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311慌亂 日前相菅直人:核災一役幾乎敗北 | 環境資訊中心

憶311慌亂 日前相菅直人:核災一役幾乎敗北

2016年03月14日
本報2016年3月14日綜合外電報導,許世旭編譯;蔡麗伶審校

福島核災五週年,當年的日本首相揭露政府高層極力控制嚴重受損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多重反應爐熔毀時的驚慌與混亂,並坦承日本在核災中幾乎要撤離高達5000萬人。

Warren Antiola(CC BY-NC-ND 2.0)

2011年3月12日,日本前首相菅直人在東日本大地震後的記者會上向國旗鞠躬。圖片來源:Warren Antiola(CC BY-NC-ND 2.0)

日本前首相菅直人接受英國媒體專訪時形容,「未來日本做為一個整體的存在正面臨危急關頭。以撤離5000萬人的規模而言,就如同在一場大戰中敗北。」

他表示,他曾考慮疏散首都東京以及第一核電廠方圓160英哩以內的所有區域,並且宣布軍事管制。菅直人坦承他的驚慌,因為無法從核電廠的經營者東京電力獲得任何清楚的資訊。菅直人對於日本政府的主要核能安全顧問寺坂信昭的表現感到非常震驚,因為他無法提供清楚的回應。

「我們問他,你瞭解核能問題嗎?他說,不瞭解,我主修的是經濟。」

擔任「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院長」的寺坂信昭後來被免職,東電總裁勝俣恒久上周也因在核災中業務過失遭起訴。

菅直人表示,「當我們獲報電力中斷且冷卻系統停止運作,我感到背脊發涼。從3月11日意外發生後,我們無法阻止輻射汙染擴散,如果所有6個反應爐都熔毀,絕對會影響到東京。」「從一開始我就高度憂慮對東京的影響,我考慮過疏散整個東京,如果情勢持續惡化,實施類似軍事管制的緊急法律也是可能選項。」

將海水注入反應爐避免了全面的災難。當時的第一核電廠廠長吉田昌郎事後表示,在那種絕望的情況下,他曾考慮過切腹自殺。

當地時間15日,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2號和4號機組相繼爆炸。上午8點,核電站正門前的輻射量為每小時8217微西弗,相當于普通人年可被輻射量上限的約8倍

當地時間15日,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2號和4號機組相繼爆炸。上午8點,核電站正門前的輻射量為每小時8217微西弗,相當于普通人年可被輻射量上限的約8倍。

菅直人表示,當時極度缺乏精準的資訊,很難做出準確的判斷。「我知道雖然我們當初所知有限,但這可能是一場超過車諾比的災難。當初車諾比事件只有1個反應爐,現在福島有6個。」

雖然福島事件的輻射外洩並沒有造成立即的死亡,但仍迫使40萬民眾撤離,多數民眾仍無法返家,福島縣政大部分停止運作。菅直人表示,時至今日,核災仍是現在進行式。燃料棒仍留在第二、三號反應爐裡,而無論Tepco說甚麼,少量遭輻射汙染的水還是每日滲出。

菅直人表示,這次的經驗使他從核能支持者轉變成堅定的反對者,「我的觀點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在這個議題上你必須權衡風險與利益。一個反應爐熔毀就可能摧毀整個核電廠,不論可能性多低,都是極大的風險。」

菅直人在2011年由於外界強烈批評其危機處理而下台,一項國會調查指控他因前往電廠巡視而影響救援人員、隱匿資訊、誤解Tepco有關撤離人員的請求。然而,另一項獨立調查則認為,菅直人指示「福島五十勇士」堅守崗位的決定至為關鍵。菅直人向每日電訊報表示,「我前往Tepco的辦公室要求他們不要撤離,至今我仍為此而受批評,但我現在仍然認為在危機中,那是一項正確的決定。」

他批評他的繼任者安倍晉三首相重啟日本的部分核電廠,他表示日本尚未學到足夠的教訓,並且不願正視第二次災難的風險。菅首相並且加入反對重啟核電廠的抗議示威活動。

菅首相表示,「政府政策與民眾的期盼有明顯的衝突,雖然採取諸如加高保護牆等附加防護海嘯的措施,但我不認為足夠。海嘯過後,日本也度過了數年沒有核電的日子,因此這是可以做到的。」

這位日本前領袖說「有許多的意外事件肇因於3月11日以前」Tepco的自滿與誤判,這項陳述獲得官方調查的認同,這次的核災其實是「人禍。」

上週,日本的刑事調查決定起訴東電總裁勝俣恒久及另兩位經理,他們早在2009年就知道核電廠無法承受海嘯襲擊,而即使知道這項風險,但卻未能採取預防性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