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豚智慧-鯨豚智慧研究 (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鯨豚智慧-鯨豚智慧研究 (下)

2001年02月28日
編輯室彙編

我們仍不知道海豚到底是怎麼溝通的,當我們在野外研究陸地哺乳動物時通常會包含找出牠們社會溝通的模式,但那對研究海豚而言是不能的,因為野外研究海豚行為也是近來才發展的,且在水下更難觀察到海豚社會內的相互作用。最重要的是,我們仍不知道海豚的聲納系統在社會溝通中所扮演的角色。

傳統對海豚溝通的印象,聲納只用來研究環境,其他聲音則用於社會內部作用,但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是如此的,但也很難想像細微的感官系統是如何作用的,如聲納,可能用在溝通上。且聲納所扮演的角色,不同種海豚間甚至在齒鯨間的確有十分大的差異,有證據證明瓶鼻海豚學習可理解化的聲納訊號,但是否所有種類的海豚亦為如此是未知的。

這裡再次提出海豚是否有語言存在,我們可以看出瓶鼻海豚有能力推斷及翻譯一段知識,然而沒有任何證明說這些海豚在野外使用任何類似語言的東西。我們缺乏對開放空間的動物做適當的研究,及缺乏對海豚溝通的了解,Dorothy Lheney和 Robert Seyfarth證明在開放空間下,vervet猴(Cercopithecus aethirpes)使用“原始語言” (primitive language)去警告掠食者。而且牠們學習去將其周圍的動物分類,而在瓶鼻海豚亦可觀察到分類,如:敘述。但對海豚哨叫聲的研究,並不能證明這些海豚可以用特殊的聲音來描述動物的特殊型態,如此的研究會因聲納系統在社會溝通中所扮演角色而混淆,但指出海豚沒有哨叫語言(whistle language)。

評估海豚的智慧有一困難,那就是觀察者的假定,如果一種動物在一區域中被證明有適當的智慧程度,那在所在地區也將可見這種智慧程度,Lheney and seyfarth對vervet猴的研究可見猴為很好的靈長類學家(他們了解牠們社會的組織方法)他們使自然主義者失望(且牠們不能認知表示有掠食者存在的複雜訊號),海豚則為聲音訊息良好的製造者及模仿者,但很少人了解牠們社會立場間的差別。

大翅鯨(Megaptera novaeangliae)的歌常被引用為鬚鯨行為中可能象徵智慧的例子,但在大翅鯨歌聲與鳥叫聲之間有一重要的不同點,那就是大翅鯨的歌異常的長。鳥叫聲與大翅鯨一樣會隨地點時間而改變。因為他有反覆之天性,所以大翅鯨的歌聲缺乏那語言通常有的資訊內容,大翅鯨有能力回想起前一次交配季節所唱的歌及其可在大洋中遷徙,皆不可說其有高等智慧,如此行為亦可在鳥類看到,與其說是學習來的,不如說是控制所造成的。

“認知行為學”(cognitive ethology)的發生為科學界努力的明顯方式,將有希望在將來幫助我們了解鯨魚。


資料來源:海的巨人與精靈 http://whale.zo.ntu.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