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蟲上菜 泰北驚艷頭一遭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昆蟲上菜 泰北驚艷頭一遭

摘錄自第三章 海外食蟲巡禮

2018年09月30日
作者:黃仕傑

在舒適圈或同溫層中待久了,視野常受到侷限,只有壯起膽量邁出步伐才能打開新的眼界!這十多年來去了不少國家,到了當地都會以蹩腳的英文問:”Have local insect food?”,雖然不合文法,但重要的單字組合,讓每個人都聽懂我的問題!

小時候最愛看的旅遊節目鼻祖「世界真奇妙」,成為與好友亮哲一起主持的探險節目「冒險王」的依循目標。我拋下膽怯,勇敢走向世界各地,就算英文不好也能用笑容與肢體語言溝通。也因此,累積不同國家各種有趣的昆蟲食物經驗,藉由照片與回憶錄般的文字,跟著我的視野打開您不知道的那扇窗吧!用最簡單的衣食住行了解純樸的生活不簡單,與森林共存共榮是智慧與文化的傳承。

首次品嚐昆蟲是一件想都沒想過就發生的事。2001年四月不顧主管的反對,硬是請十天假,完成人生第一次國外生態旅遊。記得當時只想看鍬形蟲,其它的都視若無睹,結果那次什麼都沒有,回台後還大病一場。當年7月在好友的牽線下,認識當地華僑,隨即再次踏上泰國土地,經過數日跋涉終於得償宿願,看到當年被稱為「黑金」的鍬形蟲,也因此愛上泰國。

因緣際會下認識松本這位有趣的朋友,他住在清邁、清萊邊界的山上,海拔約1000公尺的「維安帕寶」保護區。這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地點,因為泰國昆蟲書上多數知名昆蟲種類的產地就在這裡,而松本就是協助學者發表許多新種的採集者。

昆蟲上菜

松本正在架設晚上燈光誘集昆蟲的裝備,好友超人大哥好奇觀看中。圖片提供:天下文化

第一次踏上「維安帕寶」是在那年的五月。潑水節剛過,每天下著當季特有的大雨,雖說如此還是硬著頭皮上山。松本與他太太帶著女兒來接我們,上車後雨竟然停了,但沿路泥濘與上坡還是讓我們吃盡苦頭。松本的家是木造平房,有一個房間與客廳,客廳相連牛棚,對!是養牛的棚子,睡覺時還能聽到牛呼吸的那種。當晚在距離門口約十步的位置放上竹架、拉了電線、綁上燈具準備聚集昆蟲(大部份昆蟲在夜間有趨光性)。

昆蟲上菜

泰國可食用昆蟲中,鞘翅目的金龜子是常見的種類。圖片提供:天下文化,攝於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以我跑野外的經驗來說,那天的濕度與溫度非常適中,加上淡淡的霧氣將燈光襯托成巨大的光圈,時間越晚,蟲蟲越聚越多。當天飛來一隻稀有的種類,松本很高興,所以拿自己釀造的蜂蜜酒來慶祝,當時我提了一個問題:「有小菜可以配酒嗎?」,朋友翻譯後,松本開心地微笑直說:「有!有!」。語畢,便拿著袋子往外走,當下我還沒意識到是怎麼回事,跟出去一看,他在燈下抓蟬、螽斯、金龜子等昆蟲。等一下!這該不會是我說的「下酒菜」吧?

昆蟲上菜

可明顯看出鍋中有蟬語金龜子。圖片提供:天下文化

看他將袋子慢慢裝滿,我的腦中不斷出現要「怎麼吃」的畫面,直到松本拍我的肩膀,微笑地向我展示「下酒菜」,我才回神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回到屋中。既然不是一般的料理,自然不用洗或切的工序,看松本開心地唱歌,手拿剪刀將昆蟲的翅膀與腳剪除,由旁邊取出一個貌似平底鍋的物品,放在燒木炭的爐子上加溫。此時我終於清楚到底是什麼狀況了!

原先還期待可能是用炸的,畢竟大部分人對炸物的接受度較高,但松本並沒有倒油的打算,而是將昆蟲直接倒入鍋中,看樣子是乾煸了…。約三分鐘的時間,屋中瀰漫著焦香的味道,松本抓點鹽巴撒在鍋中稍微攪拌一下就裝盤了。他太太將那盤還冒著煙的下酒菜放在眾人圍坐的地上,大家開心舉杯後由松本先伸出手,抓了一搓往嘴裡塞。

昆蟲上菜

這是一輩子印象最深刻的下酒菜,旁邊是蜂蜜酒與葵花子。圖片提供:天下文化

相信我!他的表情比吃滿漢全席還滿足,這種簡單的開心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大家輪流抓起配酒,直到那盤被推到我面前,忽然間熱鬧的氣氛不見了,所有人張大眼睛看著我!還記得那幾秒的感覺大概有半小時之久,因為腦中不斷跑出跟昆蟲相關的食物,螃蟹、蝦子,不都是節肢動物!昆蟲有什麼好怕?反正走到這一步也沒退路了,慢慢伸出我的手,特別挑了比較熟悉的金龜子下手,然後開始慢慢咀嚼,其它人才一起舉杯向我敬酒。老實說,沒想像中的恐怖,口感類似油炸軟殼蟹,只是肉沒那麼多。蟬的味道最香酥,螽斯最好吃,我覺得有機會大家都該嘗試。

 

昆蟲上菜


昆蟲上菜

昆蟲上菜

作者:黃仕傑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8/09/05

昆蟲上菜,既不是譁眾取寵,也不是好逞英雄,
而是為了不久即將到來的嚴峻糧食危機做好準備。
昆蟲數量龐大、飼養容易,
是未來極富潛力的人類食物。

入圍第53屆金鐘獎兒童少年節目主持人獎

黃仕傑 最新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