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勝選,環境輸了——我們都在吞下資本主義失靈的苦果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川普勝選,環境輸了——我們都在吞下資本主義失靈的苦果

建立於 2016/11/12
作者:鄒敏惠(本報編輯)、蔡宜臻(本報實習編輯)

11月8日,全球矚目的美國總統大選跌破眾人眼鏡,由媒體口中戲稱的共和黨候選人「瘋子」唐納・川普(Donald Trump)拿下270席選舉人票,贏得此次選舉,入主白宮。結果一出,不只美國國內群情動盪,亞洲金融也隨之震盪,眾人擔心川普代表的保守派價值觀,將帶領美國、影響世界走向「末日」,而這樣的擔憂,也出現在環境面向。

環保界一片哀戚

曾揚言裁撤環保署的美國新任總統川普,多次大剌剌地表示,「全球暖化的概念,是中國捏造的!」甚至一旦當選就要讓美國退出《巴黎協定》、撤回所有歐巴馬政府的環境政策,包括被他形容為「愚蠢」的《潔淨電力計畫》。在這些言論背後,川普提出的理由是:「不能因為環保,而摧毀了經濟!」

選後,科學家和環保團體紛紛表示失望與憂心。美國賓州大學氣象學教授曼恩(Michael Mann)告訴《獨立報》,若川普兌現選前的發言,那「地球就玩完了」。綠色和平組織首席科學家帕爾(Doug Parr)則擔心:「所有狀況內的人都明白,我們正處在多麼緊要的關頭」。德國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所所長謝爾胡伯(Hans Joachim Schellnuber)表示,「川普對於全球暖化的立場眾所皆知,科學界早已不期待他在這個議題上有任何貢獻。」

環保團體10日共同商議選舉結果,氣氛相當嚴肅。「不論是對美國還是全世界,今日都是令人沮喪的一天,」塞拉俱樂部(Sierra Club)執行長布龍(Michael Brune)向《赫芬頓郵報》表示,「選出川普,對氣候和人類未來而言都是一種毀滅」。

川普獲選為美國第45任總統。攝影:Gage Skidmore;圖片來源:維基百科(CC BY-NC-ND 2.0)

川普的選票  來自全球化受害者

事實上,環保與經濟的衝突已經是個老問題,不同立場者各執一詞,學界保證零碳排也能帶動經濟成長,川普則以法西斯主義一貫的態度詆毀環境。而這次美國大選的結果,是否預告了某一方的勝出?加拿大知名作家兼記者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認為不盡然。川普獲勝不代表氣候變遷否定論得到支持;希拉蕊提倡的綠色經濟模式也未必盡善盡美。

舉例來說,英國《金融時報》評論員盧斯就發現,川普的支持者都是一群「窮白人」。美聯社記者訪談川普陣營的支持者,發現這群藍領階層的白人是如何因長期遭到社會忽視,儘管再怎麼不可能,還是寄希望於川普,視其為發言人。這個現象也應證在選票分布中。根據彭博社的分析,川普掌握了白人、低所得、鄉下人的選票:

  • 白人:川普拿下了白人比例超過85%的州,以62比33贏過希拉蕊,全國更有58%的白人投給川普。
  • 低所得:在年收所得中位數2萬5000美金至3萬美金的州,川普大獲全勝,得票率52%,贏希拉蕊9個百分點。
  • 鄉村:民主黨支持者多半集中在城市,鄉村地區則是川普的票倉。在某些人口低於2萬人的州,希拉蕊的得票率甚至不到30%。 

盧斯認為,不論在歐洲或美國,這一群白人都是全球化下的受害者──由於美國、歐洲國家都逐漸將污染重、勞動密集的工業轉移到開發中國家,導致這群藍領從過去拚經濟的「美國夢」中醒來,丟了工作沒了收入,逐漸只能靠養老金度日。

在美聯社的訪談中,一名退休的維吉尼亞州鄉村地區公職人員布萊克本(Jerry Blackburn)質問,他感到外地人「取走了我們這裡的煤礦,也因此致富,但我們呢?」「我們只分到髒掉的肺,甚至沒有乾淨的飲水,也沒有一條好的道路,除了一群沒用、被遺忘的老礦工之外,我們什麼都沒有。但其他所有人都靠我們變有錢了。」

「我覺得,不只是大部分,而是每個川普支持者才是真正的愛國者,」59歲的奧斯汀(Ginger Austin)對美聯社記者這麼說。他開了一間設計公司,只不過地點位在北卡羅萊納州最窮的鄉鎮之一——瓊斯郡(Jones County)。對過去支持了一輩子的民主黨,奧斯汀感到憤怒。她也對轉變中的美國感到憤怒,並開始擔憂她的孫子長大後,將面臨一個過於自由、過於政治正確的世界。

拯救地球、綠能未來——只准部分人做的「新美國夢」

這樣的聲音獲得克萊恩的認同,他把矛頭指向希拉蕊陣營長期擁抱的「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

「人民有憤怒的權利。」大選過後,克萊恩在《衛報》發表評論指出,新自由主義伴隨的一系列鬆綁管制、私有化、樽節政府支出等政策走向,導致了更多失業和失去退休金的人口;也造就了一群達沃斯階級(Davos class)人士,例如希拉蕊、柯林頓等人,他們是菁英中的菁英,而他們對奧斯汀等人感受到的痛苦完全無能為力。

克萊恩說明,達沃斯階級的組成來自金融和科技新貴、安然坐享此利益結構的民選領袖、以及讓整件事隱藏在耀眼光環下的好萊塢名流。像奧斯汀這樣的人是不被允許成功的,因為在某種程度上,這些億萬富豪每一筆增加的財富和權力,都直接導致了他們的負債、失勢,而這點他們最心知肚明。

回想起紀錄片《洪水來臨前》(Before the Flood)中,好萊塢明星李奧納多說出:「若想改變氣候危機,唯一的希望是,我們投入的金錢和資源越多,太陽能和風能的可再生資源價錢會越來越便宜,最終會解決這個問題。」選前,希拉蕊更是高喊:「我們要拯救地球,同時創造數百萬個關於潔淨能源的高薪工作!」

這些美好想像無疑是新一代的「美國夢」,一個只許一部份人做的美夢。

那根本問題何在?克萊恩在其最新著作《天翻地覆:資本主義vs氣候危機》中指出,氣候變遷不僅是氣候與能源議題,埋在底下最深沉的因子,其實是失控的資本主義。台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林子倫在今年4月其同名紀錄片的台灣首映會上也擔憂,綠能開發會重蹈資本主義市場的路線,淪為大型財團的生財工具。

娜歐米•克萊恩(Naomi Klein),攝於2015年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1。攝影:賴慧玲。

應著手改革資本主義制度  讓能源轉型帶動社會轉型

選舉結果確定後,不少人展現大氣,表示支持川普為新任美國總統,柯林頓也在敗選聲明中承諾將與川普合作,其中最中肯的是佛蒙特州聯邦參議員桑德斯。桑德斯曾在民主黨內初選與希拉蕊互別苗頭,他說:「川普說要改善工人的生活,這方面我願意和他合作,但對於川普的種族主義、性別歧視、仇外心理和反環境政策,這方面我一定反對到底。」

看來,桑德斯不得不槓上川普了。《美國科學人》(Scientific American)引述消息人士指出,川普選定全球最有名氣的氣候變遷懷疑論者埃貝爾(Myron Ebell)來領導環保及能源部門的過渡小組。埃貝爾現任保守派智庫「競爭企業協會」全球暖化和國際環境政策中心主任,過去曾稱歐巴馬的《潔淨能源計畫》為非法,且又指歐巴馬加入《巴黎協定》是違憲。

否認氣候變遷無法解決問題,川普式的法西斯主義更無助於排解社會的不安全和不平等。按照克萊恩的說法,應該建立一個新方案,確實地向億萬富翁階級下手,在能源轉型的同時,也能帶動社會轉型,帶入分享的機制,讓利益回歸地方民眾。

如此一來,克萊恩相信能讓川普失去絕大部分的選票,且也將塑造出杜絕制度化種族主義的政策,並能對抗經濟不平等和氣候變遷。最重要的是,它能尊重原住民社群為土地、水和空氣的原始守護者。

不過這個版本終究沒有發生。在資本主義的壓迫下,選民因擔憂再度淪為大型財團的生財工具,而寧願選擇一個承諾能翻轉現況的「瘋子」,這或許是大家始料未及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