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力,變出一隻蛙 | 環境資訊中心

想像力,變出一隻蛙

2010年04月18日
作者:楊家旺

我突然覺得,「想像」是如此重要的一個詞彙。也許,應該更精確地說:「想像是一種重要的能力。」

吳祥輝在《驚歏愛爾蘭》一書的副標題,引用了愛爾蘭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蕭伯納的一句話:「愛爾蘭人的心一無所有,除了想像。」這句有些誇張的話,無疑突顯了「想像」二字的力道。

前些天,我閱讀到王鼎鈞在《文學江湖》裏提到的創作六要素:「觀察、想像、體驗、選擇、組合、表現。」也列在其中的「想像」二字,讓我眼睛一亮。

我同時想到,自己曾在2009年05月04日,台中荒野保護協會11期解說員培訓的戶外昆蟲課,提到的「發現、好奇、知識、耐心、想像」五個關鍵詞。「想像」這兩個字仍是其中的要角。

想像,讓我在2010年02月07日的知本林道,看見了一隻蛙。牠伏在一片綠葉上,兩隻眼睛圓滾滾盯著我。我拍下了照片,心中洋溢著滿足。心想,今天有了這一發現,這一張照片,足矣!

我看見的這一隻蛙並不是蛙,而是一隻蜘蛛,一隻蟹蛛科(Family Thomisidae)的蜘蛛。牠的眼域和大顎組成的區域,盯著看,透過想像力,會變出一隻蛙。我對此一魔術,感到滿意(甚至有些得意)。不過,一些精通蜘蛛的伙伴(我稱他們為蜘蛛精),總能一眼看出蜘蛛而非蛙,我只能睹氣地說他們真是沒有想像力。

這隻蟹蛛,若以俯視,牠的形貌就再清楚不過地是隻蜘蛛了。徐基東曾如此形容:「我記得剛剛認識這種蟹蛛的時候覺得它像打坐的高人。」瞧牠那兩對前足折彎收起的樣子,還真像是打坐的雙足呢!

徐基東是資料搜尋高手,他迷上蜘蛛觀察後,一年內就熟悉了台灣常見蜘蛛的外觀與生活史。我形容他就像一隻結網蜘蛛,居於網心,透過絲線,連結各端點的動靜,這些動靜,就像資料,很敏感地連通到他的身上,就像網上任一點的動靜,都在蜘蛛的掌握裏。三十年台灣、三十年美國的個人史,讓徐基東在中文、英文資料搜尋的統合上,達到了加乘的效果。

我第一次拍到這隻蜘蛛後,在台灣的蜘蛛圖鑑裏找不到牠的身份。網路上一位蜘蛛達人,化名「時輕」,給了我牠的學名:Angaeus rhombifer,這拉丁學名在台灣還沒有相對應的中文俗名。這對於我要怎麼稱呼牠,造成了小小困擾。不過,徐基東幫我解決了這個問題。他利用學名,找到了多筆國外資料,其中包含了牠的英文俗名Diamond bellied crab spider,我便私自譯成「鑽腹蟹蛛」,並從此這麼稱呼牠,稱呼的順口了。

鑽腹蟹蛛的腹部,確實有那麼些鑽石的形狀(也需要想像力)。在野外多次遇見牠的經驗,我發現牠在個性上,確實有著如徐基東所言的「打坐高僧」形象,總是靜如石,不動如山。我猜想,晚上才是牠活躍的時間吧!

鑽腹蟹蛛不像常見的三角蟹蛛或三突花蛛,這兩種蟹蛛總是躲著我的鏡頭。可鑽腹蟹蛛卻總是盤腿而坐,任由我正視、俯視、側視地以鏡頭對焦與拍照,牠的個性相當沉穩,不畏龐然大物如人類般這樣的巨獸。雖然牠是如此沉靜,如此穩坐不動,不過,牠確也可以魔術般多變。可以變成一隻蛙,修練為盤坐的高僧,也可化作一枚鑽石。只要您擁有夠豐富的想像力。想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