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AA修正:CO2濃度尚未破400ppm 但重點在「速度」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NOAA修正:CO2濃度尚未破400ppm 但重點在「速度」

2013年05月14日
本報2013年5月14日綜合外電報導,莫聞編譯

美國大氣總署(NOAA)夏威夷測站在9日發現測得二氧化碳(CO2)濃度第一次超過400ppm,但幾日後發佈校正後的數據:尚未破400ppm,而是399.89;但這仍遠超過科學界希望能將大氣CO2碳濃度控制在一定程度的共識值:350ppm。(編輯2013/5/28更新:NOAA在26日的紀錄已突破400ppm,達400.59)

CO2濃度以令人憂心的速度飆高,是不爭的事實。重點,就是在於升高的速度:

  • 過去80萬年來,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的擺盪幅度,大約在冰河期的180ppm與間冰期的280ppm之間。
  • 19世紀,在工業革命開始大量排放化石燃料產生的二氧化碳之前,大氣濃度則大約在280ppm。
  • 如今大氣中二氧化碳增加的速度,是上一個冰河期結束前的100倍。而上升幅度從1950年代每年升高0.7ppm,到最近十年來,已加速到每年升高2.1ppm。
  • 照現在的步伐,幾十年內就會達到450ppm。

圖片來源:NOAA

人類要為自己造成的災難負責

夏威夷Mauna Loa觀測站。 照片提供:美國NOAA-ESRL監測二氧化碳濃度歷史最悠久、最據公信力的,是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地球系統研究室(ESRL)所屬的夏威夷Mauna Loa觀測站。Mauna Loa從1958年開始監測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當時的數值平均約318ppm。上述數據便是根據該觀測站的數據。而另一獨立的奎普斯海洋研究所(Scripps Institution of Oceanography)位於聖地牙哥的測站測得相近的數值

以發表《史登報告》知名的英國經濟學家史登爵士提醒,受高溫趨使的氣候難民遷徙潮,無可避免會與較涼爽、潮溼地區的原居民產生衝突。他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說,「當氣溫上升到那個程度,我們的氣候會亂掉、沙漠會 擴大,數億人被迫離家,因為他們的莊稼和牲畜都活不了。他們會想辦法搬到新的地方,但這時麻煩就大了,甚至和原本住在那裡的人產生武裝衝突。

他警告:「這種情況不會只是突發事件,而是會變成地球上持續存在的現象!」

NOAA表示,人類燃燒化石燃料等活動,是造成溫室氣體濃度升高最主要的因素。從Mauna Loa 開始肩負監測任務以來,二氧化碳濃度每年節節上升,上升幅度從1950年代每年升高0.7ppm,到最近十年來,已加速到每年升高2.1ppm。NOAA地球系統研究室全球監測部門的資深科學家Pieter Tans表示,「科學家對此上升(400ppm)並不訝異。」

更詳細的趨勢可以參照NOAA在網站上發佈的「基林曲線」(Keeling Curve)動態示意圖 http://youtu.be/vA7tfz3k_9A

從動畫中可以清楚看出,雖然在大氣中CO2濃度在短期內常有鋸齒狀的起伏變動,但長期而言,上升的趨勢令人驚訝──開始提出「基林曲線」的科學家,是從1958年起就在Mauna Loa 測站監測二氧化碳濃度的科學家基林(Charles David Keeling), 基林2005年過世後,曲線的更新由其子Ralph Keeling負責,他目前在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奎普斯海洋研究所,從事地球化學研究。

Ralph Keeling指出,「二氧化碳濃度增加到400ppm是停不下來了,現在就已經到了,但之後我們所做的事情還是對氣候有影響,情況還在可控制之內,這取決於我們的能源還要依賴化石燃料有多深。」「照現在的步伐,幾十年內就會達到450ppm。」

憂思科學家協會(UCS,設於麻州劍橋)的氣候科學家Melanie Fitzpatrick提醒,「這是一個警鐘,400ppm意味著氣候系統處在緊迫的實驗狀況下,地球在有人類出現的年代裡,還沒有過這麼高的濃度。」「如果我們不趕緊減碳,那以後夏季飆高溫、百年一遇暴風雨和大乾旱等,再也不能說是罕見氣候,因為已經變成常態了。」「1990年代初我開始談論氣候變遷時,我為350ppm的濃度感到悲痛,但如今,我只祈求回到那個濃度就好了。」

氣溫升高讓極區冰蓋逐漸縮小、讓太陽熱能反射回太空的量變少;另外科學家也警告,阿拉斯加、加拿大與俄羅斯的永凍層融化,也釋放更多溫室氣體甲烷到大氣層;這些都是進一步加速溫室效應,形成負向「反饋迴圈」(feedback loop)的因素。

CO2濃度升高是全球性的。根據NOAA資料,該機構去年在北極的所有測站,數值也都已首次突破400ppm。相信接下來,最在北半球亞熱帶的 Mauna Loa測站很快就會實質突破400ppm,而南半球的數據破400ppm也應該可在幾年內看到。

NOAA說明,大部分的溫室氣體排放活動集中在北半球,因此,北半球濃度總是比南半球還要升得快。

二氧化碳一旦排放到大氣和海洋中,可以存在數千年之久,也因此,累計排放愈多,愈逃不掉氣候變遷的惡果。

科學家估計,上一次地球CO2濃度達400ppm時,是在上新世,距今約320~500萬年,當時地球比現在溫暖得多,北極無冰、整個撒哈拉沙漠都是草原、海平面比現在高40公尺。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