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山上的消息 (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來自山上的消息 (下)

2004年06月24日
作者:黃泰華(烏來關懷聯盟‧台大自然保育社)

我一直擔心如果我們以反對開發的立場,跟西羅岸路及環山路一帶的商家朋友聊天,會比較尷尬,因為相較於後山部落,這條聯外道路跟這些地方的地理位置較接近。結果這些地方的朋友們,提出了地方該串聯的社區組織與軟硬體配套等烏來較渙散而需要改善的一環,反而不覺得繁榮會伴隨著聯外道路而來。



解決醫療運送,有其他更好的辦法



烏來的好水對當地人而言,是資源也是包袱。(圖片/台大自然保育社提供)一位當地的朋友,特別打電話給我說希望能幫點忙,他語帶疲憊的說:「好在有你們來關心烏來的環境,我們自己都不知道有這個開發案。我本來覺得環保團體只會反對開發,但看過你們對交通的看法,我前後讀了5遍報紙才覺得你們說的真的沒錯,因為我每天都要送病人下山,最近的是新店耕莘醫院,只有10幾公里,幾條到新店的替代道路都很好用。新烏路的交通是可以改善的,它只會塞在與北新路交叉的紅綠燈那裡,以後北宜高開通後,那裡的狀況會更好。聯外道路開通以後才麻煩,烏來到三峽恩主公醫院快50公里,病人從這條路送到那裡早沒命了,而且遊客從那邊來,會把假日的烏來弄得更亂更塞,現在就已經沒地方停車了……」



官方說開路是要解決醫療運送的問題,但聽了這位在地的醫療前線人員的想法,就可以曉得加強當地的醫療緊急應變體系才是最重要的,如此病人就不用一直往山下送。附帶一提,官方變相苛扣翡翠水庫補助鄉民健保的回饋金納入鄉庫,對烏來居民的醫療健康也是一大損失,不過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政府執法不公,苦了市井小民



茂密的原始林正面臨非法工程的威脅。(圖片/台大自然保育社提供)烏來前山是溫泉觀光區,由於溫泉業的發達,在這5、6年內吸引大量的財團進駐,短時間內激增了超過50家的溫泉旅館開張,以及更多的觀光商店、攤位。在烏來所有的溫泉旅館與商店之中,由當地居民自力更生小規模經營者屈指可數,長久以來面對著大環境的夾殺。



烏來觀光區由於位在台北水源限建區,幾乎所有的營利事業都沒有合法的建照,但我們卻觀察到大不相同的執法標準:



烏來忠治部落上方的半山腰,飄著嵐氣的寧靜山間傳來敲敲打打的聲音,一位熱情的泰雅老先生正在遮雨棚裡煮著好菜,準備宴請正在幫他拆房子的工人們,這些工人都是從東部家鄉來到新店山區工作打拼的硬漢。



正在煮燒酒雞的老先生無奈的說:「我收到水管會(大台北水源特定區管理局)通知,這種鐵皮工寮是違建,限期拆除,否則告發,我只好自己請工人來拆,以免惹禍上身。唉!這樣一蓋一拆,我花了十幾二十萬啊!不過工人們賺的是辛苦錢,我還是得讓他們吃得好一點。」



我環顧四方環境,老先生的有機山蘇種在他自己的保留地的林木之下,茂密的森林保持得很好(我還在樹上抓到珍貴的瘤胸竹節虫)。他在數十棵大樹的樹幹上架起黑布,為山蘇製造陰暗的環境,旁邊的工寮則蓋在一小片空地上。原住民保留地的周邊都保持著相當好的綠帶,這樣的土地利用方式對於地貌與植被的改變並不大。



依我這些年來的觀察,在烏來廣大的前後山,更大的破壞在行水區周遭比比皆是,姑且不論前山眾所皆知的大型財團違建商圈,連遠在台北水源南勢溪最上游的福山後山野溪,都有外界人士運用當地人頭買了上百公頃河岸帶原住民保留地,鐵門深鎖,數台大型怪手、砂石車在其內大肆非法闢建產業道路,砍伐原始林,興建大型私人別墅、賽馬場、中國庭園小橋流水等供高官政要渡假享受。由於有舊世代政治後台撐腰,水源主管單位打死也不會真的告發。烏來當地居民總是忍氣吞聲,長年來在極不平等的執法標準下犧牲。




【文章連載】

 來自山上的消息 (上)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