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鎮洲:一封寫給新北市樹保委員的信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廖鎮洲:一封寫給新北市樹保委員的信

2019年02月15日
文:廖鎮洲(第二屆新北市樹木保護委員會委員)

新北市的樹保剛啟動兩年,市府的改變與決心,已經在許多事務讓民眾有感。彙整參與兩年樹保事務的資訊,與諸位樹保委員分享。 


圖為土城醫院工地,藍色圍欄內的移植樹木,至少過半已經確認死亡。本報資料照,賴品瑀攝影。

捷運三鶯線及未來的老樹移植審查,府外樹保委員中缺乏建築專業的成員,無法藉由專家判斷及背書:「老樹是否可因為修改設計圖,而留下;或一定需要移植。」在尚有名額的情況下,是否新增具有建築專業的樹保委員呢? 

關於受保護樹木的保護,民眾的關心點是:「每日所見,位於公有地的老樹,被不當修剪,為何市府沒有主動列保?」這類型樹木的土地歸屬,大多為教育局、環保局、文化局、地政局、水利局的管轄,但是修剪老樹的人,有許多種可能。

新北市眾多校齡百年的學校,校內百年老樹所在多有。百年老校與百年老樹,都是教育之百年大計,正是給下一代很好的環境教育;但是幾乎沒有申請樹保,是否可以專案推動「如何讓學校為老樹申請樹保?」

分享於2018年兩單位並非樹保業務,但民眾產生許多誤解的案例,是否市府願意於樹保專區統一窗口,即時且主動提供相關資訊,這些非受保護老樹的訊息,可即時澄清誤解,讓民眾對市府能更加信任。 

【案例一】水利局在碧潭建設單車道,因而在捷運新店站對岸修剪樹木及開挖,讓民眾看了傻眼大罵;然而,土地沒有所有人登記,因而無法開罰。民眾看到破壞的行為,卻以為市府不開罰。 

【案例二】交通局在板橋音樂公園設立停車場,需移植樹木,移植前謠言滿天、移植過程有誤解,而移植後的資訊不易查詢。 

話題延伸至受保護老樹的移植,只是讓這問題更加明顯。因此,樹保資訊於樹保專區的主動公開,急需府方規劃充足的人力,以趕上民眾的疑惑缺口。 

除了相關急件,樹保委員會更需要其他的討論機制,規劃出每次大會的討論重心,逐步進行討論,也讓市府的用心,讓民眾更加有感。 

以上為個人的野人獻曝。 


2017年8月30日新北市政府舉行第三次樹保會議,樹保委員廖鎮洲到市府門外,收集護樹團體的意見。本報資料照,賴品瑀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