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7月而已,請忍耐」 大武砂石場噪音擾民 不見廠商誠意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到7月而已,請忍耐」 大武砂石場噪音擾民 不見廠商誠意

台東大武砂石場系列報導一

2014年05月22日
本報2014年5月22日台東訊,賴品瑀報導

鄰近台東大武火車站、大武溪畔的「立原」砂石場,由於與當地社區距離過近,發出的噪音聲響陸續遭到民眾檢舉與陳情,今年3月居民更拉白布條抗議,對其產生的噪音、空氣汙染表達不滿。

廠商雖在5月20日出面回應,卻不見其解決誠意。此案另有都市計畫、原住民保留地等土地糾紛,學者更擔憂砂石場破壞水土保持,將威脅社區居民生命安全。

從高處看,立原砂石場緊鄰火車站與住宅區。攝影:賴品瑀。

噪音嚴重影響部落生活  砂石場拒環局檢測  

由於當地民眾不斷檢舉與陳情,台東縣環保局20日再次前往該案陳情人胡順章的住家,檢測砂石場噪音音量。

由於兩者相鄰,胡順章在不堪其擾的狀況下不斷檢舉。但當天立原砂石場經營者王楊興旺卻選擇停工相應,拒絕稽查人員要求其正常施工接受檢測,雙方爆發口角。

環保局稽查人員解釋,依法要在陳情人的住處進行檢測,因此不但拒絕改變測量點,更催促砂石場依實際狀況施工。但王楊興旺認為在胡宅測量施工分貝並不公平,一再強調工廠周遭僅有少數住家,影響範圍非常小。在雙方口角與僵持下,當天未完成檢測,但環保局明確向廠方表示,日後將再次檢測,且地點還是在胡宅。

記者實際前往胡宅,發現在正常施工狀況,確實連正常對話都是困難的,自行使用手機上的檢測軟體初步測試,也遠高於法定的60分貝。

而除了住家鄰近砂石場的胡順章出面表達不滿,住在部落的人類學者羅永清也受噪音所苦。羅永清表示,他家距砂石場約500公尺,受砂石場履帶聲影響較小,但砂石場不分假日,每天清晨7點多就不時傳出巨響,他同樣難以忍受,家中稚子更時常因此受驚。羅永清指出,原本非常希望讓孩子在部落生活中快樂成長,如今砂石場製造噪音、空汙,而砂石車進出、行駛與水土保持等問題,都威脅著族人的生活安全。

3月遭裁定立即停工  鄉公所至今未執法

立原砂石場其實已遭台東縣政府裁定非法,並在2014年3月13日行文大武鄉公所要求立即停工,但大武鄉公所及該場至今尚未執行停工之命令。

「擔心你是不是遭到有心人的誤導。」在大武鄉鄉長趙世榮的協調下,20日中午,王楊興旺與羅永清展開對話。

王楊興旺強調,自己以工程起家,砂石並非主業,在南迴鐵路工程時開始營運砂石場,鐵路開通後,為了照顧員工、提供當地就業機會,才在「也沒賺什麼錢」的狀況下持續經營。且這些年來他捐了救護車、福音車、營養午餐等,地方有目共睹,員工也相當忠心。

王楊興旺也提到員工擔心抗議會使他們失業,他對羅永清說:「他們(員工)本來自發地要去找你訴苦呢,是我擋下來的。」

王楊興旺帶著大疊文件,也有滿腹委屈要說(右為羅永清)

「也許的確有吵到,但只是影響幾戶、只是臨時性的。」、「要作到100%的環保不可能,但環保局的法規我都有遵守。」

但對於噪音問題,從上午拒絕環保局檢測的實際作為看來,王楊興旺的發言恐無法證明自己能提出有誠意的對策。他首先解釋羅永清所指的巨響,是由於尚武漁港工程所需大石,在裝運中發生聲音,他承諾會再提醒工人注意,同時也希望羅永清能忍耐、配合,而尚武漁港的工程至少將進行到7月。

王楊興旺亦自行提出「隔音牆」工程,但又表示由於與胡順章有土地糾紛,若要安裝隔音牆,得等到「他把我的地還給我」以後。對此羅永清感到不滿,認為砂石場面積之廣,要裝隔音牆的部分並非只在有爭議的土地上,且若進行訴訟又是曠日廢時,他質疑王楊興旺此言只是推託。因此他除了將持續檢舉與陳情外,更計劃運用中研院資源,自行建立噪音與公衛數據資料庫。羅永清強調,不只是當時的噪音問題,就算之後砂石場關閉了,對社區居民各項健康風險,廠方也仍需要負責到底,不能一走了之。

都市計畫檢討,工業區將變住宅區  業者不滿  

除了噪音造成鄰近社區的困擾外,立原砂石場尚有佔用原住民保留地與都市計畫變更等問題。

立原砂石場租用大武鄉保留地號為:615,615-1,615-2等三塊地,目前同時面臨了違反都市計劃法及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第27條等法條。因此雖然王楊興旺提出部分土地的買賣書件,但此私下買賣是否具法律效力,仍待釐清,若確實違反保留地租賃契約書第8、9點規定,應當需終止租約。

羅永清提供

而立原所在地原本確為工業區,但都市計畫通盤檢討變更已將其編定為住宅區及綠地,因此縣府所發的公文中明示,不能再作為砂石場用地使用,不但應該立即停工,2014年12月31日租約到期前,更該將土地騰空、恢復原狀及交還土地,縣府約滿將不予續租。

對於此點,王楊興旺同樣表達不滿,表示已展開要求在下次通檢變更回工業區、向監察院請願等自救手段,更表示若因此承包的工程面臨賠償問題,將要求縣府負責。

從涵管排出的廢泥

羅永清指出,八八風災時,大武溪已造成社區損失,如今鄉公所加高堤防,卻漠視砂石場持續在行水區採砂石可能造成的危機,在他初步的自行模擬實驗中註1,若遭遇大水來襲,砂石場是有可能造成堤防毀壞的。且砂石場以涵管將磨洗後的細微泥沙直接排放至大武溪,也將造成魚蝦無法呼吸與棲地受損等狀況,破壞河川內的生態。繼續看系列報導2

廢泥堆積在河岸

模擬大武沙石場遭遇300公釐急降雨的水工實驗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