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選舉 x 環境】走過抗癌人生 傅靜凡為澎湖打拼綠色產業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2014選舉 x 環境】走過抗癌人生 傅靜凡為澎湖打拼綠色產業

2014年09月19日
本報2014年9月19日台北訊,彭瑞祥報導

※ 編按:環境資訊中心推出【2014選舉×環境】專題,首先以第五大政黨綠黨候選人專訪打頭陣,本日為讀者介紹澎湖縣議員候選人傅靜凡,一起來看看他的參選想法。

身為澎湖女婿的傅靜凡,原本是高雄一介平凡水果貿易商,2004年意外發現罹患舌癌第四期,下定決心舉家遷回澎湖與太太娘家同住,並專心療養身體,幸得痊癒,從此生根澎湖,投入醫院志工等社會服務,2009年遇上賭場公投議題,對縣府資訊不公和蠻幹作法看不下去,一頭栽入反賭運動,在運動過程中一面苦思澎湖適合的永續性發展之路;認為應善用在地新鮮的海產與蔬菜,為此報考澎科大食品科學研究所,2013年畢業後,打算以專家替小農發展高附加價值加口品,打造在地綠色產業。

對於選議員這件事,他自許能進入議會「把燈打開」,讓社會看清楚,這些權力擁有者,在協商密室裡所做的事情。

轉載自傅靜凡臉書

抗癌經歷  對公共事務體會更深

和傅靜凡談話,不熟悉的人會以為「這人怪怪的」,講話大舌頭,而不知他歷經凶險的抗舌癌經歷,鬼門關前走過一遭,生命陷入最低潮;不過也因為如此,在病痛復原期間,他藉著擔任醫院志工走出去,從而打開社會參與的一扇窗,更在因緣際會下投入反賭運動,積極奔走,與環保團體結緣。今年2014九合一大選,他披上綠黨戰袍,角逐縣議員席次,要以自身經歷和專長,說服澎湖人認同守護土地和環境,發展綠色產業的價值。

傅靜凡原本是高雄一名水果貿易商人,2004年5月間,某天發現舌下有傷口,狀似火氣大破嘴症頭,但擦藥擦一禮拜未見改善,覺得不太對,赴醫院檢查才發現是舌癌。

癌症一發作迅即惡化,傷口一開始如米粒般大小,一週後就長成指甲片,一個月後變成十元硬幣大,在台北關渡和信醫院開刀,割去一半舌頭;一開始醫生診斷為初期,通常開完刀癒後不錯,沒想到病理報告出爐,原來癌細胞已蔓延到全身,須化療和放療。他自述病痛「很難熬」,醫生估計剩兩年可活,五年存活率僅十多趴,此時想到最好「回去澎湖,把小孩、太太安頓好」,這樣「萬一我先走了,至少岳父岳母會照顧他們」。

落腳澎湖,放下工作、心情比較放鬆,吃的蔬菜自己種、漁產也新鮮,加上岳家悉心照料,化療、放療結束後病程似乎控制住。然而,當時心情上仍擺脫不了「等死」的感覺,特別是頭一年非常低潮沮喪,直到無意見看到小四的女兒在文章中表達對父親病情的憂心,才驚覺到後來想到「不可以那麼自私,不能只是等死」,到第二年,身體允許的情況下,到醫院去當志工,「因為當初生病時,讓別人照顧,今天身體狀態可以了,也要回饋」,傅靜凡這麼說。

後來出乎他意料,身體狀態越來越好,直到痊癒,「所以如果我順利這樣活下來,也應該把所學貢獻給澎湖」。

他的體悟是,「在服務別人的時候,同時也在療癒自己」、「如果只在意自己身體的狀況,病情會受到心情的遷累,把心思放在別人身上,自己的病痛自然會遺忘掉。」「做志工,利益眾生的同時,也在利益自己。」就這樣,他一路扛下了三總澎湖分院志工隊隊長、澎湖妙雲文教基金會志工隊隊長的職責。

正逢2009年澎湖要進行賭場開發案公投,他看到「這麼漂亮的地方,怎麼可以讓財團把它賣掉,特別賭場大規模開發,破壞遠大於其他」,開始義無反顧和志工投入反賭場運動,擔任澎湖縣反賭場聯盟以及海洋公民基金會的發起人。

轉載自傅靜凡臉書

從反賭愛上走路  從走路發現在地細節

反賭苦行期間,四天必須走一百公里,他在旁人不看好的情況下走完全程,自此愛上走路,本來習慣開車,現在路程五公里左右以內都用走路,藉此也更能發現地方上的細節,以及可以探討、發揮的特色。

他認為,在地綠色產業是澎湖的出路,可從要建構澎湖的概念品牌開始,讓大眾一看到從澎湖來食物,就能信任是無毒無汙染、健康的,尤其是在海洋漁業資源趨於匱乏的趨勢下,發展在地農業,建構負責研發、加工與行銷的平台來支持小農,讓每個小農都成為一個「品牌」,那整個澎湖就會成為一個大品牌。

例如澎湖的高麗菜,可以長到直徑四十公分那麼大,冬天生產過剩時,當地會曬成高麗菜乾,有澎湖獨特的味道,應該可透過研發平台,改良製造方式,提高產值,把利潤導回農民,讓觀光客來不只吃漁產,也可以吃農產,生計獲得改善,相信就能減緩過度漁撈,同時引導農民轉型有機,逐步讓整個澎湖轉型。

目前他的工作室正研發鹽巴結合海菜根,融合推出海菜鹽,計畫推廣做為味精的替代品。他說,「澎湖很適合發展鹽的產業,這裡有很乾淨的海水,我們正在實驗澎湖製鹽,希望今年年底可以有成果。」

進入議會  最想「把燈打開」

轉載自綠黨臉書

披上綠黨戰袍的傅靜凡,對進入議會的願景是什麼?最想做什麼?他回答「我最想把燈打開」。

「議會充滿密室協商,很多事情在私底下做。我想要進去點上一盞燈,讓大家看清楚。」

他痛批,2009年反賭公投時,澎湖19位縣議員,沒有一位反賭。「那時,覺得體制外的衝撞效果很有限,希望團隊能有人在體制內,促成資料資訊透明公開,對大家就很有幫助。」他認為,不管贊成或反對,澎湖縣議會內部應該要有多元的聲音,不應該是一言堂。而且,縣政府資訊公開的程度對公民也是不對等的,進入議會,可以促成資訊透明化。

「反賭人士常被批評在阻礙發展,那我們要什麼樣的發展?是犧牲海洋犧牲環境的發展嗎?」「如果大家已投票決定,不要這種發展,那麼,若可以發展綠色產業的話,將可以讓很多澎湖人受益。」傅靜凡會想要走上議會路線的初衷,另一部分也是希望進入議會,以公部門來加速綠色產業成型,讓成效加快,「這是真正可以改造澎湖,讓利益回歸給多數人,經濟方面真正對澎湖有幫助的事情」。

另外,推動綠色產業也對恢復漁業資源有幫助。他觀察,澎湖農民不像台灣本島農民是專職農民,大多是「半農半漁」,如果民眾在農業上可以獲得比較多的利益,就比較能落實限漁措施。他主張每個村的的海岸線劃設5~20%為保育區,當作生物庇護所或副育,而漁業上的損失若可以在農業上補回來,經濟就不會受影響太大。他希望,進入議會後,推動政府以四五年的時間來規劃這個方向的願景。

作者

彭瑞祥

六年級生,曾在咖啡店當吧檯兼翻譯,十多年前受南方電子報、破報、國家地理雜誌啟蒙,希望也能自己做媒體關心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