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弒吉丁蟲節腹泥蜂〉 | 環境資訊中心

讀〈弒吉丁蟲節腹泥蜂〉

2010年10月31日
作者:楊家旺

【讀〈弒吉丁蟲節腹泥蜂〉】2010.05.01 攝於大潭仔

親愛的法伯:

幾年前,我第一次在您的書裏讀到中譯為「泥蜂」的名詞。當時,我並不知道泥蜂到底是指什麼蜂?台灣有沒有這種蜂?而我覺得搞懂什麼是泥蜂似乎非常必要,因為您在昆蟲記第一冊,提到許多種泥蜂,例如:節腹泥蜂、飛蝗泥蜂、砂泥蜂。如果我不稍微具備關於泥蜂的概念,您書裏一再重複的泥蜂二字將成為我閱讀《昆蟲記》的一個障礙。

當時的我,在台灣的一些圖鑑上找不到以泥蜂命名的蜂類,我心想,也許是翻譯上的不同稱呼所致,我必須從您所提的習性去比對圖鑑上所提的習性,以期找到泥蜂所指的,在坊間圖鑑裏是哪一種類。我一度以為是土蜂科成員,但土蜂科被狹義認定為以麻醉金龜子幼蟲為主,而您所提的這些泥蜂,有的以吉丁蟲,有的以象鼻蟲,有的以螽斯,有的以毛毛蟲為麻醉的對象,所以泥蜂應該不是土蜂。接著我在貓頭鷹出版的《昆蟲圖鑑》裏,看到了「切葉蜂科」的標題寫著:「切葉蜂和泥蜂」,我心想,找到了。但隨即非常懷疑,因為裏頭敘述的習性並不符合您所敘述的泥蜂。

我只好繼續翻著,讀著,尋找圖鑑裏所有可能的線索。最後,我找到了細腰蜂科。閱讀這一科的簡介後,心想,八九不離十了,泥蜂應該就是指細腰蜂科的成員。《昆蟲圖鑑》寫道:「有些細腰蜂的種類又稱為獨居獵蜂、砂地蜂或塗泥蜂。雌蜂捕獲並麻醉昆蟲或蜘蛛後,會將獵物拖回巢中。綠艷獵蟋細腰蜂:以蟋蟀為寄生對象。巨顎細腰蜂:為獵殺象鼻蟲的蜂類。輝斑細腰蜂:專門獵殺粉蝶科的蝴蝶。」這些節錄下來的文字,讓我覺得沒有哪一科蜂類族群,比祂們更像您所形容的泥蜂類群了。

閱讀完您《昆蟲記》第一冊第三章的〈弒吉丁蟲節腹泥蜂〉,我不禁讚歎這種泥蜂尋找吉丁蟲的能力,幾乎是我的百倍強,相信也比任一優秀的昆蟲觀察家要強上10倍以上。您說:「在不到3個小時的時間裡,我搗了3個節腹泥蜂的窩,得到15隻完整的吉丁蟲,至於斷臂殘骸的數量則更多。我估算了一下,花園裡還有25個窩。」一個在小小的花園,竟埋了這麼多吉丁蟲,弒吉丁蟲節腹泥蜂實在太會找吉丁蟲了,真希望我能具有像祂一般的找吉丁蟲能力,因為自己的野外經驗裏,遇見吉丁蟲的機會似乎不多。不過,前陣子,也就是2010年05月01日,我倒是遇上了一隻,體型小小的,背上有兩枚黃斑,像兩把斧頭掛在翅鞘上,格外醒目。查閱後,得知牠被稱為黃星方肩吉丁蟲 (Acmaeodera stictipennis),這隻吉丁蟲就是這封信裏,我想分享給您的昆蟲,請參閱照片。

您發現弒吉丁蟲節腹泥蜂所麻醉的吉丁蟲並非只有一種,而是好幾種,但無論如何總是吉丁蟲這一類群,我想,您的發現讓我聯想到弒吉丁蟲節腹泥蜂的生存優勢,因為,食性太過單一,且單一到固執的地步時,其實非常容易導致滅絕的。

但弒吉丁蟲節腹泥蜂似乎跨不過吉丁蟲這條界限,換言之,要弒吉丁蟲節腹泥蜂去麻醉虎甲蟲或金龜子或象鼻蟲之類,讓自己的食性更廣,生存機會更大,祂似乎又做不到。總之,祂只善於麻醉吉丁蟲,卻不知如何麻醉象鼻蟲或其他昆蟲。

法伯,我覺得您對狩獵蜂麻醉獵物的讚歎,似乎到了崇拜的地步,您說:「顯然,膜翅目昆蟲在保存食品時所使用的方法,比我們人類強太多了啊!我們用鹽浸泡,用煙燻,食物雖仍然可以吃,可是比起新鮮狀態,質和量都差遠了。牠用幾乎看不見的一小滴毒液,立即使牠的獵物不會腐敗。毒液使牠的野味不會變乾,關節仍靈活自如,內外器官保持像活著一樣新鮮,總之,昆蟲除了一直像屍體那樣一動也不動外,跟活著沒什麼不同。」聽您這麼說,我也開始崇拜祂們了,您看我拍的這張吉丁蟲照片,全身披覆著硬梆梆的盔甲,技藝高超的弒吉丁蟲節腹泥蜂,竟然可以「見縫插針」,縫在哪?看不見,但祂偏偏找得到,真是奇蹟。不但如此,還能一針命中吉丁蟲的穴道,使之癱瘓。我想,金庸筆下擅長點穴的武林高手,若比起弒吉丁蟲節腹泥蜂,說不定還略遜一籌呢。

您在第三章裏,還有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您說:「然而我埋首書堆,無意中翻到一部我不知怎麼得到的昆蟲學小冊子時,便忘記了教師生涯的極度窮苦。由此可看出您真的是一位偉大的「昆蟲痴」,幾乎到了「何以忘憂?唯有昆蟲。」的地步。其實,您十冊的《昆蟲記》,也是許多人的「百憂解」。我記得劉森堯翻譯的《布紐爾自傳》裏有一段關於您的文字,找出來,節錄如后分享給您:「我很喜歡法伯寫的《昆蟲學備忘錄》這本書,對於喜愛觀察自然百態以及愛好大自然生物的人而言,這本書比聖經有價值得多。我常說如果有一天我被放逐到荒島的話,我唯一要隨身攜帶的書就是這本書。」布紐爾並不是一位昆蟲學家,而是一位電影導演。我對於他說自己被放逐荒島唯一要攜帶的書竟是您的《昆蟲記》這件事實在印象深刻得永生難忘。在我看來,這實在是一件非常非常神奇的事。一位偉大的電影導演,放逐荒島,唯一想看的書竟是一本關於昆蟲的著作。真是太奇妙了。

※文中部分引用之內容,摘錄自《法布爾昆蟲記》遠流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