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的關鍵 歐盟2050年零碳目標如何「公正過渡」?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轉型的關鍵 歐盟2050年零碳目標如何「公正過渡」?

2019年07月11日
文:喬斯林•廷珀利(自由氣候和能源記者)

歐盟有四個成員國仍反對淨零目標,但若補償得當,他們的態度可能會改變。

波蘭一處露天煤礦旁的風力發電設備。波蘭在6月的歐盟理事會會議上反對淨零目標。圖片來源: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波蘭一處露天煤礦旁的風力發電設備。波蘭在6月的歐盟理事會會議上反對淨零目標。圖片來源: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6月,歐盟在21世紀中葉達成「淨零」排放這一集體目標的希望被成員國打破。

以波蘭為首的四個國家在歐盟理事會會議上反對確定實現氣候中和的具體期限。

很大程度上來看,這一結果不過是暫時的失敗。「這是勝利路上的挫折,而不是勝利的終結。」環境智庫E3G布魯塞爾辦公室主管昆廷.吉納德說。

而波蘭隨後表示支持在年底前確定淨零目標。

兩年來,歐洲一直穩步推進實現淨零排放。法國德國等一些歐盟國家已提出或通過了氣候中和目標。

淨零動力

氣候中和目標將有效地促進歐盟在本世紀中葉實現溫室氣體排放小於吸收,至於利用國際碳信用額來實現這一目標,或各國如何分配目標等具體細節仍有待商榷。

這一想法自2015年《巴黎協定》發布以來就一直在醞釀。去年,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發布了將氣候變暖控制在1.5℃以下的特別報告之後,歐盟的氣候中和目標被提上議事日程。

青年氣候罷工運動、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行動等來自民眾的壓力也發揮了作用。與此同時,歐盟5月大選中的綠色浪潮意味著支持環保的黨派可以在歐洲議會中保持權力平衡。

各國紛紛單方面採取行動。就在上個月,英國承諾將2050年的氣候目標修改為淨零排放,新的芬蘭聯合政府則承諾到2035年實現碳中和。

雖然法國率先呼籲歐盟設立淨零目標,然而直到德國政府迫於國內日益增長的政治壓力於上個月早些時候決定加入這一行列,人們才開始信心大增,認為歐盟領導人會正式同意設立該目標。這並不是在想當然:德國和波蘭一樣,都擔心提高歐盟氣候目標會影響本國煤炭主產地的就業。

2018年11月,歐盟委員會在提出的一個議案中提到,將到2050年實現氣候中和經濟,終於朝著達成淨零目標的方向取得了切實的進展。議案指出,淨零目標對歐洲而言不僅是可行的,而且是提高競爭力和構建新市場的機會。

2019年3月,歐盟議會投票支持設立2050年淨零目標,並將歐盟2030年的減排目標從40%提升至55%。

然而,儘管發布的成果文件中包括「按照《巴黎協定》」向氣候中和過渡的承諾,但卻沒有提到「2050年」這一關鍵期限。

「尋常嫌犯」

該目標需要28個歐盟成員國一致批准才能通過,但波蘭、匈牙利、捷克共和國和愛沙尼亞不同意。

「反對國的數量一直在減少,3月份還只有少數國家支持這一目標,但到上周初就增加到18個。」都柏林城市大學法律和氣候政治助理教授迪阿爾木德.托爾尼說。

作為維謝格拉德四國集團的一部分,斯洛伐克通常與波蘭、匈牙利和捷克共和國共進退。「值得注意的是,斯洛伐克因為新就任的總統決定不再追隨其他三國。」吉納德說。「新就任的總統」指的是斯洛伐克首位女總統、綠色活動家蘇珊娜.卡普托娃。

融資

波蘭總理馬泰烏什.莫拉維茨基其反對淨零目標是為了「保護波蘭企業和民眾的利益」,並強調簽署協議前必須先拿出切實的財務措施。

這一點說明,歐盟拿出錢來,讓那些受氣候目標嚴重影響的工人(如波蘭煤炭行業工人)能夠公平地過渡十分重要。吉納德說,這一點需要討論,但得有個度,因為相對激進的國家可能不願為阻止目標制定的國家提供獎勵。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有著與波蘭類似的擔憂,但沒有阻止目標的設立。

「像波蘭這樣嚴重依賴煤炭的成員國會反對也不奇怪。」托爾尼說。「淨零意味著從根本上對現代經濟進行重新設計,不僅要推動其逐步遠離化石燃料,而且還要轉型。」 

吉納德說,導致目標設立受阻的可能還有兩個因素。

首先是波蘭即將到來的大選。「氣候不是一個能幫助你贏得選舉的話題。」吉納德說。另一方面,勇於抵制歐盟對其國民經濟實施的強制措施反而可能贏得選票。

其次,對個別國家而言,在2050年之前實現全歐盟淨零排放究竟意義何在,仍存有疑慮。「目的實際上是確定政治目標,然後再研究達成目標的細節。」吉納德說。但這樣波蘭就會懷疑,更廣泛的目標中是否會給脫碳困難的國家留出靈活空間。「這說明需要討論並解決這些國家提出的關切。」吉納德說。

然而,波蘭上月表示可能會在2019年年底前支持達成2050目標。「我們可能會同意達成目標,只是需要知道成本多少,以及如何減輕整個轉型的社會影響。」波蘭負責能源事務的副國務卿托馬斯.德布洛夫斯基上月27日在倫敦舉行的一次會議上表示

他還說,需要「某種補償機制」來解決波蘭承擔的費用。

下一步行動

歐盟目前不太可能在9月聯合國氣候峰會召開前達成2050年的目標,也無法藉此理直氣壯地鼓勵其他國家在2020年制定下一輪氣候承諾前提高鬥志。

雖然峰會重點關注的是未來10到15年的目標,但2050年的目標也被視為製定這些目標的重要參考。

《巴黎協定》還要求各方在2020年之前向聯合國提交長期氣候計劃,但歐盟也可以堅持目前的2050年氣候目標,即一定程度上承諾在1990年的水平上減排80%到95%。

綠色非政府組織仍在向歐盟施壓,要求其在2040年前實現淨零排放,並更新2030年的氣候目標。氣候行動網絡歐洲綠色和平組織都呼籲歐盟召開緊急峰會,努力在9月聯合國氣候大會前達成協議。

托爾尼還說,淨零目標以及針對轉型困難國家的配套的氣候融資和支持可能會與明年結束的歐盟預算談判掛鉤。歐盟議會已經提議拿出額外的50億歐元設立「公正過渡基金」。

「這是一個複雜的過程,我們希望有一個恰當、合理的過渡,這需要時間。」吉納德說。「需要所有人齊心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