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美國「毀約」風險 專家:中國仍會恪守巴黎協定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面對美國「毀約」風險 專家:中國仍會恪守巴黎協定

建立於 2017/04/05
整理編輯:中外對話

美國總統川普28日簽署行政命令,廢除歐巴馬留下的《清潔能源計劃》。作為中美氣候雙邊合作的基石之一,《清潔能源計劃》是美國碳減排的重要政策依據,也是保證美國遵守《巴黎協定》的關鍵。關於白宮著手退出《巴黎協定》的推測早已甚囂塵上,川普此番下令,除了將美國氣候行動置於懸崖邊緣,對中國氣候政策又會有何衝擊?為此,中外對話採訪了幾位重要的中國氣候政策專家。

貿易政策而非政治承諾這才是更為關鍵的因素。   —— 劉強

劉強,中國社會科學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的秘書長

即使美國退出《巴黎協定》,中國也明確表態不會退出,所以仍然會履行相應的減排目標。

但是由於美國態度的變化,碳定價機制的推行可能面臨阻礙。清潔能源的發展現在到達了一個比較關鍵的時期,風能、光能技術進步導致的成本降低,使其一定程度上可以和化石能源競爭,《巴黎協定》確定的碳定價機制更有利於清潔能源的競爭優勢,但是隨著美國的退出,相應的定價機制存在變化的風險,中國碳交易市場推進的動力也會相應降低。

但是,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對於具體產業的影響小於象徵性的影響。一方面,美國原來的參與程度就不高;另一方面,從全球的角度,20億美元並不是很大的數字。從產業及投資的角度影響也不會很大。

全球清潔能源的投資高峰已經過去。近來,中國太陽電池組件的出口不斷受到歐盟雙反政策——反傾銷、反補貼——的影響,貿易政策而非政治承諾這才是更為關鍵的因素。

不管國際局勢怎樣變幻,中國堅持氣候治理、堅持南南氣候合作的方向不會改變。   —— 王彬彬

王彬彬,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博士後研究員

氣候治理是全人類的共同擔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7年世界經濟論壇上明確表達了中國的態度,「中國將繼續採取行動應對氣候變化,百分之百承擔自己的義務。」

中國外長王毅在今年2月的二十國集團外長會上也強調應攜手合作,全力打造和平穩定的國際環境,「建設以聯合國為主導、南北合作為主渠道、南南合作為補充的國際合作格局,建立新型全球發展夥伴關係,形成發展合力。」可見,不管國際局勢怎樣變幻,中國堅持氣候治理、堅持南南氣候合作的方向不會改變。


發展清潔能源也是中國的內需。圖片來源:Nian Shan/Greenpeace

氣候外交在過去幾年中確實成為了中美關係中的亮點。   —— 柴麒敏

柴麒敏,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中心國際部主任

如果川普決意退出《巴黎協定》,外交上,不僅對中國,對全球都會有影響。美國2001年拒絕簽署《京都議定書》,現在如果又退出《巴黎協定》,那對聯合國這項多邊機制的傷害顯而易見。

這兩個協議都是1992年通過的《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下的最為重要的里程碑,是具體實施的方案,而且都是遷就美國國內政治後妥協的產物。特別是《巴黎協定》,各國自主貢獻、促進性的而非懲罰性的、沒有實際法律約束力的「牙齒」,也是為了照顧美國當時的國情。如果退出,那就意味著美國國內矛盾的再次外化,這首先會對傘形集團國家做出不好的示範,比如之前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亞也陸續跟隨退出《京都議定書》,也會對其他締約方的信心產生極大影響。

中國的氣候及能源政策、國家自主貢獻雖然是基於自身國情制定出來的,領導人和官方也已經多次表示中國有自己的政策自信,低碳轉型也是國情的內在需求,會堅定多邊機制的信心。

但不可否認地說,中國國內政府、產業界懷疑的聲音會增多,推動有雄心的綠色計劃會比以前更難,甚至可能受到更多地質疑和阻礙。

美國說不的消極影響已經蔓延到了產業界,去年清潔能源的投資就已經開始下滑,低碳技術創新在全球範圍也會受到影響,很多國內新能源企業的估值和融資能力也出現了下降,這些負面影響都已經逐漸在顯現了。

美國剩餘的20億美元資金不注入的話,綠色氣候基金(GCF)的前景也不樂觀。

氣候外交在過去幾年中確實成為了中美關係中的亮點,從川普政府上台後,官方層面的此類活動可能會不可避免地大幅減少,但能源領域的合作可能會更務實,比如說在頁岩氣等新領域,存在貿易開拓的可能性,兩國雙贏的方面並不少。

沒有了氣候外交的名頭,但很多實際工作是一樣的。而且中美的交往也越來越趨向於多元化,地方、企業、NGO等仍然會很活躍,我們把這些稱之為「非政府利益相關者」,會起到很大的作用。

中國現階段外交的邏輯還是希望盡可能擴大合作,而非對抗。中國人經常講,「和氣生財」。創新增長路徑,分享綠色轉型的效益,這是中國的新主張。

因為透明度等慣常誤解和質疑,中國也很願意主動和其他國家釋疑解惑,並尋求更多的合作,除了中美氣候合作外,中歐、基礎四國、南南合作等平台機制的建設也很多,可能以前媒體更願意把聚光燈放在「中美共治」(所謂「G2」)的身上。

中國正在實施「十百千」項目,並成立了氣候變化南南合作基金,都是新的嘗試。

無論美國的政局如何變動,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既定戰略、目標和行動都不會發生大的變化。   —— 王克

王克,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應對氣候變化是中國可持續發展的內在要求,也是負責任大國應盡的國際義務,這不是別人要我們做,而是我們自己要做。

中國經濟面臨著向更高水平、更高質量升級的歷史任務,這要求中國在未來的35年里創新發展路徑,嚴格管控碳排放軌跡。

中國將應對氣候變化和低碳發展作為提高要素生產率和驅動經濟增長與轉型的重要推動力,實現能源效率提高、能源結構轉變、產業結構升級、收入結構優化、人力資本提升,從而全面實現發展路徑的創新。

從這個意義上說,無論美國的政局如何變動,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既定戰略、目標和行動都不會發生大的變化,即堅持積極行動,又不盲目冒進,和自身發展階段和能力相匹配。

中美兩國在能源效率、可再生能源、基礎設施新建或更新等方面面臨很多本質上十分相似的挑戰。而在尋求解決方案的過程中,中美兩國又具有高度的互補性。

中國經濟向低碳發展方向轉型將創造一個巨大的清潔能源技術和產品的國內市場,並形成對美國先進的制度、技術、標準和管理經驗的大規模需求。

習近平在世界經濟論壇上強調中國會持續採取行動應對氣候變遷。圖片來源:World Economic Forum(CC BY-NC-SA 2.0)
習近平在世界經濟論壇上強調中國會持續採取行動應對氣候變遷。圖片來源:World Economic Forum(CC BY-NC-SA 2.0)

美國企業通過在低碳技術產業鏈中加強與中國協作,將自身在低碳技術研發和商業模式方面的創新能力與中國所擁有的全球領先的製造能力和龐大的國內市場潛力有效結合,將深化全球供應鏈佈局和專業化分工,有力的推動低碳技術應用成本的降低,擴大全球範圍內低碳技術和產品的市場空間,從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並促進經濟繁榮和創造就業機會。

這也將反過來促進美國國內基礎設施的翻新,降低美國社會經濟低碳轉型的難度。

因此,川普政府打算推行的翻新美國基礎設施,擴大就業等方面,需要在清潔能源領域加強與中國的合作,這符合美國自身的利益。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