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報報】「貓性格」堅守保育崗位 陳美汀盼與石虎同行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你來報報】「貓性格」堅守保育崗位 陳美汀盼與石虎同行

2016年05月02日
本報2016年5月2日台北訊,公民記者蔡阿婆報導

「還好我有貓,沒有貓我會瘋掉。」人稱石虎媽媽的屏東科技大學博士陳美汀,除了自己養的四隻家貓,研究對象石虎也是貓科動物。曾有多隻失去母親的小石虎,都由陳美汀獨自照顧,避免石虎太親人失去野性,接著移居到山上的籠舍,訓練小石虎回歸大自然。不管早晨或夜晚,她在荒野中與小石虎同行,就像媽媽看著孩子長大,只盼這個物種能繼續存活。

4月9日,陳美汀接受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的邀請,以石虎為主題發表演講,並撥空接受記者採訪。位於台北公館的永樂座書店空間不大,民眾反應卻很熱烈,討論時間一延再延,但陳美汀必須當天趕回苗栗,因為她還要去追蹤野放的小石虎。

陳美汀。攝影:蔡阿婆。

陳美汀接受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邀請,於永樂座書店發表演講。攝影:蔡阿婆。

保育理念始終如一:圈養動物不是幸福

陳美汀介紹自己:「是一個做野生動物研究的人,對象是石虎,但關心所有的動物,因為太愛貓科,立志要為貓科動物做事。」她在小學一年級養了第一隻貓,長大後常撿流浪貓狗,妥善照顧並找人領養,當時沒有網路,只能拜託親友詢問。等她接觸野生動物後,沒有精力再救援貓狗,但至今已送養近百隻貓狗,目前陪伴她住在苗栗的四貓二狗,也是她撿來的流浪貓狗。

陳美汀就讀碩士時,選擇石虎為研究主題,在山上架設自動相機,發生意外被虎頭蜂叮了100多針,住進加護病房20多天。家人問她可不可以別做了?她也曾有過動搖,但出院後教授交給她一堆工作,她又順理成章的做下去。儘管沒有找到石虎,碩士論文也改了方向,還考慮到越南國家公園研究石虎,但這時剛好在苗栗拍到石虎,於是又「順理成章」地留在台灣研究石虎。

陳美汀從1998年開始尋找石虎,原本以為深山、國家公園、保護區比較有可能,到處調查卻從未發現,直到2004年8月在苗栗拍到石虎蹤跡。碩士畢業後,她花了十年時間攻讀博士,主題仍是石虎,她形容自己:「很幸運也很高興,有堅持自己想做的事,不在乎有什麼成就,而是在乎我要做的事,我承諾過我要保護石虎」。

陳美汀曾在動物園工作兩年,但她認為:「圈養動物不算保育,讓野外動物過得幸福,才是我想做的保育工作。」台灣的原生貓科動物只有雲豹和石虎,雲豹已經消失,石虎也有滅絕的可能。為了做石虎研究,她搬到苗栗已是第三年,深入社區與民眾溝通,但她覺得還需要更多的努力,讓當地居民願意更關心野生動物和生態環境。

保育的問題不在動物,而在於人

陳美汀說自己不擅長跟人往來,做野外生態研究的人大多如此,直到她發現石虎跟雲豹一樣可能絕種,才強迫自己去接觸人,因為「保育的問題不在動物,而在於人。」陳美汀研究、保育石虎的資歷將近20年,樂見越來越多人關心石虎,但她認為如果公部門不重視、不提供經費,研究只能斷斷續續的做,她說自己「不是不願意做,而是沒有資源可做。」

她問現場有沒有跟她同樣領域的人,笑著說:「做生態領域的人,應該要給自己鼓掌一下。」因為做這一行很辛苦卻不賺錢,要風吹日曬,沒有經費和人力,可能被家人阻撓,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前途。「必須集中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我就是這種特質,貓個性,完全不在乎別人對我的看法,這條路一開始很孤單,但我不難過,我很享受,貓很享受一個人的。」

面對差異  陳美汀:資訊應更全面

談到為什麼要保育石虎?陳美汀舉例,小朋友可能會說石虎很可愛,所以願意保護石虎,但是阿公可能會說石虎不可愛,而且會偷吃雞,所以不一定願意。每個人對保育的認同價值不同,所以要「提供更多的訊息,讓更多人了解保護石虎的重要性」。

石虎是一級保育類動物,淺山生態系的旗艦物種,位於食物鏈頂端,獵物包括老鼠和松鼠等,如果沒有石虎,就要放更多農藥和老鼠藥,人類也會受害。「可能要過幾十年、上百年,我們才知道一個物種的消失會有多少影響,關注石虎、保護棲地及各種動物,最後就是保護到我們自己。」

石虎。攝影:蔡阿婆。

看似虎斑貓的石虎,其實長的很不一樣。攝影:蔡阿婆。

早期台灣石虎分布很普遍,因為牠的食性很廣,適應各種環境,但在這幾十年,台灣的自然環境破壞嚴重,目前只剩苗栗、台中、南投地區確定有石虎族群。石虎的危機來自人為開發、棲地減少、破壞嚴重,尤其是對淺山地區的開發,犧牲了自然林地和動物棲地。

陳美汀表示,苗栗也有農舍問題,財團購買土地後,在山上留幾棵樹,其它都砍掉,再種上草皮,把農舍蓋成別墅一樣,吸引很多都市人來購買,希望到鄉下有個放鬆的地方。

「當我們人想要很多幸福,就表示很多動物要面臨不幸,很多人只是多一棟房子,動物卻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

陳美汀說那些買房的人嚮往山野生活,喜歡大自然卻傷害了動物,如果大家能了解當地野生動物的狀況,也許就不會用這種方式去建築自己的幸福。對於道路的開發,陳美汀並不反對,但希望能給動物一個出路,「我們必須要有道路,但必須要那麼多、那麼寬、那麼快嗎?願不願意為了動物犧牲一點我們的方便?」

陳美汀也告訴大家,保育石虎要從社區做起,有些苗栗的當地人覺得,大家要保育石虎但不關心他們,石虎很重要但他們不重要。「對於保育議題,越說越激起對立,外面的人好支持,可是裡面的人好反對。先站在當地人的立場去想,不是只要求怎麼做,而是協助怎麼做,讓他們了解,動物保育對他們也有幫助。」

購買石虎友善商品 就是最好的支持

陳美汀認為,一般民眾可多支持友善石虎的產品,例如石虎米,有人支持就能做下去,藉著石虎的名氣把社區推出去,讓更多人知道,也讓當地的居民在獲益的同時,了解與石虎一起生存並非壞事。

「坦白說,關心生態環境與動物算是少數,我在這邊感受到熱情,但在社區中一直提醒我,我們永遠是少數、弱勢。所以需要一個組織、很多志工和經費,好多事情沒有做,我覺得這是我的責任,希望我可以幫石虎,希望更多人一起來幫石虎。」陳美汀說自己一個人只能做一個社區,最近決定跟一群朋友成立協會,希望大家一起來加入,只靠少數關心石虎的人太慢了,因為台灣的石虎只剩不到500隻,真的面臨絕種危機了。

接受記者採訪時,陳美汀坦言自己沒存什麼錢,都花在動物上面,即使沒有經費也一直在做研究。「因為喜歡動物就有動力,10年、20年後也會做下去,我們這群人都知道為什麼要做,大家的初心都是一樣的,能力有多少就做多少。」

合照。攝影:蔡阿婆。

陳美汀受邀分享石虎保育經驗,現場聽眾反映熱烈。攝影:蔡阿婆。

※ 本篇為與環保署合作公民報導提案計畫作品,今年持續徵稿中,歡迎有志撰寫在地故事的公民寫手加入!詳情請見:http://enw.e-info.org.tw/content/3206

【相關文章】

捐款支持環境資訊中心,加入打造優質環境媒體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