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氣象日】氣候變遷下的經濟急轉彎(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世界氣象日】氣候變遷下的經濟急轉彎(下)

世界性經濟衰退與藍綠紅勢力的回應

2009年03月24日
作者:康世昊(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長)

對環境倡議人士、勞工以及社會主義者這可化約為綠、藍、紅三股批判資本主義模式的力量來說,綠色新政和綠領工作,若成功地在技術更新的大旗下,讓傳統的、甚至已陷入不理性傾向的市場力量離開舞台,讓尚未成為壟斷資本的新技術產業開始發展,並成為較有保障的工作機會的提供來源,做為擺脫當下經濟危機的選項,是目前可見的三方都贊成的公約數。接下來的分歧點在於,這個新產業及其新(或舊)工作在其他領域的性質,三方勢力能否在監督中取得更多反制力量。

綠色經濟作為產業替代新準則

綠色經濟引發矛盾爭論的根源,首先來自市場本身。好比對英國來說,首相布朗倡議的綠色新政並不全然是新的理念對策,可能有更多成份來自發現英國在這塊不得不進入的市場上的落後。具體地說,英國擁有全歐盟國40%的總風力資源,卻發現自己在風力能源產業對電力生產的貢獻上,竟然落後於其他國家(所生產只到全歐盟風力能源的4%),也就是工作機會的創造潛力被嚴重侵蝕了(德國現有相關工作位置是英國的10倍)。做為一個現實的市場經濟體制國家,這其實是投資眼光的遲鈍。因此與其說英國是重視綠色能源,不如說是補做該做的功課。

美國總統歐巴馬的產業綠化計畫,其實也包含了這樣的內涵。當然,能源產業的更新不是修修補補就可完成,國家整體建設計礎都需要重新整構。於是,可以預期的是一個以綠色產業、尤其是綠色能源產業的投資,做為經濟動力火車頭的新國家經濟。的確,在這個私人投資和資金借貸以及信用市場紛紛重傷倒地的時刻,凱因斯主義由公共投資創造需求的指導下,不難在現階段危機中成為創造就業機會的最重要可能性。唯一會引起爭議的,恐怕是在提供工作數量上到底是不是那麼有效。

就在世界性經濟衰退變成大家的恐慌之前,環保團體間關於資本主義或者市場體系能否於環境保護共存,早已呈現肯定和否定的不同立場。而綠色新政所欲促進的綠色產業投資,自然引起更複雜糾葛的爭論。綠色經濟做為藍綠都可接受的實際的起步,但前文中左派的質疑更在於,新建構起的框架下,能不能擺脫新自由主義經濟,形成更以公平利益而非利潤的經濟型態。為了這個目標,就還得回答一般民眾,也就是非生產工具持有者或大型投資商,是不是不需再面對新自由主義經濟模式建立的勞動無保障。

一個值得玩味省思的現象是,當英國和美國在大談綠色經濟的同時,近幾年不斷發展綠色產業的德國政府並未大聲呼應。因為德國經濟仍然在這波經濟危機中面臨衰退威脅,也因此更多的反省可以從歐洲社會裡觀察。簡單地說,真正根本的問題,還在於當這幾個字眼在英美政界逐漸變成主流時,到底誰可以保證綠領工作到底有什麼不可逆轉的進步性?我認為,重點就在於「工作」和前面的前綴字「綠領」有什麼關係?其中不能不提的,就是檢視綠色新政承諾裡最重要的一塊:工作者在新產業建構裡的地位。

綠色產業上路 綠色勞資關係是重點

對於所謂綠領工作,來自歐洲社會民主主義傾向的提議,就呈現某種更進一步的說法。倫敦區選出的歐洲議會議員,本身也是綠黨工會代表團的Jean Lambert及其同僚 Caroline Lucas,就積極鼓吹落實從工作場所開始綠化的概念。

所謂工作場所綠化並非種樹種草,而是承認團體協約的簽訂,內容是從確保工作環境的健康與安全開始,讓代表工會的綠色員工,能將企業的節能和清潔投資,與員工的工作權和健康結合在一起。其內容並不複雜,卻直接挑戰企業管理權,也就是提高工會的角色。倡議者要求藉由承認工會環境代表(green trade union representatives)在工作場所中面對的工安和健康問題上的地位,發展成為產業綠化的監督或參與地位。也就是說問題不僅僅是發展綠色產業的市場佔有,還包括動員產業成員的參與,將現有的產業開始進行綠化,而這已不是救危機的政府投資項目的選擇而已。

在台灣,現階段一片安靜的(無力的)社會力量集結上,我們只能被動地看著能源政策附屬在產業政策下,依循台灣發展模式,也就是仍慣性地以後進但快速的學習複製,企圖尾隨歐美國家的產業動力,再分享一部分綠色能源市場分割出來的利益。或許4月要召開的全國能源會議,會見風轉舵的也開始大吹「綠色經濟」的法螺。民間團體在客觀危機氣氛的感染,以及主觀組織力量薄弱的打擊下,面對台灣是否能發產綠色產業,當然不願放任鴻海式的「哪裡市場有辦法以優勢進入就切入」的思考。社區、受雇員工在經濟危機中能不受資方利潤威脅工作權的綠色產業,是暫時能做的倡議,但工會界要打破沉默,小兵作戰的環保團體才有更多機會建言。

※本文轉載自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