而在實際的執行面上,卻處處可見衝突與荒唐。在一次次的風災土石流之後,我們不斷的追究原因,以為這是自然環境的脆弱;其實,真正脆弱的,是追求私利而無法自拔的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