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主導全球氣候談判的接班人? COP24點將錄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誰是主導全球氣候談判的接班人? COP24點將錄

2018年12月06日
文:高宜凡(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計畫主任)
肩負重要任務的COP24,將由哪位領袖人物引導會議走向成功?
肩負重要任務的COP24,將由哪位領袖人物引導會議走向成功?圖片來源:COP24官網

猶記去年的COP23,全世界剛面臨美國總統川普宣佈退出《巴黎協定》(2017年6月舉辦記者會)的衝擊,波昂會議現場充滿詭譎氣氛,不知能否繳出應達成的會談結果。幸好到了第二週高階會談啟動時,德國首相梅克爾及(當時人氣還很旺的)法國總理馬克宏聯袂登場,不僅在會場引起騷動,兩大領袖接連的信心喊話和加碼氣候行動,彷彿替亟需補充正能量的氣候談判打了一劑強心針,總算讓COP23得以順利結束。

今年COP24肩負替《巴黎協定》制訂規則手冊的重要任務,挑戰看來更為艱鉅,誰可能發揮上述扭轉乾坤、引導會程邁向終點的力量呢?Climate Change News整理了一份「Katowice climate power list」,看看誰可能是今年的氣候會議關鍵領航員。

氣候會議關鍵領航員
圖片來源:Climate Change News

上排左一: Gebru Jember Endalew

來自衣索比亞,擔任「低度發展國家集團」(Least developed country) 主席,代表47個易受氣候災難及全球暖化負面影響的國家群。

上排左二:Miguel Arias Cañete

西班牙人,2015年起擔任歐盟氣候行動和能源專員,近來幫助歐盟通過2030年的再生能源推廣目標。

上排左三:Sarah Bashaan

第一位女性來自沙烏地阿拉伯,2012年開始進入氣候會場,為該國石油和礦產部官員提供建議,目前擔任《巴黎協定》工作小組 (APA)聯合主席。

上排中:Françoisde Rugy

接任求去的環保名人Nicolas Hulot,接下法國生態、永續及能源部部長一職,聲稱自己是「實用派」的環境主義者,會用可行的經濟模式啟動綠色轉型。

上排右三:解振華

來自天津,1993年進入中國環保局,後來擔任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別代表,在氣候會議的「中國角」(即中國國家館)可以見到他,是定調全球最大碳交易市場(中國排放量逾全球1/4)的重要人物。

上排右二: Michał Kurtyka

關注本屆COP24新聞的朋友,應該常會看到這位光頭造型的波蘭環境部副部長,他代表地主國擔任COP24大會主席,負責掌控進度、化解僵局。不過,身為煤炭大國的波蘭,目前正面臨能源轉型與來自煤炭產業的強大反撲,不僅讓Michał Kurtyka的工作更為困難,也頗為微妙。

上排右一:Teresa Ribera

西班牙的生態轉型部 (ministry for Ecological Transition)部長,努力讓西班牙化身為歐洲的綠色代表國度。上任後即取消妨礙再生能源發展的「太陽能稅」,並出資2.5億美元培訓該國化石燃料產業工人,表現頗受環保團體氣好評。

氣候會議關鍵領航員

中排左一:Patricia Espinosa

前墨西哥外交部長、2016年接下聯合國氣候公約組織 (UNFCCC) 秘書長,曾於墨西哥主辦COP16時擔任大會主席。未來《巴黎協定》能否順利上路,她必須扛起極大比重的責任。

中排左二: Hoesung Lee(李恢成)

前陣子有關注《全球升溫1.5°C特別報告》和台達直播活動的朋友們,應該不會對這位韓國能源經濟學家的面孔感到陌生,他目前是氣候科學權威機構──IPCC(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主席,負責為締約國提供最具可信度的環境衝擊證據。

中排左三:Mohamed Nasheed

馬爾地夫第一位經民主選舉產生的國家領導人,身為氣候災變第一線的海島國家,他很了解氣候變遷帶來的威脅,2009年穿著潛水裝在海底舉行內閣會議,即是其代表作,打算帶領該國朝2020年「碳中和」的目標前進。

中排中:Catherine McKenna

目前擔任加拿大環境部長的她,過去也曾掌管經濟部,扮演歐盟與中國兩大群體之間的橋樑。去年與英國一起策動「脫煤者聯盟」(Powering Past Coal Alliance),成為當屆氣候會議最大亮點之一。

中排右三:Harsh Vardhan

全球第四大排放源──印度的環境部長,儘管該國NDC(國家自定預期貢獻)承諾2030年將有四成電力將來自非化石燃料,並且要將每單位GDP排放量減少1/3。但目前人口仍在持續成長的印度,已被視為未來抑制溫室氣體成長的看管重點。

中排右二:Wells Griffith

目前為止第一位出現的美國人,也是川普的白宮能源政策顧問,預計會在第二週高階會談時抵達,並參與一場化石燃料推廣活動,極可能成為COP24的新聞焦點之一。

事實上,去年川普當政下的美國,也曾在會場舉辦名為「更潔淨、有效的化石燃料與核能在氣候緩減中的角色」(The Role of Cleaner and More Efficient Fossil Fuels and Nuclear Power in Climate Mitigation) 的周邊會議,結果引來大批人士圍場抗議,或大聲演唱美國國歌干擾會議進行,最後活動被迫中止!

中排右一:Hilda Heine

第二位島國代表,這位馬紹爾群島的女總統,在個人推特帳號自詡為「太平洋第一位女性領袖」。身為台灣僅存的少數邦交國之一,她多次在國際場合表態支持台灣參與ICAO(國際民航組織)、WHO(世界衛生組織)及UNFCCC(聯合國氣候公約)等相關活動。

氣候會議關鍵領航員

下排左一:Jo Tyndall

紐西蘭的氣候大使,也是《巴黎協定》工作小組 (APA) 另一位聯合主席,除了敦促自己國家強化氣候行動,也呼籲各國政府逐步削減化石燃料補貼。

下排左二:Paul Watkinson

在氣候談判圈打滾超過20年,現在擔任聯合國「附屬科技諮詢機構」(Subsidiary Body for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dvice, SBSTA) 主席,也是法國生態轉型部的政策顧問。

下排左三:Wael Aboulmagd

第二位非洲人士,擔任埃及談判代表,也是「G77+中國」的130多個發展中國家集團主席,其國家群體數量之多,無人能出其右。

下排右三:Emmanuel Dlamini

第三位非洲代表出自史瓦濟蘭,曾主持代表該洲國家群進行氣候談判的「非洲集團」(African Union),現掌管聯合國另一個「附屬執行機構」(Subsidiary Body for Implementation, SBI)。

下排右二:Trigg Talley

第二位美國人出現了,那就是現階段代表該國參與氣候會議的國務院氣候特使Trigg Talley。當總統不太相信氣候變遷的真實性,甚至連自家出版的氣候科學報告也不相信的時候,這份工作的難度可想而知。

下排右一:Svenja Schulze

20位關鍵人物中第七位女性來自德國,儘管在氣候談判圈被視為推動節能減碳的標竿。可是,Svenja Schulze如何讓自己的國家趕緊告別高污染的煤炭?如何說服強大的汽車工業轉向低碳?又如何達成當年喊出的2020年減碳目標?都困擾著這位德國環境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