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綠地六都之首 民團訴求要森林城市、提高綠覆率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高雄綠地六都之首 民團訴求要森林城市、提高綠覆率

2018年09月03日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李育琴 高雄報導

日前媒體報導,台灣六都綠地覆蓋率都低於《都市計畫法》所規定的10%,僅有高雄市7.89%高於其他五都,然而相較於國際主要城市把綠覆率提升20-30%作為重要政策,新加坡甚至有高達50%的綠覆率,台灣城市居民顯然居住在又熱又擠的水泥叢林。

有樹冠覆蓋的林蔭城市,提供居民美化的生活空間,也幫助改善氣候變遷、空氣污染和生物多樣性缺乏等問題。2日高雄市議會氣候變遷小組與20個民間團體召開森林城市願景論壇,提出具體目標,期望高雄市能成為擁有林蔭、生態豐富的森林城市。高雄市議員張豐藤強調,10年內應讓高雄市綠覆率倍增,而且停止斷頭樹的發生。

9月2日高雄市議會舉辦森林城市論壇,訴求林蔭倍增、不要斷頭樹。攝影:李育琴
9月2日高雄市議會舉辦森林城市論壇,訴求林蔭倍增、不要斷頭樹。攝影:李育琴

高雄行道樹遭斷頭剪  損毀比例高

高雄市雖是六都綠地占比最高,但關心高雄樹木綠地的「高雄愛樹人」團長莊傑任批評,這兩年至少有50座公園樹木遭斷頭強剪,樹木修剪規範未明確禁止斷頭剪,比起台北、台中、台南等城市有明確的禁令,高雄的樹木不斷遭到斷頭慘案。

行道樹不僅時常遭到斷頭強剪,缺樹和毀損的比例過高。高雄市野鳥學會總幹事林昆海指出,市府愛種樹卻不養樹,行道樹毀損比例超過30%,主因為修剪不當,造成樹木生長不良或遭移除,行道樹樹穴因各種原因被占用或移除樹木,都是市區林蔭減少的原因。

另外,高雄屬於熱帶城市,市府卻偏愛將公園改建為溫帶國家的大片草皮,不僅上百棵大樹遭到移除,改種小樹,原本茂密樹林遭到強剪矮化,缺少灌叢和植栽多樣性,使得鳳頭蒼鷹、黃鸝等保育類鳥類棲地受到衝擊。

高雄市政府改造公園砍樹、增加水泥設施,遭民團詬病。攝影:李育琴
高雄市政府改造公園砍樹、增加水泥設施,遭民團詬病。攝影:李育琴

根據市府委託民間團體進行的調查,高雄市生物多樣性較高的數據,是由於市區內有一座原生植物園,造就了較豐富的生態;因此林昆海強調,未來種植樹木和公園規劃,應採用原生樹種,且參考原生植物園和鳥松濕地的管理方式,提供較大的面積、植栽歧異度和水域,才能打造生態多樣的森林綠地。

工務局:基於公共安全和民眾投訴  樹冠必須修剪

高雄市工務局副局長吳瑞川回應,市府目前營造的公園面積超過800公頃,不過城市中的綠地公園與山區森林不同,市府受民眾要求或使用人投訴,基於公共安全或民意,就必須修剪,或利用公園改建時移除有礙安全的樹木,這是公務單位與保育團體不同的思考立場。

吳瑞川強調,雖然民間團體和議員提出的訴求是要提高樹冠覆蓋率,但是就行道樹來說,為了公共安全和交通視覺,是不太可能辦到。所謂的綠蔭樹冠,通常在颱風過後都會造成大量斷枝和損毀,他堅持公共安全為行道樹是否要修剪的第一考量。另外行道樹的種類基於民眾喜歡開花樹種,因此未來將以會開花的樹木為新栽種的行道樹。

不過吳瑞川的說法遭到大安森林之友基金會副執行長陳鴻楷質疑,樹木的種植和養護需要專業,並非以安全為由就必須斷頭或移除,事實上專業的修剪方式有益樹木健康生長,也不容易斷枝傾倒,高雄市工務局不應把樹木養護的專業,交給里長或用路人來決定。

森林城市  高雄城市價值再確認  

高雄市議員吳益政說,高雄綠地面積高於六都,很可能是縣市合併後把茂林等鄉村地區等計入的結果。事實上在都會區,市府砍樹、民團搶救的戲碼不斷上演,市政府是否有體認到森林城市對於氣候變遷和城市減碳降溫的重要價值?他呼籲民眾重視年底大選候選人提出的政治承諾,把投票當成高雄城市價值的再次確認。

鳥松濕地植生歧異度高和水域,造就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攝影:李育琴
鳥松濕地植生歧異度高和水域,造就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攝影:李育琴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說,提升綠覆率,不僅只是綠地面積,重要的是樹冠覆蓋率。過去高雄透過公民團體訴求,成功促成了柴山自然公園和衛武營都會公園的誕生,高雄市議會氣候變遷小組也是全台首創,顯示高雄對於城市的綠化和生態保育有高度共識,對於森林城市的願景,未來市長候選人不應只是提出要種多少棵樹,更重要的是如何打造提高綠覆率的森林城市。

昨(2日)公民團體在論壇開始前高呼「森林城市,林蔭倍增」、「種樹不毀樹、重罰斷頭樹」口號,並提出森林城市的九大目標:城市生態化、提升樹冠覆蓋率、提升綠覆率、公園水泥設施減量、樹木修剪的專業性、樹木根系生長空間的保障、保護既有樹木資產、提升生態與樹木照顧體系的專業和位階、仿效台北市成立公園處。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