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6月9日──竹南大埔危城記 | 環境資訊中心

哭泣的6月9日──竹南大埔危城記

2010年06月16日
報導:清大農村讀書會

2010年6月9日凌晨三點,兩百多名警察在警備車的運送下,執行了於法無據暴力包圍計畫,天還未亮就將竹南科學園區擴大徵收範圍給全面封鎖。所有的人車皆無法自由進入,只留下一個出入口,且當地居民進出需檢查證件。然而,在這個被竹南大埔居民形容為有如戒嚴白色恐怖般驚悚的日子裡,國家機器的暴力作為才不只如此。

990614yidazaods-450.jpg

彷彿戒嚴重演

天亮後,在從熟睡中甦醒的居民發現家園遭到無情的入侵後,苗栗縣縣政府以那兩百多名的警力「護送」共二十多輛的推土機、挖土機,開始他們更無理的惡行。稻田緊鄰著農五路的農民慌張的趕到自己辛苦耕種半世人的土地旁,聽執行的工程人員說農五路要拓寬需整地,但殊不知所謂的整地竟然是讓怪手開進農地裡亂挖一通。

慌張的農民詢問,卻得到了工程人員一句「這是針對已經被提存的農戶(即不同意徵收案,尚未繳土地權狀給縣府者),進行整地」。這時才明白,這根本是苗栗縣政府刻意對未繳權狀的農民進行的暴力威脅。

辛辛苦苦種了一季的稻作,就這樣被無情地破壞。如此暴譴天物、暴力相向且非法的舉動,實是天理不容。唯一留下的僅只是癱坐在地上絕望的老農,與倒得亂七八糟的稻田。

這並不是唯一一起針對被提存的農戶所進行的報復行為。徵收區範圍內所有未繳交權狀的農民的田地,都遭到了縣政府以「整地」之名,行「破壞」之實的蓄意威脅。一生努力作田,填飽了全台灣人民肚子的稻農,完全無法理解執行單位這樣瘋狂的行徑。上前阻止詢問換來的只是人民保母、公務人員的嘲諷,甚至農民越去與她們爭論,他們破壞得更徹底。

這種徹底威脅到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暴力行為,再明顯也不過了是要逼這些未繳交權狀的農民們把一生辛苦耕耘的土地以極其不合理的價格幾乎是「白送」給財團老闆。

image003

當一名農民的女兒眼看自己父母親耕種一世人的土地遭到無情破壞,上前詢問警察並想將破壞情況拍下,卻反而被三名女警追捕。而看到女兒被無情追捕的母親只好先將被破壞的農田放一旁上前關心,卻反而被數名男警包圍並拉扯,最後老婦人崩潰地昏厥倒地,才被抬上救護車離開。

更有甚者,一名婦人帶著孩子看著正被破壞的良田,出口說了一句:「眼看就快要收成、辛苦耕耘的稻作就這樣被摧毀了」沒想到一旁的女警竟然開口跟婦人說「不要這樣教壞小孩子」。婦人一氣之下回道:「難道警察包圍老阿婆,眼看怪手搗毀稻田,這活生生的暴力不正是你們教的嗎?」我們試問,當人民的政府以如此惡劣態度迫害人民的同時,就像婦人所言,不正就是活生生血淋淋,對台灣孩子最負面的教材了嗎?

image005

從頭無理到尾的徵收案

在看完國家機器的暴力後,讓我們回過頭來檢視究竟在竹南大埔里發生了什麼事情?苗栗竹南大埔里居民在苗栗縣政府意圖圖利群創電子公司,將原來原地原配土地徵收範圍的23公頃徵收方案改成28公頃,且居住原地的居民必須拆遷,且僅以市價的四成徵收,配地卻配不回原來的百分之二十,甚至有可能抽到墓地的惡劣方案後,便展開積極的抗爭。

農民們在這段期間內,數度北上至都委會、行政院和立法院抗議發聲。苗栗縣長劉政鴻先生也在689次會議承諾所有居民,徵收案的補償將以「從優從寬」處理,但居民至今得到的只是縣政府一次一次的無理對待,補償條件堪稱無理。

居民拒絕繳交權狀就是與縣政府無法達成共識的證明,沒想到縣政府卻持續的進行徵收案,完全不顧徵收地農民地主的意見。甚至還不時派怪手偷挖農民土地,再以「搞錯」為由,將土地填回,以造成居民困擾達到威脅目的之舉。

image007

無視監督的鴨霸政府

將時間點拉近,2010年5月5日,苗栗縣議會中也由謝芳紋議員等人提案並通過兩項決議案(分別為第17屆第一次定期會決議案:民政類編號1-11號與1-12號)。苗栗縣議會決議,為保障縣民財產安全,縣政府應依劉縣長「從優從寬補償」之承諾與居民達成共識後才能進行徵收。

而苗栗縣政府在不到半個月內就做出無視縣議會的行為,實在讓人不禁質疑,縣府到底將全苗栗縣民選出的民意代表的決議視為何物?

2010年6月9日,是苗栗竹南大埔居民永生難忘的一天。在這一天他們經共同歷了對國家機器暴力的恐懼、無助。儘管警察、挖土怪手已經隨著從未發生過的「整地」、「道路拓寬」一起離去,但居民們再也無法安穩地熟睡於自己的家園,隨時擔心著同樣惡劣且無道理的暴力,會不會再度地降臨?

※ 本文原刊於小地方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