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農舍修法致地價下跌 三千農民包圍宜蘭縣府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抗議農舍修法致地價下跌 三千農民包圍宜蘭縣府

建立於 2015/09/09
本報2015年9月9日宜蘭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農民辛苦一輩子,宜蘭縣政府一個辦法,就讓農地價格崩跌,農地農舍政策不能由宜蘭縣政府單方面決定,9月8日農民一起站出來,讓縣政府聽到農民的聲音。」廣播車上的錄音帶不斷放送這段話,夾雜著李泰祥編曲的農村曲,來自各地的農民,攜老扶幼下遊覽車,在各農會的旗幟下集合,前往宜蘭縣議會前集合。

8日,宜蘭縣包括壯圍、五結、三星等十幾個農會,以及竹安濕地、五十二甲濕地自救會,每單位各出十部遊覽車,預計共3000名農民前來抗議遊行,要求修訂「宜蘭縣興建農舍申請人資格及農舍建築審查辦法」、放寬興建農舍面積、農業設施認定,並要求開放搭排。

宜蘭十幾個農會抗議縣府限縮農地農舍條件,號召農民包圍縣政府。攝影:廖靜蕙

原本應出現在農地的農機具,整齊排列在抗議現場,跟著人群壯大聲勢,但當農地賣掉蓋農舍之後,這些農機具會到哪裡呢?

據記者現場訪問,參與抗議的老婦人表示,家裡有地雖未質押,卻無法忍受價格暴跌。

竹安濕地自救會。攝影:廖靜蕙

中華民國促進農業農地發展協會邱錫奎現場發言時表示,堅持農地農舍在《農地興建農舍辦法》下自由買賣,嚴格執行農舍土地要有90%部分作為農業生產使用,但絕不容許限縮10%土地的使用權益;宜蘭縣政府相關修訂案,應送立法院審議。

農民穿著「拒當農奴」的上衣,舉著「農地價格崩跌、農民面臨破產」旗幟,十分顯目。只是,農地價跌為何讓農民破產?原本應鼓勵務農的農會,怎會投入這場關係台灣未來國家安全的農地買賣豪賭?

農地買賣賭上台灣未來  提高農業產值救農會

和宜蘭有著相同命運,美濃也常被視為都會周邊的低密度住宅區,農民應對的方式卻大異其趣。美濃農村田野學會理事溫仲良受訪時指出,由於台灣農業極度萎縮,當農地年產值不到農地價格的1/10,對農民而言,因經濟因素而出賣農地的可能性便會提高。

美濃農村田野學會理事溫仲良:提高農地的產值,讓農地的產值可以追到農地價格的15~25%以上。圖文:廖靜蕙

另一方面,農會本是很重要的農民組織,兼具供銷、推廣、信用、保險等業務,幾乎涵蓋了農村發展所需的範圍,業務績效則反映在信用部存貸的熱絡情況,其中信用部60%的營收,更可用來推廣業務,如此自成系統。

農會四大股部:信用、供銷、推廣、保險,都是信用業務獨大,其中80%以上都是以農地買賣的貸放業務為主,而非投資農業資材,若遇到不作為的農會,就會更依賴信用部。

「這種營運結構很畸形。」溫仲良表示,更有甚者,信用部業務幾乎仰賴農地買賣,供銷無事可做,推廣易成農會總幹事公關應酬的小金庫。

一般商業銀行是不接受農地當「質押」,只有農會接受,且提供很高的放貸成數,幾乎是農地市價的七~九成。舉例而言,一分農地若市價300萬,投資者可貸款到200萬甚至300萬;一旦農地限縮買賣,例如價格跌到200萬以下,對投資者而言,放棄質押農地遠比繼續還款划算,此時農會信用部的放款便容易成為呆帳收不回來。

站在農民立場,農地代表價值永續的保證。過去台灣社會、公共政策長期不重視農業,打壓、歧視農民,反映在這件事情上,農民更覺得自己是產業政策的犧牲者,貶抑農地價格就像踐踏農民尊嚴。農會訴求開放農地農舍自由買賣,農民才會有尊嚴、有助於農民生存,立基點是政策面長期犧牲農業的現實;但是,開放農地買賣,到底是誰買了農地?價格由誰決定?這些農地和農舍又會如何使用?農地的存在是為了興建農舍嗎?

溫仲良指出,種種跡象顯示,農地市場需求不在農業,而是房地產市場。 至於如何解套,他建議設法提高農地產值,讓農地產值可追到農地價格的15~25%以上,例如一分地可賣300萬,那麼一年的產值45萬以上,也許賣地的意願就會降低。目前美濃區農會即致力於這項努力,農會總幹事鍾清輝也透過書面意見表達支持農地農用。「沒有農地就沒有農民,沒有農民就沒有農業。」

拿出水質檢驗報告拒農舍搭排  農民槓上水利會

農民步行到宜蘭農田水利會,要求會長許南山回應農舍搭排規定。許南山雖出面回應,再三強調一切合法,若有不滿可以提告;但現場邱錫奎也拿麥克風回嗆,現場民眾情緒激動,不讓許南山把話說完,雙方不歡而散。原本和農民站在一起的水利會,怎麼因農舍興建而反目成仇呢?

宜蘭農田水利會會長許南山試圖與民眾說明,因民眾對嗆未果。圖文:廖靜蕙

原來,今年5月26日宜蘭農田水利會公告了灌溉排水渠道及非都市計畫區內甲、乙種建築用地排放水質的檢測報告,並據此全面停止受理搭排申請,最快4個月後解禁,但並無具體時間,形同無限期禁建農舍。

對此,縣府新聞稿回應,8月17日正式發函縣內各農會、宜蘭縣不動產開發商業公會、宜蘭縣建築師公會、宜蘭縣建築開發商業同業公會等團體,為維護灌溉水質保障農民權益,搭排水申請回歸縣府統一受理,並重申廢污水排入農田水利會灌排渠道之准駁規範以及申請流程,

中華民國促進農業農地發展協會也召開記者會提出訴求,邱錫奎重申主張在農地興建農舍條件允許下,農地農舍自由買賣,七天後(9月15日)如無正面回應,將採取5項作為,包括對宜蘭縣政府提出損害賠償民事訴訟和違反行政程序行政訴訟,縣長、農業處長、水利會長、出席縣內外大型活動將如影隨形抗爭;佔領公部門;無特定時間隨時發動72烈士佔領縣政府農業處水利會,包括20位80~93歲老農;推派立委參選人;罷免縣長。

對於農會、農民訴求,宜蘭縣政府表示,若屬中央權責部分,將彙整意見向中央反應;縣府也將遵循內政部與農委會4日修正發布的「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加強與農會及農民團體充分溝通,保障農民權益。

有農地不全是農民   看見農業希望拒當農奴

面對數千名擁有農地的民眾遊行抗議,由小農組成的守護宜蘭工作坊也於當日召開記者會回應,並事先拍攝農民心聲。

陳禹勛分析務農3年的收入。攝影:廖靜蕙

現場幾位在宜蘭務農的年輕農民現身說法,30歲的陳禹勛分析務農3年的收入,友善耕作的糙米每斤75元的售價,一年耕種三甲扣除成本,還有60萬的淨收入,等於每月五萬,遠比都市上班族要高。但農地價格一坪一萬元,一甲地2,933萬,就算不吃不喝,要等到80歲才買得起。「老人家是希望後生們可以回鄉安居樂業,慢慢種有錢賺,還是希望把地賣給人蓋房子,讓年輕人拿到大筆金錢卻永遠不回家?」

在深溝村種田的「小間書菜」店長彭顯惠,則提供老農、新農銷售農產品的管道,並為深溝附幼、內城附幼採買校園午餐友善食材、推廣食農教育,不但為生產者與社會大眾構築網絡,也開創農業新契機。

對於農民聚集抗議農地價格崩跌,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詹順貴問:「有農地就可以稱為農民嗎?」從宜蘭種滿豪華農舍,就可以知道農地對他們而言只是商品、投資工具,希望透過興建農舍後轉賣,獲取高額的價差,「但是台灣社會要縱容農地變得如此嗎?」

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詹順貴:台灣農地自從2000年非農民也能自由買賣農地之後,最大的困擾是想務農的年輕農民找不到農地可耕作。攝影:廖靜蕙

他說,台灣農地自從2000年非農民也能自由買賣農地之後,最大的困擾是想務農的年輕農民找不到農地可耕作,連想租都有問題,何況是買農地。面臨實際可耕作的農地60萬公頃不到,政府應重視農地與糧食安全的問題、重視想務農的年輕人,協助他們取得適合耕種的農地。未來將朝檢討農發條例努力。

宜蘭縣議員薛呈懿基於環境永續和社會正義,他反對開放農舍自由買賣。而「拒當農奴」是讓農業有希望,農民可以大方地承認自己的身分,過得快樂休閒,而非靠一筆錢翻身。

「農地農用從來都不是土地政策的問題,而是農業的問題,半世紀以來政府從來不關心農民,有農地的人,翻身的機會是靠賣農地,想耕作的人卻那麼辛苦,農業衰退是政府該負責的。」他呼籲停止包括農地在內的所有土地炒作,回歸國土計畫提出宜蘭的未來願景。

目前宜蘭縣政府先後制定「有機農業促進自治條例」及「飲食健康權自治條例」,都屬台灣首創。新學年開始,與台北市政府推動「北宜學校午餐農產品合作策略聯盟」,計畫由宜蘭縣供應「宜蘭嚴選」的稻米、蔬果,供應台北市學童營養午餐。縣政府重申努力目標是加值宜蘭農業,提昇農民收益、確保農民權益,讓農業永續發展。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