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愁 羅望子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鄉愁 羅望子

2015年10月11日
作者:林子

羅望子羽葉。攝影:林子

嚐過南洋料理中羅望子酸甜滋味,卻不期在量販店生鮮部與她相遇,以外型暱稱「狗大便」,屈身不被注意的一角。

拿起端詳,一位大眼黑皮膚的女孩,以南洋特有口音熱切跟我說:「打開就可以吃了,很好吃的喔!」

她來不及說完,連摸都還沒摸到羅望子,就被同行的「太太」帶走。而我,尋著聲音與南洋妹妹交換一個會心微笑,卻不意看見「太太」不屑的一瞥。

羅望子,遠渡重洋來到異鄉,與南洋妹妹相逢的驚喜。我好奇,這酸中帶甜的黏膩,該是南洋妹妹鄉愁的滋味吧?

取籽泡著,身形逐日膨大,脫去咖啡硬殼,露出潔白豆般內籽。隔幾天,底部露出點點般小根,努力撐起子葉,約莫不到十天,複狀羽葉探出了頭。

羅望子探出嫩芽。攝影:林子

夜裡,收起羽葉;陽光下,展出歡顏。

南洋妹妹的歡顏,讓羅望子多了一層滋味,我好想跟南洋妹妹說,妳說得沒錯,這還真是好吃。與她坐下來,分享一把羅望子,聽她訴說故鄉。

但是,南洋妹妹在不屬於她的陽光下,已經收起她的鄉愁,轉身跟著「太太」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