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愈演愈烈 跨國移民問題待解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氣候變遷愈演愈烈 跨國移民問題待解

2018年12月07日
文:王一方

不久前變天的巴西政壇,選出了一位被封為「熱帶川普」的總統波索納洛(Jair Messias Bolsonaro),不僅支持開發亞馬遜雨林,更宣布棄辦下屆COP25,舉世譁然! 儘管隨後包括:哥斯大黎加(Costa Rica)、巴貝多(Barbados)、智利(Chile)、瓜地馬拉(Guatemala)和牙買加(Jamaica)等五個拉美及加勒比海國家,表達了有意承接的意願。但大家應該記憶猶新,這些地區才剛爆發大規模的難民遷徙事件。

美國總統川普上台以來最讓人有記憶點的兩大作為,一是質疑氣候變遷的真實性,其次便是反對外來移民。但他應該沒料到,這兩項政見已經扣連在一起。隨著全球氣候變遷持續惡化,就造出愈來愈多湧入美國的移民人潮!

美墨邊界。
美墨邊界。圖片來源:Peg Hunter(CC BY-NC 2.0)

10月份,來自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薩爾瓦多等中美三國的數千位移民,組成了壯觀的遷徙行伍,成群結隊地北上、前往美國尋找新的棲身之所,由於時值美國期中大選,引發了許多從政治、人道、當治安等各種討論聲浪。

天災肆虐,傳統農家成「氣候難民」

剛在巴拿馬落幕的中美洲環境與發展會議 (Central American Commission for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與會專家一致同意,氣候變遷帶來的諸多負面影響,使愈來愈多人被迫離鄉背井。薩爾瓦多環境與自然資源部長Lina Pohl直言,長年乾旱重創了該國農業,愈來愈多人面臨工作和生存的挑戰,「下一批移民潮流,將是氣候難民 (Climate Refugees )!」

甫發表的聯合國IPCC《全球升溫1.5℃特別報告》(Global Warming of 1.5 °C),也提出同樣論點,當地表均溫較工業革命前提升超過1.5℃,從美國、日本、中國、印度、到印尼、孟加拉、菲律賓、越南等逾5000萬人居住的區域,在2040年前就會遭遇沿海洪災激增的後果,一旦跨越2℃,許多熱帶地區人民都會面臨撤離的風險。「到時候在世界的某地方,『國界』將變得無關緊要,」報告作者之一、印度人居研究學院 (Indian Institute for Human Settlements)院長Aromar Revi大聲疾呼:「你可以試圖築高牆,阻擋1萬、2萬人進來,但你擋不住1000萬人的。」

一開始,許多輿論和分析都認為,上述大規模移民導因於中美地區的治安敗壞和黑幫荼毒,但愈來愈多證據都指向,氣候變遷引起的乾旱(缺水)、流行病、農作歉收,才是這波移民潮主因。據統計,中美洲約有1/3就業跟農業有關,自2012年以來,當地咖啡農遇到一種「葉銹病」(leaf rust)的流行病,影響到七成咖啡田。世界銀行估算,倘若氣候變遷持續惡化,2050年全球將產生1.5~3億位氣候難民,中美洲地區就占了400萬名。

擋不住的遷徙!加劇社會與政治衝突

事實上,天災引發的氣候難民已非新聞。IPCC報告指出,2008~15年之間,有超過1億人因為洪災必須遷移,6000萬人因為暴雨被迫搬家,過去40年,全球因為氣候災難產生的遷移人數,激增了60%!

組成這次移民潮的三個國家(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與薩爾瓦多),便如同中美洲一條橫跨國界的「乾旱走廊」,這些地方從2016年來遭遇嚴重乾旱,多達350萬人亟需援助。以瓜地馬拉為例,今年就有10萬個家庭因為玉米欠收,同時在糧食與經濟方面遭遇困境。

最新的聯合國《世界糧食安全和營養狀況》報告則統計,目前全球約有8.2億人面臨糧食短缺,飢餓人口已連續三年呈現上升,其中關鍵推力正是愈演愈烈的氣候變遷。預計到了2030年,氣候變遷將使上億人陷入貧困。亦即,未來的跨國難民潮可能會更多。

左:各種氣象災難中,乾旱(橘色)對農業造成的負面衝擊最大。
各種氣象災難中,乾旱(橘色)對農業造成的負面衝擊最大。資料來源:聯合國《世界糧食安全和營養狀況》

右:各種農業部門中,農作(綠色)受創最重,畜牧(褐色)居次。
各種農業部門中,農作(綠色)受創最重,畜牧(褐色)居次。資料來源:聯合國《世界糧食安全和營養狀況》

網路媒體《Slate》也列出一項比較30年數據的研究《Climate variability and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The importance of the agricultural linkage》,發現依賴農業為經濟主力的國家,升溫每高1℃,人民向外遷移的比率就跟著提高5%。另一份德國報告也指出,高溫易毀損水稻和小麥等作物、加速土壤退化,以墨西哥為例,當作物產量下降10%,移民便增加2%,預估到了2080年,極端氣候將使該國外移多達2~10%的工作人口。

「氣候變遷沒有意識型態,它只有受害者,而這些災民每天都在受苦,」瓜地馬拉環境部部長Alfonso Alonzo感慨道。如此大量流動的底層人口,勢必不斷引發社會動盪和地緣政治衝突,無論何種黨派或立場的政治人物,都應謹慎以對;而非冷眼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