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蛋護樹」3千人遊行 排大字籲市府解約遠雄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拆蛋護樹」3千人遊行 排大字籲市府解約遠雄

2015年04月25日
本報2015年4月25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拆除黑心巨蛋 還我森林公園!」高舉「拆蛋」手勢,25日下午3000多名群眾參與了松菸護樹志工發起的「拆一顆蛋、救一座城」的大遊行,行經大巨蛋工地、松菸文創園區、台北市政府與遠雄集團辦公大樓。

25日「拆蛋」遊行,約有3500人參與

數百民眾排出巨大的「解約」二字,他們從護樹出發,除了訴求原地保留光復南路、忠孝東路這33棵路樹外,更提出大巨蛋選址不當、弊案叢生,北市府應立即與遠雄終止大巨蛋契約,拆除大巨蛋及周邊商業設施,讓森林回來,還市民一座可共享的松菸森林公園。

游藝等居民從8年前開始反對大巨蛋案,但至一年前松菸護樹志工為了搶救大巨蛋周邊光復南路、忠孝東路的行道樹,而展開長達一年的護樹紮營行動後,其長久堅持與市長改選的機會,讓大巨蛋案終獲重視,此次遊行吸引了3000多人與許多公民團體聲援,比起2011年2百多人的規模,已是10多倍成長。松菸護樹志工更發起將大巨蛋變更為森林公園的公投,需要募集一萬多名台北市民的連署。

松菸護樹提供

看到幾千人現身的場面,松菸護樹志工團召集人游藝感到非常欣慰與激動,游藝指出,八年抗戰下來,雖歷經監院糾正、環評撤銷等,但大巨蛋與及背後的政商關係卻還是難以撼動,讓他曾經一度非常灰心,卻是在建築師彭喜埶製作了一個「趣遊碗」,展現了松菸重回森林公園的夢想,與一年來「打死不退」的志工團,日夜守護、甚至肉身擋卡車的堅持,讓大巨蛋案如今全民熱議,北市府也開始出面處理。

「我們不為任何人來,我們就是為了自己。」參與護樹行動的志工陳民表示,就是為了守護環境與對抗黑心的政商結構而挺身。游藝也強調,「趙藤雄應該知道,他在對抗的是整個世代,我們要找回這個城市的良心與溫暖。」

「留下什麼,我們就成為怎樣的大人。」台北市議員高嘉瑜對遊行文宣中這句引自電影「藍色大門」的經典台詞感觸很深,強調台北市民要自己決定未來,每個人的小小力量集結,將是市府現在處理此案的最大後盾,更呼籲市長柯文哲不能與遠雄妥協。高嘉瑜指出,先前也曾數次質詢大巨蛋案,卻始終如「狗吠火車」,此案有資料隱匿、O權利金等不合理現象,但媒體總是對此噤聲,可知背後的共犯結構複雜緊密。

綠黨、台聯、時代力量、社會民主黨、島國前進等政黨團體也參與了這場遊行。綠黨北北基支黨部主委甘崇緯打扮成一棵斷枝的樹人,表達對不當移植的不滿。表示樹木當然要盡可能的留在原地,若有打算移植,絕對要有妥善的討論、確實的執行移植SOP。而綠黨護樹的立場也相當鮮明,早期有成員溫炳原爬上松菸老樟樹以身護樹的行動,近期更有王鐘銘為搶救江翠國中、華光社區老樹而與警方衝突,陸續為此入獄服刑。

包括大埔、航空城、灣寶、文萌樓、南鐵東移等案居民與公民團體也到場聲援,同時爭取更多民眾的理解。這些案子有些人民獲勝、有些悲傷收場,也有更多還在努力爭取中。爭取文萌樓保存的日日春協會也正在與市府尋求解決之道。此案日前再次進入文資大會,討論維護管理計畫,日日春成員吳若瑩指出,市府目前傾向以把文萌樓劃入公辦都更的方式解套,至少可由市府取得維護管理的權利,但日日春擔心此舉仍可能讓炒作戶以「有償捐贈」的方式得到暴利,如此一來,等於市府還是向容積蟑螂妥協了,市民要還為此買單,還是會覺得難以接受。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