揹起重裝 守護仙境 「世界巡護員日」向森林護管員致敬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揹起重裝 守護仙境 「世界巡護員日」向森林護管員致敬

建立於 2017/08/10
本報2017年8月10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我們從稜線一路走下來,要上也上不去,要下也下不去,晚上七點多起大霧,我們好不容易下切到一個平緩的地方,大家都很累,顧不得還沒吃飯,先紮好營休息。隔天早上起床一看,全都嚇傻了,我們就紮營在峭壁與峭壁中間,好險前面有兩棵大扁柏,幫我們撐著!」

上述經驗是台灣森林護管員在系統樣區巡護時的片段,為了守護森林安全,即使山崩、路塌,走沒有人走過的路,都需沉穩以對。他們「堅守在第一線、為保護野生動植物而艱辛工作、受傷甚至獻出生命的巡護員們」,2007年由國際巡護員聯盟(International Ranger Federation)及綠線基金會(Thin Green Line Foundation)發起的「世界巡護員日」(World Ranger Day),將每年7月31日獻給這群森林護管員,除了表達敬謝之意,更喚起人們重視這項工作的意義。


台灣每一位森林護管員巡守1000~4500公頃不等的森林,為森林安全出生入死。攝影:廖靜蕙

為守護森林 甘願揹起重裝邁步走

台灣貴為森林國家,守護森林安全端賴一千名俗稱「巡山員」的森林護管員。葉飛就是東勢林區管理處雙崎工作站森林巡護員。為了和家人相聚,2010年從待遇優厚的軍旅生涯退役返鄉,加入護管員的行列,跟著資深巡護員學習山林知識,這份工作讓他感到驕傲。

一開始學習勤務覺得累,學長教他把這些勤務當做是「去一個別人到不了的仙境踏青」。「你看,站在高山眺望的風景多美,只有你可以來!」因為這麼想著,每天他揹起重裝出發時,就有動力往前走。


林務局以葉飛的故事製作成海報。圖片來源:林務局

第一次看到兩隻手環抱不了的大樹,以為是神木,高興地又笑又跳、不斷拍照。同事笑他,「它只是比較大棵一點!」當護管員之後,才見識到樹能有多大。第一次睡野外,是睡在棚子下,半夜醒來張開眼睛只見一片漆黑,耳邊充滿領角鴞、飛鼠的叫聲,他想起白天沿途看到的黑熊糞便,擔心黑熊來而搖醒隔壁的夥伴,這些回憶都是成長的經歷。

葉飛雖為泰雅族人,但從求學階段就在都市,反而當了護管員才真正有機會接觸山林。他跟著屏科大畢業、擅長辨識林木的同事,學習辨識不同的木頭,從森林中的活木到難以辨識的漂流木,慢慢瞭解其紋理。遇到同事不懂的難題時,兩人就在樹旁尋找蛛絲馬跡找尋答案。「在現場學習,比在課堂上學習有趣、容易多了!」

「我最喜歡深山勤務,尤其到了晚上沒事做,大家就講講心事、開開玩笑,也會分享碰到的狀況以及應變之道,是吸取經驗的最佳時刻。」葉飛說,護管員每次巡山勤務的步伐都走得戰戰兢兢,與前後面的夥伴都需互相照顧,雖然只有一兩個晚上時間相處,卻已建立比親兄弟深的感情。特別是在途中若遇到困難一起解決,那種情感更是深刻。

巡山勤務狀況多 把每個人平安帶回家

葉飛尊稱為大哥的羅東處太平山工作站賴木成則說,想到這些經歷,眼淚都掉出來了。「我們巡查時走的並非登山路線,都要看地圖找路,可能是沒有人走過或已多年沒人走過的路,也遇過連揹工都跟不上的狀況。」有一次他擔任領隊,即以身上掏出來的一點糧食,帶著6個隊員、撐過3天走回家。


巡護員常需走沒有人走的路。攝影:廖靜蕙

勤務的第三天中午下起大雷雨,直到傍晚才停,他帶著5位資淺的巡護員執行勤務。因為揹工沒跟上,下午就靠他背包的幾顆糖、果凍和水果,分給大家吃。晚上在以汽化爐把王子麵煮開,大家喝了一點熱湯後就睡覺。

凌晨12點來了一位揹工,卻只帶來5包泡麵、兩片豬肉和兩條香腸,而行程還有兩天。隔天早上,他思考之後,先讓隊員喝他帶著的果汁後繼續前進,晚上則烤豬肉和香腸給大家吃,雖然飢腸轆轆,仍將泡麵留作第四天的早餐。

第四天早上,吃完泡麵後再度出發,約兩三小時之後,水也喝完了,這時因位處稜線上,既危險也沒有時間找水源,只能看著圖繼續往前,過程還因走過頭,若不選擇折返,恐怕得再多走幾個小時才有平坦的地方紮營。為此多花20幾分鐘往上攀爬折返回等高線,而當晚紮營的地方約兩張辦公桌子併起來的大小。

第五天中午,最後幾罐果汁全都分完了,能喝的水也分完了,其中兩位森警隊建議找出大同鄉崙埤池位置,因為到了湖泊就有生存機會。此時,隊員們皆已筋疲力竭,前進的路似乎無止境,已有隊友出現歇斯底里的症狀,不斷地往他認為有產業道路的方向狂奔。賴木成只得將隊伍交給另一位同仁,然後追回脫隊的隊員。

對方因為慌張走錯路,為了走回隊伍又多走了數十分鐘。即使回到主隊,這名隊員的狀況仍不穩定,持續往前衝,直到進入林道、確定生命無虞時抱頭痛哭。但賴木成仍咬緊牙根帶著大家前進,直到全隊平安地回到平地。那頓晚餐他邊吃邊哭。

「越是在緊急危險的現場,更要忍住情緒、不能落淚,如果連我這個領隊也慌了,會讓隊友的處境陷入危險。」他篤定的說:「但是我要把隊伍中的每個人都帶回家!」

可不可以不在稜線相見 看到卡車上的帆布就發作的職業病

即使身處不同管處,護管員們情同手足,最不希望在稜線上和其他管處的護管員相遇,因為這代表著要打火了!


巡查勤務中的留影,其中二位為森林護管員。攝影:廖靜蕙

葉飛說,有次打火遇到賴木成,離別前還依依不捨說不曉得何時再碰面,結果隔不多久又因打火碰面!兩人約好下次不要在緊張辛苦的打火時碰面,果然下次碰面不是打火,而是到金門支援風災善後!

有位擔任護管員近20年的夥伴,巡山處理案件過程養成「職業病」。看到貨車上面有帆布,就會想裡面一定有木頭,還因此抓到兩件!走在山上聞到木頭的味道,心裡就想著「慘了,有木頭被切塊!」雖然也可能是因崩塌造成,但習慣性湧上這些念頭。森警隊笑他:職業病太嚴重了!

192位約僱森林護管員 工作無差別年年等聘書

森林巡視,預防森林破壞是森林護管員最核心的任務。林務局林政組組長黃麗萍表示,每個護管員巡視的面積約2000公頃,在65座大安森林公園大小的高山上踏勘;每個月須於6個不同卡箱打卡、12次巡視軌跡紀錄。

他們必須防止盜伐盜獵、森林火災、違法開墾等多項業務,過程中可能遇到盜伐、亂倒垃圾、森林火災等事件的通報、緊急應變;拆除森林中不法放置的獸夾、鳥踏等傷害野生動物的陷阱。為了防止類似盜伐的狀況,也結合科技利用以及生物遺傳因子分析,讓罪行無所遁形。

根據林務局統計資料,今年6月30日止,森林護管員共有1019位,其中技術士(正式聘僱)827人、約僱護管員192人。技術士平均年齡51.8歲;約僱護管員35歲。兩者工作內容一模一樣。

技術士及約僱護管員均為勞保,並額外加保團體保險,並於森林火災好發季節及防汛期間投保意外險300萬及意外醫療5萬。由於政府在技工工友員額採精簡政策,行政院人事總處因此未核定招考技術士,而要求改以約僱人員方式雇用森林護管員。雖然林務局長官信誓旦旦一定會持續聘用,另一方面也無法保障國家政策哪天轉彎。

根據「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森林護管工作要點」第七點,護管人員應辦理事項包括:
1.巡視林野、防止災害之發生事項。
2.竊取或盜運森林主副產物之取締、調查、通報事項。
3.擅自墾植或設置工作物之防止、取締及查報事項。
4.火災之防救及擅自引火之取締事項。
5.病蟲害及獸害之查報事項。
6.非法獵捕之通報及制止事項。
7.野生動植物之保護事項。
8.放牧之制止事項。
9.擅自丟棄垃圾、廢棄物或污染物之查報與取締事項。
10.擅自採取土石或採礦之查報及制止事項。
11.保管維護巡視護管裝備。
12.協助宣導保林並與當地居民聯繫事項。
13.協助森林遊樂區秩序之維持及環境之維護事項。
14.放租地有無依約使用。
15.其他有關森林護管工作事項。

參考資料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