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看天山冰川最後一眼 觀光人潮湧入保護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搶看天山冰川最後一眼 觀光人潮湧入保護區

2016年03月31日
作者:劉琴(中外對話北京辦公室編輯)

地處中國西北部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近日宣布,「十三五」期間取締冰川旅遊。冰川旅遊是導致冰川消融的原因嗎? 冰川旅遊何去何從?

天山1號冰川舌端已經分離為兩支。圖片來源:楊勇via中外對話。

天山1號冰川舌端已經分離為兩支。圖片來源:楊勇via中外對話。

加速消融的冰川

新疆佔中國陸地面積的六分之一,境內有大量冰川。冰儲量約佔全國冰川總儲量的47%。據中科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統計 ,這裡近年來呈現冰川加速消融的態勢,天山區域冰川近30年退縮了15%至30%。

著名的新疆天山1號冰川,周圍分佈76條現代大小冰川,距今已有480萬年歷史。它離新疆首府烏魯木齊只有50公里,是世界上距離城市最近的冰川,也是烏魯木齊重要的水源地。

天山冰川觀測站發現,從1958年到2010年,天山1號冰川的厚度削減了15米以上。1980年後削減速度明顯加快了。1993年,天山1號冰川分裂為兩條冰川。

中國冰川分佈圖,來源:指南針網 

為保護烏魯木齊水源地不受污染,早在2006年10月,新疆就下令禁止遊覽天山1號冰川。2014年4月,政府在天山1號冰川設立了保護區,希望透過關停礦點、限制車輛通行、停止旅遊探險等措施,減少對冰川的影響, 但效果並不好 。冰川消融加劇,遊客非但沒有減少,還有增多趨勢。中科院天山冰川觀測站站長李忠勤說,「很多人都抱著再不去看就看不到了的想法」。

冰川被譽為「固體水庫」。冰川消融,會減弱對河流的調節功能,對新疆以冰雪融水為水源的綠洲地區帶來嚴重影響。由於冰川底部的冰容易融化,而頂部因積雪覆蓋越來越厚,形成巨大的承重壓力,致使底部發生躍動,頂部發生冰崩。去年新疆境內發生冰川移動, 吞沒當地1.5萬畝草場 。

除新疆以外,中國其他地方也面臨著「遊客越來越多,冰川越來越小」的困局,但還沒有採取類似措施禁止冰川旅遊。

玉龍雪山告急 

剛從雲南考察回來的貴陽公眾環境教育中心主任黃成德告訴中外對話:「玉龍雪山冰川消融也很快,當地正在討論是不是要禁止冰川旅遊。」 

玉龍雪山是雲南著名景區,每天對遊客數量加以控制,但仍然人滿為患。遊客的直觀感受是,雪少了,雪線慢慢抬高了。

中國科學院昆明分院研究發現 ,玉龍雪山岩溶含水層的地下水中冰川融水比例達到29%,表明玉龍雪山冰川退縮現像明顯。玉龍雪山冰川岩溶區處於青藏高原的東南緣,1957年共有19條冰川,總面積11.61平方公里。到2009年僅剩13條冰川,面積4.42平方公里。

玉龍雪山冰川研究站站長何元慶研究發現,自1982年以來,玉龍雪山最大的白水1號冰川區已經縮減了265碼。照此速度,玉龍雪山冰川可能在未來幾十年裡完全消失 。

西部冰川面積已縮小18% 

中國科學家透過兩次冰川編目對比發現,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中國西部的冰川面積總體萎縮18%左右,年均縮小243.7平方公里。

在中國,冰川主要分佈在西部地區。歷時8年調查,中國科學院2014年12月發布了《 第二次冰川編目 》。統計表明中國西部目前有冰川48571條,總面積51840平方公里,估算冰川儲量為5600立方千米。

退縮最顯著的是阿爾泰山和岡底斯山的冰川,面積分別縮小37.2%和32.7%。喜馬拉雅山、唐古拉山、天山、帕米爾高原、橫斷山、念青唐古拉山和祁連山的冰川變化幅度居中,冰川面積縮小21%到27.2%。喀喇崑崙山、阿爾金山、羌塘高原和崑崙山則縮小8.4%到11.3%。

《珠峰地區氣候環境變化評估》項目首席專家、中科院冰凍圈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康世昌對比兩次冰川編目發現,全球變暖導致喜馬拉雅地區冰川發生明顯退縮,中國珠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冰川面積自上世紀70年代至今減少28%;珠峰南坡的尼泊爾境內冰川面積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也減少26%。

康世昌說,冰川加速消融最直接的後果是以其作為補給源的江河徑流量增加,冰湖面積、數量都呈增加趨勢。遙感數據顯示,中國珠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冰湖面積由1990年約100平方公里擴張至2013年的114平方公里。

「冰川消融短期內會造成江河流水量增加,但長此以往,一旦部分冰川面積減小或消亡,其下游徑流就會逐漸減少,影響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康世昌說。

冰川旅遊如何繼續? 

中國現代冰川旅遊開始於20世紀50年代的登山科考和冰川資源的大規模考察活動。隨著中國人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旅遊業的發展,冰川旅遊越來越受到青睞。

談到對新疆取締冰川旅遊的看法,冰川學家認為,不能一刀切。

康世昌告訴中外對話,全球冰川的加速退縮主要是由於人類溫室氣體的排放導致的全球變暖。全球幾十萬條冰川,開展旅遊的冰川數量極少,但總體還是處在退縮狀態。換句話說,人跡罕至地區的冰川依舊退縮。「冰川旅遊關鍵在於科學和有效的管理。」 

康世昌說,冰川旅遊涵蓋的範圍很大,通俗地說,「可以遠觀,可以近玩」。他不太贊同遊人「近玩」冰川,即登上冰川,大肆踐踏。但他認同合理的「遠觀」 

他認為,人類在冰川區域,特別是冰川表面的適當活動,如徒步、滑雪等,不會是冰川消融的主要原因,可以開展。但是冰川區密集的人類活動,如大量的建築、採礦等工業活動、冰川表面無序的踩踏、隨意丟棄垃圾,對冰川的影響比較大。主要是由於這些活動可以降低冰川反照率( 反照率,albedo,通常是指物體反射太陽輻射與該物體表面接收太陽總輻射的兩者比率,也就是指反射輻射與入射總輻射的比值),加速冰川消融。

橫斷山研究會會長楊勇多次考察過天山1號冰川。他告訴中外對話,1號冰川退縮的人為原因不是旅遊所致,「如果單純從旅遊的角度來進行限制,無助於遏製冰川退化。」 

但是新疆自治區決心已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旅遊局黨組書記李冀東說:「過去十幾年間,新疆冰川旅遊收入不到10億元,但是冰川崩塌、消融所帶來的損失是不可估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