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一廠該除役就除役! 環團駁台電獨創「燃料棒延役」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核一廠該除役就除役! 環團駁台電獨創「燃料棒延役」

2014年06月13日
本報2014年6月13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核四停工,核一二三廠延不延役?政府與台電還沒給個交代,日前卻驚傳核一廠發生「燃料棒延役」,3、40束本應退出的燃料棒將繼續運轉。此措施不但違背運作計畫,也是世界首例,台電如此獨步全球的創意引起輿論譁然。13日上午,北海岸當地居民與民間團體前往經濟部,要求身為主管機關的經濟部立刻介入處理。

核一廠自創燃料棒延役,北海岸當地居民與民間團體前往經濟部,要求身為主管機關的經濟部立刻介入處理

綠黨發言人王鐘銘指出,核一廠一號機每18個月本應抽換1/3的燃料棒,即約136束。但因目前存放用過燃料棒的燃料池貯存空間不夠,台電竟自創「燃料棒延役」,在大修時僅抽換94~98束燃料棒,讓剩下的燃料棒繼續運轉。這樣的行徑為已老舊的核一廠更增風險。

台電在10日曾發出新聞稿澄清,表示「燃料棒該退就會退 所有留在爐心的核燃料棒都是正常的」,以燃料棒的「燃耗值」還在規定限值內,反擊已超過「運轉天數」的質疑聲浪。

王鐘銘指出,在此新聞稿中,可見台電已承認核一廠將在明年初的大修,退出比以往少的燃料棒數量,表示台電仍堅持要作「燃料棒延役」。而台電口口聲聲保證安全無虞,但此舉不但全世界沒有先例可循,也未按照原營運計畫運作,實在讓民間難以相信。

民間團體提出,「不只燃料棒該退就退,核電廠更要該除就除」,認為之所以會出現「燃料棒延役」的計畫,是由於核一廠不除役,因此必須把沒地方放的燃料棒留在反應爐裡。因此王鐘銘表示,不只是那些燃料棒安不安全的問題,更大的問題是核一除役計畫到底在哪裡?

蠻野心足協會律師蔡雅瀅表示核一廠早該除役。一來在去年11月的大修中,已發現了控制棒葉片、爐心側鈑出現裂紋,多項機具位移、磨痕或缺角等狀況,顯示核一廠過於老舊、風險極大。再者,蔡雅瀅指出目前核一廠一號機根本已停機了一個星期,然而它在如此炎熱的6月天缺席,也未造成缺電、限電窘況,顯示台灣根本不需要核一廠。

103.06.13核一廠1號機停機中

103.06.06核一廠1號機停機中

蔡雅瀅表示,核一廠一號機置容量63.6萬千瓦,年發電量約50億度,僅佔2013年底全國總裝置容量4,118萬瓩的1.5%;全國年發電量的2%,不管是取代既有備用容量,或是當局提高節能目標,都可取代掉核一廠的發電量。若核一廠盡快除役,則燃料棒延役、乾式貯存的問題也可獲解決。

在核一廠遲遲不除役的狀況下,爆量貯存池已容不下用過核燃料棒,因此除了燃料棒延役的下策外,台電還提出露天乾式貯存的計畫。對此,當地居民反對更為激烈。

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召集人許富雄提出兩大擔憂,一為乾式貯存遠比濕式危險,若發生事故將不堪設想;再者雖然台電表示乾式貯存只是中期貯存,40年後會改存在永久貯存場址,但他們相當質疑40年後還是沒有技術處理、也找不到永久場址,這些核廢料會永遠「暫時」留在當地,讓他們的子孫繼續面對危機。

左許坤儀、右許富雄,反對核一廠進行露天乾式貯存

自1978年便在台電服務、參與過核二建廠的台電退休員工許坤儀出面,指出目前全世界用過燃料棒貯存,2/3都仍採取濕式貯存。台灣位處亞熱帶,氣候炎熱,和美、日、韓等會下雪的氣候條件大不相同,沒有做乾式貯存的本錢。

許坤儀出示隨身帶著的技師證照與台電員工退休證,勇於揭露自己的身份,強調為了良心,「不行的事情就要講出來」。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