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台北時報編輯的一封信 | 環境資訊中心

給台北時報編輯的一封信

2000年07月04日
作者:艾琳達;蔡宜宸譯;施淑芬審校 

這封信旨在評論施明德於5月26日星期五所發表對5月13日反核四遊行一事的看法。他也在中文報刊登出了類似的文章。文中顯現出他一貫自負的語調。

我不知道他指稱該場遊行是一個毫無生氣的遊行是為了幫助誰。第一,那不是一個公平的描述,的確,熱度正在消散,但是對這2000個人而言,要動員全體、帶著旗幟、演出行動劇,並對全民發佈這個重大訊息,仍需要極大的動力、決心和努力。

此外,個人擔任台灣綠黨的國際事務專員已有兩年,我敢說數年來環保運動者已領悟到民進黨幾乎沒有任何中央的政策談到環保,而僅僅靠屈指可數的 4 或 5 個民進黨籍議員在那裏為環境問題辯護。施明德並不是其中之一。當然環保運動者對於陳水扁和他的環保署長林俊義的一些暖昧的陳述感到失望,但是在停止核四廠興建的機會已掌握在手中之時,他們的態度不會阻止環保運動者繼續推動禁建核四的努力。或許陳水扁想要表明他是根據是非曲直來審理核四案;不過林俊義,身為一個生物學家,他應知道原子力量危險的真實性。

最後,施明德可能是為了他私人的某些目的而打擊陳水扁,不論原因為何,那不會對環保運動有任何的助益。在總統選舉期間,就在去年,他主要支持許信良陣營並以經常肆意抨擊阿扁而聞名,況且阿扁還是他所屬的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怎不令人好奇是不是他感覺到被人冷落了呢?

施明德過去常有優秀的政治的判斷力,並且我不後悔為了讓他免於入獄而在 1978年與他結婚。但是我也在 1995年,當他是民進黨主席時,為了一個國際人權的議題而與他離婚了。如果他近年來不要太熱中於嘗試在民進黨和新黨之間進行大和解,而是花點時間瞭解並維護具體的議題,也許他會更嚴謹的對待政策性的發言。做了25年的政治犯卻僅剩自己的虛榮心支撐著他,這樣的男人,實在太悲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