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爾摩公約新決議 農藥安殺番全面禁用 | 環境資訊中心

斯德哥爾摩公約新決議 農藥安殺番全面禁用

2011年05月04日
本報2011年5月4日綜合外電報導,林可麗、莫聞編譯,范仕穎審校

第五屆斯德哥爾摩公約的締約國大會可能將國際禁用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增加至22種。圖片節錄自:IPS。禁用斯德哥爾摩公約的締約國大會於4月25日至4月29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斯德哥爾摩公約至今有151個國家簽署締約,共計173個參與方。本次會議決議將安殺番(endosulfan)列入新一波禁用名單,將國際禁用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OPs)增加至22種。

另外,雖然DDT的替代品已經越來越廣為接受,但會議並未將DDT列入完全禁用之列。

安殺番在中國又稱硫丹,主要用於棉花、煙草、茶葉和咖啡等作物,具有神經毒性,目前全世界有60個國家,包括台灣在內,已明令禁止或淘汰。

持久性有機污染物聯盟(International POPs Elimination Network,IPEN)的國際事務協調主任畢勒(Björn Beeler)表示,「持久性有機污染物是人類有史以來創造過最糟糕的物質。這些物質把毒性流傳到下一代,在環境中陰魂不散,即使經過多年其結構也不會受到破壞或是受到分解,因此這些物質就這樣散佈到全球各個角落。即使在北極這個無人之地,都可以偵測到這些物質。」IPEN是在10年前斯德哥爾摩公約談判的階段建立的,該聯盟匯集了700個來自100多國的非政府組織的力量,共同推動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管理。

什麼是持久性有機污染物?

斯德哥爾摩公約成立的目的為禁用及嚴格限用最危險的化學產品。當公約一開始生效時,清單上共有12種化學物質。而上屆於2009舉辦的大會則在清單中加入了9項物質。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可以是農藥、工業化學物質,或容易從土壤、水、與空氣散布的副產物。它們會在人類以及生物的脂肪組織中持續累積,並且對人類及生物具有毒性。值得注意的是,POPs可經由餵哺母乳的過程傳輸給嬰兒。POPs可能導致癌症、生殖功能失調,以及干擾免疫系統。而斯德哥爾摩公約希望最終能將這些物質完全淘汰,除了幾個物質例外,像是DDT。

斯德哥爾公約今年主要議題:安殺番、多溴聯苯醚、全氟辛烷磺酸、DDT

本年度大會的議程有三項主要議題,但只有在安殺番議題上做成決議,針對其他化學品則未有共識。

首先,將安殺番(endosulfan)列於清單中是「社會大眾長久以來推動的目標。」畢勒解釋道。安殺番是具有毒性的農藥,在80個國家已經受到禁用,但是在中國、印度、東非大部份的國家、阿根廷以及墨西哥仍持續使用。在台灣,則已公告列為禁用農藥。

畢勒說,「安殺番的危害性極高,甚至有些現在還在使用的國家呼籲斯德哥爾摩公約禁用這個物質,因為這樣可以幫助他們訂定及執行國家法規,以打擊非法的交易。」

大會的第二優先議題是全面淘汰五溴二苯醚(pentaBDE)以及八溴二苯醚(octaBDE),這兩種POPs已經在兩年前就加到斯德哥爾摩公約附錄A的淘汰清單中,但是仍准許其回收的用途。多溴聯苯醚是建材及電子產品中用來作為防火材料的物質。(譯註:台灣已將五溴二苯醚及八溴二苯醚列為毒性化學物質,但仍准許作為阻燃劑使用。)

畢勒表示,「我們最近的一項研究顯示了這些多溴聯苯醚(BDE)就跟多氯聯苯(PCB)還有DDT一樣毒,但是公約仍然允許回收含有這些物質的廢棄物,作成其它像是泡沫或是塑膠的產品。」

IPEN的研究指出,在美國以及其他已開發國家常見的市售地毯含有可能引起神經損害的危險化學物質,尤其是對嬰兒還有孩童有害。畢勒說,「專家委員會建議應該要禁用這些物質,並且大會應該要遵循這項建議。如果因為政治或是經濟因素而忽略這項建議,就跟犯罪沒有兩樣。」

大會也將會考量淘汰全氟辛烷磺酸(PFOS),這也是另一項兩年前加入清單中,條件性允許某些用途使用的物質。畢勒強調,「全氟辛烷磺酸極難分解,所以將會在環境中世世代代存在下去! 我們希望可以採取嚴格的行動來促進這項物質的全面淘汰,因為PFOS就跟DDT一樣毒。」

台灣已將全氟辛烷磺酸列管為毒性化學物質,以及列為環境用藥禁用成分,但仍准許其作為照相顯影、液晶顯示器、半導體、防反射塗層及蝕刻劑、金屬鍍層、塗層、陶瓷過濾器、航空液壓油、封閉系統電鍍液、彩色印表機、影印機電子原件、醫療設備、滅火泡沫、化學用石油生產、地毯、皮革及服裝、紡織品及家飾品、紙張及包裝、橡膠及塑膠製品等用途使用。

最後,DDT大概是最廣為人知的持久有機污染物了,DDT在全世界大部份的工業國家都已經完全禁用,包括台灣;但是仍然在很多開發中國家繼續受到使用。雖然受到公約的禁用,但是DDT還是可以用來對抗瘧疾,也就是在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嚴格控制之下以及在某些情況下,只能在完全沒有其他可行替代方案的時候,才能進行室內噴灑。印度是世界上唯一仍在生產DDT的國家。

生態願景(Biovision)的計畫主任布蘭德(Michael Brander)表示,「非洲主要的瘧疾控制計畫主要是由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的總統瘧疾計畫(President’s Malaria Initiative)資助。在烏干達,這些受僱噴灑DDT的工作者按照每袋噴灑的藥劑來支付薪水。所以為了增加收入,他們必須盡可能噴灑更多的DDT。」生態願景是一個位於瑞士的基金會,他們提倡DDT的替代方案以及有機農業的研究。

許多國家的健康部門也認為DDT是一項有效且便宜的殺蚊方法。他說,「但是這並不正確:這並不是最便宜的解決方案,而且當DDT散播入土壤以及空氣中的時候,可能產生各種副作用以及衍生出許多問題。」

已找到有效的DDT替代方案

全球DDT替代方案聯盟(Global Alliance for alternatives to DDT)的首次集會也同時在4月底舉辦,生態願景發表了一項由其合作伙伴Icepe執行的計畫,這項計畫的結果顯示,藉由使用有機植物以及當地居民參與的整合性方法,瘧疾在肯亞的病例已經下降60%,在衣索比亞則下降了70%。

來自蘇丹的代表阿力馬默德(Ali Mohamed Ali Mahmoud)表示,「我們再也不用DDT對抗瘧疾了,我們有替代方案。」他在會議場邊表示,「我們正在為我們的國家淘汰POPs行動計畫尋求經費。我們已經從全球環境基金(Global Environment Facility)獲得一些經費,我們正在尋求一些額外的方法來實施28個其他的計畫。舉例來說,我們有既存多年的POP物質,像是含有多氯聯苯的變電器,以及農業用來控制害蟲的POPs。我們想要擺脫這些物質,並且更新我們的法規,以符合斯德哥爾摩公約。」

※ 相關參考網站:
斯德哥爾摩公約網站
環保署持久有機污染物資訊網站
農委會農藥資訊服務網
勞工安全衛生研究所:甚麼是多溴聯苯醚?

※ 資料來源:IPS、中國鉅亨網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