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極到阿爾卑斯 科學家證實:微塑膠已嚴重污染空氣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從北極到阿爾卑斯 科學家證實:微塑膠已嚴重污染空氣

2019年08月19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科學家在北極和阿爾卑斯山等地的積雪中發現了大量的微塑膠,這顯示大氣層污染嚴重,呼籲立即深入研究這對人類健康的潛在影響。


在北極蒐集積雪樣本的科學團隊。照片來源:Alfred-Wegener-Institut, Kajetan Deja攝

英國衛報報導,研究發現降雪過程中會捕捉空氣中的懸浮微粒,格陵蘭島和斯瓦爾巴群島之間海上的浮冰樣本平均每公升含有1,760個微塑膠。歐洲更多,平均每公升含有24,600個。這顯示,風是全球微塑膠污染的關鍵傳輸媒介。

科學家們呼籲深入研究空氣中微塑膠對人體健康的影響,並指出早期有研究在人體肺癌組織中發現顆粒。今年6月另一項研究顯示,人們每年至少吃下50,000顆微塑膠。

每年有數百萬噸的塑膠被丟棄到環境中,碎裂成無法被生物降解的小顆粒和纖維。這些微塑膠現已進入高山深海,無處不在,並且可能攜帶有毒化學物質和有害微生物。

最新研究由德國阿爾弗雷德·韋格納極地與海洋研究所的伯格曼(Melanie Bergmann)博士主持。她說:「我們真的必須研究微塑膠對人體的健康影響。目前有很多關於微塑膠的研究,但如何影響人體的研究卻幾乎沒有,我覺得這很奇怪。」伯格曼認為,微塑膠應該納入空氣污染物監測計畫中。

伯格曼曾在北極海冰樣本中發現每公升12,000個微塑膠:「所以我們要問,這是從哪裡來的?」有些是透過洋流從人口稠密的地區漂來的,但對冰雪樣本的分析顯示,大部分是被風吹過來的。

「雪中的微塑膠濃度非常高,顯示大氣被嚴重污染,」該研究發表在《科學進展》期刊上。

伯格曼說,微塑膠可被風帶到任何地方。撒哈拉沙漠的花粉和塵埃都會被風長距離運輸。除了北極浮冰外,該團隊的22個樣本還包括來自北極圈內斯瓦爾巴群島、德國和瑞士的阿爾卑斯山以及不來梅市的雪。

該團隊發現,最小的顆粒數量最多,但他們的設備無法檢測到小於11微米的顆粒。


研究人員在雪中檢測到的微塑膠。圖片出自本研究(CC BY-NC 4.0)


研究採樣點,包括北極和阿爾卑斯山。圖片出自本研究(CC BY-NC 4.0)

「我很肯定,還有更多更小的顆粒超出了可檢測範圍,」伯格曼說,「較小顆粒的危險性是更容易被生物攝入,如果達到奈米級,甚至可以穿透細胞膜,更容易轉移到器官中。」

車輛、建築物和船舶上聚合物保護塗層是研究人員最常發現的微塑膠,其次是橡膠、聚乙烯和聚酰胺,如尼龍。

研究人員引用1998年的研究作為人體肺部微塑膠的唯一依據。該研究發現癌症肺部樣本中並得出結論:「這些抗生物降解、具生物持續性的塑料纖維可能是導致肺癌風險的物質。」

歐盟執委會首席科學顧問4月份的報告指出:「微塑膠帶來環境和健康風險的證據顯示有必要正視並採取預防措施。」

幾位沒有參與最新研究的科學家對研究結果表示憂心,北極這類原始生態系統竟然也會受到污染。

法國EcoLab研究所的艾倫(Steve Allen)說:「這份研究非常重要,因為它說明強化塑膠業需要更嚴格的法規,迫使世界各國政府解決塑膠污染問題。隨著微塑膠大量進入環境,等我們確認出安全值時,可能已經超過了。」

艾倫4月份發表的研究發現,庇里牛斯山脈的空氣中有數量顯著的微塑膠,也顯示風是可能的運輸機制。而伯格曼主導的研究是第一個針對雪污染的研究。

過去已有兩項研究探討空氣中的微塑膠,一個在法國巴黎,另一個在中國東莞,兩者都發現空氣中有塑膠顆粒降下。最近的其他研究發現北美落磯山脈上海附近的農田土壤中都有從空中落下的微塑膠。

參考資料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