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搖籃到搖籃」催生者布朗嘉:「低碳」之外有更重要的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從搖籃到搖籃」催生者布朗嘉:「低碳」之外有更重要的事

追求「健康的碳、有益的碳」 才是根本解決

建立於 2010/09/30
本報2010年9月30日台北訊,特約記者賴慧玲、耿璐報導

試做一道是非題:「節能減碳」是阻止全球暖化、氣候變遷、能源危機的最佳選項。

這個簡單的問題,不管是政治人物、企業領袖、市井小民或是十歲的國小學童,大概都會理所當然地畫「○」。但如果問「搖籃到搖籃」(Cradle to Cradle簡稱C2C) 概念的提倡者布朗嘉 (Michael Braungart),他將會毫不猶豫地大力搖頭,打一個大叉叉。

少碳不等於零破壞

布朗嘉的理由很簡單:減少對環境的破壞,並不等於保護環境。「就像打小孩子,從打5下變成打3下,這樣就叫保護孩子了嗎?或者男友從打你10下變成打1下,這樣很棒嗎?」他生動地舉例。

同樣地,政府向人民宣導,為了「保護環境」、「節能減碳」,大家應該多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但即便是公車、捷運系統,仍舊耗能又排碳,只是放慢了破壞環境的速度,卻無法停止環境被破壞和資源耗竭的趨向。

出身德國的布朗嘉提醒台灣政府和民眾,雖然追求低碳、零碳足跡是當今潮流顯學,對於提高人類的環境危機意識,也發揮一定的功效,但這樣的概念是源自於北方國家,其他地區的人們除了「低碳」之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他表示,像瑞典這樣的北歐國家,因為氣候寒冷、冬夜漫長,需要消耗大量能源來維持生活品質。因此能源匱乏的問題特別關鍵,節能減碳於是成為重要課題。但是在台灣這樣溫暖、日照充足的熱帶國家,太陽能源不虞匱乏,與其談節能減碳,不如談如何善用太陽能、如何把碳固定在土壤中。

布朗嘉博士一語道破:「低碳、減碳的概念,其實隱含著北方文明的罪惡感。」他認為,節能減碳是一種消極、負面的懲罰觀念,要人們降低生活的便利性、改變生活習慣,以免排太多碳而破壞地球。它讓人們「因為自己活著會不可免地排碳,而感到愧疚。」他幽默地說,若真要將低碳做到極致,那麼早早結束生命是最有效的辦法。

「我並不是在批評政府採用歐洲模式的低碳策略,而是鼓勵政府應該要採取更進一步的策略。」布朗嘉解釋。他也認為倡導節能減碳有助於喚起社會大眾的環境意識,只是,光停留在節能減碳的初步階段,是不夠的。

簡言之,節能減碳不僅無法對當今的環境問題對症下藥,還有增加消費者心理壓力的負面作用。如果政府與人民繼續將所有的力氣投注在這件事上,而不從問題根源著手改變,反將錯失治療的黃金時機。

如此看來,一昧高唱節能減碳不僅不是阻止全球暖化、氣候變遷、能源危機的最佳選項,還極可能是個不利也不智的選項。

不是談減碳,而該談「健康的碳」、「有益的碳」

聽到這裡,也許有讀者會以為布朗嘉教授是反環保、來找碴的麻煩人物,但事實正好相反。他更帶來了工業文明的佳音,替人類的未來指出一條更光明的進程。

想像一下,一個沒有垃圾、污染和能源危機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環境與經濟不再對立衝突,因為透過精良的研發設計後,每項產品在製造過程都不會產生污染和浪費,並且用完後可在自然的循環中輕易分解,或成為下一樣產品的養分和原料,在工業的循環封閉系統中無限重複使用。更棒的是,人們不需要懷著罪惡感壓抑消費的渴望,也不需要犧牲舒適的生活文明來減緩地球遭受的破壞。

這是布朗嘉教授為當今人類所描繪的美好願景,也是百年工業發展掀起的新革命。

「人們總是希望有好的經濟、好的社會,但對於環境,卻只要求『比較不糟』的結果就好,這根本沒道理。」他說。

在C2C的概念中,讓物質和資源永續循環利用,並在製造、運輸和使用的過程中不對環境造成任何負面影響,是品質管理最基本的條件。因此,他認為,環境污染、能源耗盡這樣的危機,不應被放在「綠色」的框架之下來看,而是經濟問題。

他反對現今市場流行的「綠色」產品概念。他認為,沒有所謂「綠色」或「永續」的產品,因為永續本來就是最基本的要求,所以只有品質管理好(完全符合永續條件)與不好的產品。只要會破壞環境、危害健康的產品,就是不好的產品,沒有破壞多寡的區別。他說,就像有毒的玩具,就是不好的玩具,而非毒性較輕微的玩具,就可以被接受稱為綠色玩具。

而若將碳排放問題放在C2C的架構來看,便是物質管理的問題。布朗嘉教授認為,碳排放是生物與人類文明運作的必然結果,不可能完全消除。問題出在於,在現今工業體系以及工業化農業的運作之下,大量的碳被排放到大氣層,因而成了暖化的幫兇。

但是,如果將碳善加管理,回收利用、或固定在原本的表土中,也就是放在對的地方,那麼這些碳就不再是問題了。適得其所的碳,即布朗嘉所稱之為「健康的碳」(healthy carbon)或「有益的碳」(beneficial carbon),才是人類應該關注的焦點。

「別再談節能減碳了!」布朗嘉教授不斷強調。與其總是負面消極地談減少破壞,不如積極正面地重建表土,把碳管理好,讓碳留在正確的地方,變成有益環境、有益健康的存在。

節能之前,先做好物質管理

布朗嘉也指出,相較於政府與大眾對「節能」的重視,貴重金屬的耗竭,遠比能源問題還更關鍵、更迫切。因為能源可以透過不同方式轉換而來,並且還有太陽能這個潛力無窮的選項,但貴重金屬等等材料(material)卻是無可替代的。

目前工業製程與產品中常大量使用銅等金屬原料,但由於設計不周,這些原料一經加工後,往往便不可回復,直接被丟棄;就算回收了,也多無法保持原本的純度,甚至回收過程中因需添加更多有毒化學物質,造成更多環境的破壞與資源的消耗。

布朗嘉提醒,如果我們在關注「節能」的同時輕忽這個問題,繼續大量、快速消耗地球有限的材料資源,而不思考如何永續管理、使用的話,我們將會遭遇到比能源匱乏更快且更棘手的危機。

布朗嘉教授也用行動證明,C2C不僅是美好的理念,也是可行的行動方案。

在他與建築師麥唐諾(William McDonough) 的合作努力下,不只Nike、福特汽車、飛利浦、黛安芬等世界知名企業先後加入 C2C 的行列,研發、製造符合C2C概念的產品,荷蘭政府更舉全國之力,從政策補助到研發教育,多方面宣傳推廣,且積極訂下在今年中央政府所有公共採購項目都必須符合C2C規範的目標。

讓台灣搖起來

今年初2010年1月,當世界的領導者與環境關心人士還沉浸在哥本哈根氣候變遷會議破局的低迷氣氛時,布朗嘉教授創辦的「環境保護促進機構」(EPEA) 正式在台灣成立亞洲第一個分部,準備打造台灣成為亞洲C2C的示範國家。

「我對台灣推動C2C的潛力非常樂觀」。 是什麼讓台灣勝過香港、新加坡、南韓、日本、中國,脫穎而出成為EPEA的亞洲根據地呢?

看見台灣的優勢潛力

多元兼併的文化活力,就是台灣的優勢。

布朗嘉表示,台灣不僅有東方傳統文化週而復始的觀念,與C2C的材料管理概念呼應,還有南方人輕鬆愉悅的性格,也與C2C的正面氣質相合。不僅如此,台灣和西方推行C2C最力的荷蘭相似,都有互助合作的社會文化,並且沒有德、英、法對自然抱持浪漫主義(romanticism)的傳統。荷蘭人自古與海爭陸,台灣人則在風災地震中求生,在兩者的文化概念中,沒有絕對慈愛和善的「大地之母」(mother nature);人們必須敬畏自然、從自然中學習,同時發展出人類自身的可能性。布朗嘉認為,這正是C2C精神。

完善且頂尖的人才和產業也是台灣雀屏中選的原因。布朗嘉稱讚台灣人才濟濟,不僅有許多各領域的專家任教於美國的頂尖大學,許多大學中最優秀的學生也都來自台灣。加上台灣工業發展進步,擁有關鍵工業 (key industry)和創新研發的技術,可以推展C2C的概念。

除此之外,台灣自由開放的社會,與人民自由批判政治的風氣,也都符合布朗嘉發展C2C 所需要的環境條件。「台灣人對公眾人物和政治人物有很多的期許」布朗嘉說,但他也提醒我們,掌理國事和公共政策並不是容易的工作。因此,除了批評和苛責,人民也要多給政府和從政者一點鼓勵,因為「期待政府,才會有好的政府」。

給台灣的3個建議

布朗嘉也提供政府3個建議。

首先最重要的,是要透過對土地友善的農業來重建表土 (top soil)。他指出,有2/3的碳都儲存在土壤中,因此保護表土、重建表土中的磷酸鹽 (phosphate)來固碳,是碳管理最關鍵的事。

他舉反例來說明。歐洲每年從印尼進口上百萬噸的棕櫚油,作為可再生的生物燃料,看似環保,卻是環境夢魘。因為擴展棕櫚樹農場必須砍伐雨林,並將泥煤地的水排掉、焚燒。原本1公頃雨林可有8000噸的碳儲量,改種棕櫚樹後只剩60噸,結果反而大大增加了碳排放量。

台灣因為現代化農、林、工業的過度開發,加上風災地震的加乘效果,許多珍貴的表土都被沖刷、流失掉了。如何以不傷害表土的方式農作,並維護、重建土壤的完整與健康,不僅僅是農業和水土保持的問題,也是經濟與碳管理的重要課題。

布朗嘉給台灣政府的第2個建議,是要擬定正面的目標,明確定位台灣未來長期的發展前景:究竟5年、10年、甚至20年後,我們希望能達到什麼樣積極有效的成就?是繼續消極地減碳,只求2020年的溫室氣體排放量降到2005年的水準? 還是從根本做起,發展積極正面的碳管理經濟?

「做錯的事時,別把事情做到完美,否則只是錯得淋漓盡致。」(When you do something wrong, don't make it perfect. Otherwise that'd be just perfectly wrong.) 布朗嘉發人深省地說。

如果繼續困在節能減碳的迷思中而執迷不悟的話,政府越是有效率地推行這個政策,反而越是致命的侷限。這種對效率的迷思,正是布朗嘉給台灣政府的第3個提醒。

他舉了一個令人玩味的例子。東德比西德更善於保護環境、擁有更多的生物多樣性,並不是因為政策推行有成效,反而是因為系統效率很差,績效欠佳,而讓自然環境較少受到不良政策的干擾和破壞。

政府和企業往往將「效率」視為理所當然的正面績效指標,但布朗嘉提醒我們,「有效率」(efficiency)不等於「有效能」(effectiveness)。有效率地做錯誤的事,會造成嚴重的反效果,還不如不要做來得好。因此,他強調,政府推行政策之前,應該審慎思考什麼是正確的事,以及該如何達到好的效果。否則最後弄巧成拙,花費大把力氣拿磚頭砸自己的腳。

EPEA在台灣

布朗嘉5月間訪台時曾拜會環保署會見署長沈世宏,他稱讚環保署長是個有能力和幽默感的人,並在會談中得到政府協助推展C2C的支持;業界方面,台達電子公司也已表達合作的善意,布朗嘉對台灣成為亞洲C2C搖籃的前景,非常樂觀。

目前EPEA台灣辦公室已在台灣另聘請一位電子產業環境專家,擔任歐洲總部與台灣分部之間、以及企業、政府和團體之間協調、推廣的橋樑。

如果台灣能如布朗嘉所期待的,成為亞洲各國永續工業革命的先驅和搖籃,那麼C2C理念不僅將協助我們保護台灣脆弱珍貴的自然環境,也將是台灣產業升級、提昇未來經濟競爭力和外交實力的絕佳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