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廢露天乾貯 日專家建議「請思考更安全的方法」 | 環境資訊中心

核廢露天乾貯 日專家建議「請思考更安全的方法」

2016年02月28日
本報2016年2月28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請認真思考更安全的乾式貯存方法,不是用混凝土的護箱,而是更安全的方法來貯存。」面對台灣打算以露天乾式貯存的方式處理高階核廢料,日本「原子力資料情報室」核廢專家澤井正子如此建議。

福島核災五週年將至,本次廢核大遊行已強調訴求新政府新國會應正視核廢問題,「地震國告別核電日台研究會」亦在228連假,邀請日本國會議員「零核電之會」代表阿部知子與核廢專家澤井正子來台,為高階、低階核廢料處理問題進行座談,28日並進入核二廠視察。

0227高階核廢料

「地震國告別核電日台研究會」再次邀請日本國會議員與核電專家來台座談。攝影:賴品瑀

此次為地震國告別核電日台研究會第七次邀請日本國會議員與核電專家來台,也是他們第一次獲准進入核電廠參訪,之前包括日本前首相菅直人都不得其門而入。

「組織災」、「技術災」、「裁判去當球員的下游公司」

地震國告別核電日台研究會發起人陳弘美指出,這次新政權交接後,由於核一二三廠面臨除役,新政府終將面對37年來從未處理過的核廢料問題。然而,目前我們核廢處理問題卻有潛在的「組織災」和「技術災」。

尤其是,「裁判去當球員的下游公司」,陳弘美如此形容原能會承包台電工程的狀況,批官方已喪失稽查機能,更以「用假信用卡付帳」、「吃霸王飯」來評論台灣無法處理核廢卻又要用核電的不負責態度。

27日上午聚焦討論高階核廢料乾式貯存問題,陳弘美表示,今次邀請阿部知子與澤井正子來台,正是要「斬斷」絕對會「遺禍萬年」的台式乾式貯存的後路。

核一二廠的用過核燃料棒目前以暫時貯存的狀態放在燃料池中,且早已超量放置,若是因地震等外力影響,互相連動恐怕造成「再臨界」而釀災,國際專家多認為濕式貯存風險高。但台電提出以露天乾式貯存,仍引起質疑,包括露天的形式將受地震、火山與海風侵蝕的疑慮,與選址爭議。

而同樣多地震、且目前大多核電廠停機中的日本,也同樣面臨核廢料再處理不順利,打算以乾式的方式進行中期貯存,將核廢料問題延後一百年。

然乾式貯存的設備如何才算安全?澤井正子出示大量福島核電廠遇到海嘯後,乾式貯存場滿目瘡痍的場面,強調當時受災程度出乎設計之初的預料,而為了降溫不斷灌水進行冷卻,也讓目前福島核電廠佈滿了收集污水的貯水桶,但也幸虧當地有足夠的空間放置。

0227高階核廢料

澤井正子提供福島核電廠空拍圖今昔對照,目前大量貯水桶。攝影:賴品瑀

反觀我國除了所計畫的乾式貯存將是露天外,核子工程博士賀立維指出,台灣核研所承包台電的乾儲工程是「無法再取出」的結構。對此,澤井正子也指出,目前國際所設計的乾式貯存桶大多為一體成形的金屬設計,僅有美國與台灣使用焊接過的金屬與混凝土的護箱,兩者造價約相差十倍,但台灣的設計除了會產生應力腐蝕,焊接材料也會劣化 ,一旦有需要拆開時,由於焊接處過多,作業員恐怕也會遭輻射污染。

0227高階核廢料

右為台灣所計畫的乾貯裝置。攝影:賴品瑀。

歐美核廢並不處於地震帶  台灣需要更安全的作法

澤井正子提出國際核電廠與地震帶的位置對照,指出雖然國際往往以歐美的科技為基準,但在核電一事上,歐美的核電廠、核廢貯存場並不處於地震帶,這樣的條件與日本、台灣大不相同,應該三思。「請認真思考更安全的乾式貯存方法,不是用混凝土的護箱,而是更安全的方法來貯存」,澤井正子如此建議。

而將用過核燃料棒送出國再處理,因為所費不貲,且處理後,除了提出鈽與鈾恐造成國際核武擴散,玻璃固化後的殘餘物體積亦相當大。澤井正子提供一張照片,是日本委託法國再玻璃固化處理過後的殘餘物運回國內時,遭人拍攝到在雨中冒著大量水蒸氣,顯示仍然持續高溫中,安全仍然受到質疑。

0227高階核廢料

澤井正子提供照片,日本經20年處理過的核廢料,仍持續高溫。攝影:賴品瑀。

面對核廢處理難題,立委陳歐珀指出「找回民眾對政府的信任」是新政府應該做到的,應該尋求由上而下公開透明的討論高階貯存場址,而前立委田秋堇也表示,應有沒有利益關係的外國專家來檢驗,讓原能會、核能廠過去難受監督的狀況改善。

捐款支持環境資訊中心,加入打造優質環境媒體的行列!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