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說不要的選項」 居民爆航空城問卷放徵收陷阱題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沒有說不要的選項」 居民爆航空城問卷放徵收陷阱題

2016年07月25日
本報2016年7月25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騙人!」「都是騙人!」雖然桃園航空城案尚在等待先前聽證的結論出爐與後續相關的計畫修正,但25日上午反迫遷居民與聲援團體卻在桃園市政府門前如此痛批,指稱桃園市政府至今沒有提出與前朝不同的航空城計畫,卻先為了徵收而有小動作。

在桃園航空城計畫中,桃園市政府在蛋白區大舉徵收的計畫,5年來不斷引發爭議,甚至成為前桃園縣長吳志揚在桃園市長的選舉中落敗的原因之一;然而,現任市長鄭文燦做了全區聽證、承諾展開徵收前先辦理個案環評後,近期卻爆出市府人員在向居民進行家戶訪談的過程中,也帶了問卷要他們填寫,該問卷問了居民接受怎麼樣的徵收條件,卻沒有問他們最關鍵的問題「是否願意徵收?」因此,反迫遷聯盟痛批,這是誘導式的問卷,是為了操作民意。

DSC_1598

航空城居民控桃園市府在家戶訪談中夾帶問卷,當中居然沒有不接受徵收的選項。攝影:賴品瑀。

沒有說不要的選項 居民批誘導、操作

聯盟成員田奇峰指出,該問卷除了在區段徵收上沒有說不的選項,在農業專區的部分,更是有恐嚇的嫌疑,一再提醒若要繼續耕種,若想要配得農地,則需要再貼錢,且限制將來無法興建農舍等,懷疑其意在逼退老農,屆時再以此縮小要保留的農業用地面積。

「大家稍安勿躁。」桃園地政局主秘黃建華出面回應,表示在聽證會結論出爐後會有正式的問卷,此次民眾揭發的問卷僅是訪談溝通的一環,若民眾覺得內容有需要修改,也不排除調整,華建華更承諾,不會如民間所擔憂的,將這一份問卷結果送到內政部土地徵收委員會作為獲得居民支持的依據。

DSC_1621

地政局主秘黃建華出面回應居民,但遭批打官腔。攝影:賴品瑀。

居民對此問卷反映激烈,原因出在航空城案之前已有類似以問卷操作民意的經驗,田奇峰指出,之前的縣府高談居民對徵收的贊成率達到七成,卻避談了回收的問卷只有17%,而在內政部的會議中遭到指責。三塊厝居民張采羚亦指出,該地本不在計畫區域內,卻因到當地炒地皮仲介提出他們做的問卷統計而遭劃入,雖然因為居民的反彈一度獲剔出,卻又再度被劃入,但依據卻不是計畫的合理性、必要性,而是雙方各執自己的問卷結果中的同意比例。

「鄭文燦當初承諾說可以不徵收的,現在這問卷又是怎麼回事?」張采羚批此問卷從頭到尾沒問是否願意徵收,根本是設計居民落入不能不同意的陷阱裡。「這是鄭文燦默許的,還是下面的人又再討好市長?」桃園市教育產業公會理事長彭如玉痛批這個問卷就是「偷拐搶騙」,跟前朝的行為沒有不同,怎能這樣「一手搶地、一手做誘導式問卷」?彭如玉認為,鄭文燦應該盡快出面處理,將來若此問卷統計結果真的進了土徵會議,小組也千萬不該接受。

產專區徵收面積一樣大 居民問「鄭文燦版不同在哪?」

環境法律人專員楊品妏指出,若桃市府那麼喜歡運用問卷,那麼請先回答民間三題問題,包括「沒有公益性必要性之地區可否剔除」、「產業專用區是否先有具體的廠商投資建設計畫」、「地主或居民是否符合安置街廓、原屋原位置保留等安置資格,可否先進行資格初審」?

楊品妏指出,鄭文燦在競選中多次批判航空城計畫是炒地皮,但如今卻沒有端出與前朝不同的計畫,除了換了一個名字「綠色經濟航空城」外,徵收的土地面積並沒有變,一再遭民間抨擊是炒地皮,且要求縮小的產專區也還是要600公頃,鄭文燦現在卻高喊要全力推動。

因此,楊品妏認為,桃市府應該先回答,是否能剔出沒有公益性必要性的地區來縮小計畫範圍;先取得產專區具體的廠商投資建設計畫,再訂出徵收範圍,以免又造成蚊子館;先確認地主或居民是否符合安置街廓、原屋原位置保留等安置資格。

徵收後淪蚊子館 徐世榮批官員劃大餅無究責、良民以死承擔

「如果真的愛做問卷,那應該把力氣花在調查廠商的投資意向。」楊品妏特別指出應該重新調查產專區廠商的投資意向,以產專區計畫中提及的「三井outlet」為例,眾所皆知今年已經在林口開幕了,桃市府不能拿舊的投資意向來估計產專區的需求。

對此,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更進一步的要求,不只是簽訂意向書,而是應該到法院公證,確認廠商真的有意願進駐航空城才行,否則又是浮濫徵收後,徒留蚊子館。

16-07-25-15-21-15-324_deco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批地方政府一再浮濫徵收,結果逼死良民。攝影:賴品瑀。

面對地方政府又一次使用區段徵收這個手段,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為此痛心嘶吼,指出包括苗栗大埔、台北港,甚至高鐵沿線的特定區等,政府大舉徵收土地時,哪次沒有天花亂墜的提出美好的計畫,結果沒有所謂的高科技產業、沒有國際都會港,只有炒地皮;但現狀卻是大埔農地放著長草、台北港的土地標售已經三度流標,乏人問津、高鐵特定區都淪為蚊子館。當初地方政府的各局處亂劃大餅,從善良無辜的百姓手上搶了地,累積到最後牛皮吹破了,卻無人需要負責,只有被徵收的居民一一自殺、抑鬱而終的用生命承擔。

面對航空城案還沒進行個案環評,都市計劃審了卻遲遲不公告結論,但徵收的程序卻一直在動,的狀況,徐世榮批判,政府不該以行政效率為名,總說同時展開審查是「並行不悖」,反讓環評、都市計劃都成為只是配合走程序,像中科三期、四期就是最差的例子。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