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源回收有救到地球嗎?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資源回收有救到地球嗎?

2014年05月24日
作者:林靜梅(公共電視記者)

在太陽花學運期間,我路過多次,也去採訪多次,讓我最印象深刻而思考良久的一件事,就是抗議民眾非常重視做好「垃圾分類」這件事。

反服貿運動現場的垃圾處理站。

不管是議場內,或是立院外的集會場地,都以不能亂丟垃圾,也要做好資源回收,作為有維持好環境清潔能力的運動。

我的解讀,這並不是什麼運動式的特別意象,我內心蹦出來的想法是,這個國家對於資源回收的教育還真是成功,每個人都認同,把可以回收再利用的「廢棄物」,輕易丟掉,害它們最後被推入火坑,焚化成無用的灰燼,這!是!不!對!的!事!

至少我們發狠任性,有時候就是袂爽想要亂丟時,就算沒有人看見,也會在丟紙盒、寶特瓶、或是鐵鋁罐的某個瞬間,有閃過一些內疚吧。

跑環境新聞這麼多年,越來越確定的察覺,國內對於「環境」的教育,最成功的部份,多數是停留在很末端的理解與實踐,像是資源回收,不能亂丟垃圾、隨手關燈...這並非一無所值,但絕非全面的價值。

所以你們做好的資源回收,也許一如政府不斷正增強人民的,這是在保護地球,一個小動作可以拯救大環境,然後我們也不做多想,一直一直被催眠,這是好事這是好事這是好事,接著更「相打電」(意指秀逗)以為,這樣就夠了這樣就夠了這樣就夠了。

我一直以為,要真正理解環境問題,一定得知道這些資源回收行為,到底回收了什麼,與回收不了什麼。

在國內,其實並不是所有的東西,你丟到回收桶裡面,就會被回收的喔,要是環保署公告的13類33項回收項目才行。

快點問我為什麼這些東西有人要回收,可能有一部份是因為愛地球有佛心,不過絕大部份都是因為,回收了有價,政府會補貼錢給你。不過政府也不是開銀行的,這些補貼回收處理業的錢,從「責任生產者」身上收來的。

不含PVC,矽膠墊片爪蓋。環保署提供比如說塑膠材質PVC,被用在玻璃罐頭的爪蓋內墊,業者在生產這種蓋子的時候,因為知道這些東西將來用完會被丟掉,所以他們就要事先繳交「回收清除處理費」,每種物品都有不同費率,這些錢會做為資源回收管理基金。

我特別以PVC為例。

PVC就是聚氯乙烯,簡單說起來(要複雜我也沒辦法),它就是丟掉焚燒以後,會產生戴奧辛,戴奧辛是世紀之毒,所以它被認為是環境超不友善的歹咪ㄚ(壞東西)。

為了減少PVC的使用,環保署將它的回收清除處理費率加重100%,也就是加重一倍,假設我今天生產了一個用PVC材質的容器,本來10元變成收20元,這樣做不是在「為難」廠商嗎?對,就是貴了他們要他們不要用這種材料。

因而現在越來越少容器使用PVC材質,達到減少使用的效果。

這樣很好對吧,而且更好的是,環保署今天還替業者研發初替代材質矽膠,有沒有這麼令人開心,新聞已經寫了,直接看新聞:

那還有什麼問題?有。問題就在,被環保署公告為應回收項目,事先對責任業者收錢的PVC物品,只有爪蓋跟一些容器。這些東西的用量,每年約500公噸,佔全年50萬公噸的總用量多少?

千分之一。

是的,其他99.9%PVC,業者生產了,作成水管、玩具、保鮮膜、椅墊、各式各樣便宜好用的塑膠製品,都不會交錢,因為也沒有人會回收,因而最後用到不能再用了,或是地方政府回收再利用到不再堪用時,怎麼處理呢?

(大聲點!!!!)丟焚化爐。

(燒完之後會產生什麼,更大聲點!!!!)

戴奧辛。

當然要減少PVC材質的生產使用,不能只推給回收端制定高額清除處理費來「壓抑」,可能還要配合其他政策,限用、禁用,等等等。

這麼愛睏還寫了這麼一大篇要告訴大家什麼。(總算可以寫結語,然後去睡覺了)

就是,資源回收不要以為,丟了幾個瓶子罐子紙箱紙盒,就以為從此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並高枕無憂地覺得已經拯救地球,保護環境當然也不可能只用一片赤誠,還要有個有為的政府推動有為的政策啊。

結論是要愛護環境,解決廢棄物問題,不能只做作作表面「功夫」的。

我覺得活著真的還蠻累的,但我還是會做好資源回收的。也希望更多可用的物品,可以被公告為應回收項目。是環保署自己說,垃圾是錯置的資源。

其實台灣的資源回收做得真的非常成功,很多其他國家都來台灣取經,這點真的沒有騙大家,最近是馬來西亞。偶們這個國家的人民,在資源回收上,有很棒的表現,然而沒有好好從政策與制度,讓民眾的好素質可以繼續發揚光大,讓更多好壞東西被回收,大地的母親會哭泣啊...

我們也不是不要去理解,有時候業者勢力龐大,反對聲浪也強大,lobby的能力更強,推動政策總有艱辛的一面,最後只能很八股的說,環保署加油蛤。

※ 轉載自作者部落格「小記者的隨想日記」 http://chingmeil.blogspot.tw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