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帶來暖化 模式分析:2050年全球升溫上看2.7℃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一帶一路」帶來暖化 模式分析:2050年全球升溫上看2.7℃

2019年09月26日
文:白·莉莉(中外對話研究員、北京能源網路(Beijing Energy Network)執行製作)
一份最新報告顯示,中國投資在「一帶一路」國家碳排放路徑中扮演關鍵作用。
耗資約40億美元的衣索比亞吉布地鐵路將從阿迪斯阿貝巴到吉布地港的旅行時間從三天減少到12小時。圖片來源:Alamy
耗資約40億美元的衣索比亞吉布地鐵路,從阿迪斯阿貝巴到吉布地港的旅行時間從三天減少到12小時。圖片來源:Alamy

預計到本世紀中葉,開發中國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將超過已開發國家。一份新報告指出,隨著「一帶一路」這個全球基礎設施與投資計畫的不斷推進,中國投資可能會加速「一帶一路」沿線重點國家的排放增速。

這份研究由清華大學、生動經濟學顧問公司(Vivid Economics)和氣候工作基金會聯合撰寫的報告首次為「一帶一路」國家碳排放增長路徑提供了一個模型,並將中國投資納入考量範圍。

研究人員發現,到2050年,報告中涉及的「一帶一路」國家的年排放量將遠超《巴黎協定》規定的目標溫控水準。

即便是這些國家按照歷史最低碳排放路徑發展,仍然不會達到目標。中國投資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引發關注。

「一帶一路」國家將成全球溫室氣體排放主力

研究發現,未來幾十年「一帶一路」國家在全球溫室氣體排放中的「貢獻」比例將會大幅增加。

報告作者指出:「從前瞻性角度來看,目前最大的氣候風險和機遇在於我們能否支撐一個超過120國家組成的集團走上低碳發展道路。」

回顧歷史我們發現,如果全球其他地區堅持《巴黎協定》提出的2℃度溫控發展路徑,那麼本次研究涉及的17個重點國家的碳排放在全球總排放中的占比將從2015年14%上升到2050年的44%。報告指出,這些國家幾乎占「一帶一路」國家排放總量的一半還多。

備註:1.通過重點對17個「一帶一路」關鍵國家進行建模繪製出此圖,2.「最佳情境」代表歷史上情況類似的國家中碳排放效率最高的發展路徑。資料來源:IEA(2017),生動經濟學顧問公司根據IEA(2018a,2018b)中的資料得出。
與基準情境相比,「2℃」發展情境需要「一帶一路」國家在2050年前減少68%的碳排放。備註:1.通過重點對17個「一帶一路」關鍵國家進行建模繪製出此圖,2.「最佳情境」代表歷史上情況類似的國家中碳排放效率最高的發展路徑。資料來源:IEA(2017),生動經濟學顧問公司根據IEA(2018a,2018b)中的數據得出。

而所有126個簽署「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的排放在全球總排放中的占比預計將從2015年的28%增長到2050年的66%。如果這些國家繼續沿著傳統的碳密集型發展路徑走下去的話,那麼即便全球其他地區堅持2℃溫控發展目標,全球平均溫度仍然會上升2.7℃。

專注於「一帶一路」問題研究的杜克大學高級研究員伊莉莎白·洛索斯指出:「這份報告已經明確指出,如果中國和相關國家不能同時從資金借貸方和資金受益方的角度認真考慮這個問題,將全球氣溫升高幅度控制在2℃以內的目標肯定無法實現。」

是否應該歸咎于中方投資?

這些排放軌跡是在預期經濟增長的基礎上,考慮了「一帶一路」的投資影響,通過建模繪製出來的。但是,本次研究並未將一定比例的增長歸功於「一帶一路」投資。

雖然沒有說明具體程度,但報告的確暗示「一帶一路」投資將在相關國家的排放增長中發揮作用。

報告作者解釋道,大多數「一帶一路」國家還處在早期開發階段,經濟增長對能源需求、甚至碳排放都會產生非常大的影響。報告發現,到2030年,中國投資將為報告中涉及的這17個核心國家帶來每年0.24%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作者認為,這種增幅是「相對溫和」的,但是仍然會對能源需求產生影響,尤其是在「一帶一路」投資較大的開發中國家。

報告稱,「一帶一路」投資的性質就意味著它們會對排放產生巨大的影響。道路、電廠、以及其他重要電力和交通基礎設施領域的投資在「一帶一路」投資中佔有相當大的比重,而這些項目本身就屬於碳密集型產業。從碳排放的角度來看,基礎設施的每一塊錢投資都會產生比其他類型投資更大的影響。因為基礎設施的使用年限長達幾十年,因此這些投資也會對這些國家的排放軌跡產生很大的影響。

而從電力投資角度來看,報告明確指出,中國的投資以煤電為主,不僅不符合2℃的全球溫控目標,反而是在延續固有的發展道路。本報告的研究成果借鑒了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資料庫中有關「一帶一路」的研究項目,同時得到了其他研究的佐證。這些研究都說明,中國不斷投資海外煤炭項目不符合《巴黎協定》的要求。

資料來源:生動經濟學諮詢公司,清華大學,Hayward &Graham(2017),IEA(2015)。
相對於2℃發展路徑,電力部門的規劃投資專案可以導致化石燃料發電產能過剩,清潔能源發電能力不足。備註:本圖以我們對17個「一帶一路」重點國家的分析為依據;ETP參考情境將當前各國作出的限制排放、提高能效的承諾納入考量;基準情境(BAU)中採用了這17個重點國家的歷史平均增長路徑;「最佳情境」中採用了這17個重點國家的歷史最佳碳排放效率增長路徑;清潔發電能力是指碳排放淨值為零的發電方式,包括生物質發電和碳捕獲與封存技術(CCS);「規劃項目」數以126個「一帶一路」國家的投資為基礎,其它數字則僅考慮了17個重點國家。資料來源:生動經濟學諮詢公司,清華大學,Hayward &Graham(2017),IEA(2015)。

如何解決「一帶一路」排放問題?

報告發現,要走上全球升溫不超過2℃的發展路徑,到2030年前,還需追加大約12萬億美元的綠色投資。

報告作者認為,由於減排的總量前所未有,所以必須頒布系統性的綠色金融政策。「一帶一路」本身帶來的碳排放挑戰意味著,要想走上2℃的發展路徑,就必須有一條前所未有的脫碳軌跡。

報告稱,提升地方綠色金融能力至關重要。外部資本無法滿足綠色投資的需求,所以參與「一帶一路」專案的金融機構將在決定其碳發展路徑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然而,清華大學高級訪問學者、報告聯席作者謝孟哲表示,從單個國家著手「不會在所需的時間範圍內帶來改變」。

他說:「北京方面需要頒布一個符合其國際氣候立場的政策。」

雖然研究並沒有說預計有多少碳排放是由「一帶一路」投資導致的,但是報告強調,中國投資將在決定一些「一帶一路」國家的發展路線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報告作者指出,在中方投資比重較大、排放量較高的國家,「一帶一路」倡議具有「巨大的綠色潛力」。在這17個重點國家中,有八個國家都屬於這種類型,其中烏克蘭和巴基斯坦是中方投資占比最高的兩個國家。

備註:本圖不包括俄羅斯,因為相對於其他相關國家,俄羅斯的CO2排放極高。到2030年,「一帶一路」投資大約占「綠色氣候基金」總額的4%,因此,俄羅斯不屬於「雙高」國家之列。資料來源:清華大學,IEA(2018a)。
17個「一帶一路」重點國家中,有八個國家處於高「一帶一路」投資、高碳排放的「雙高區域」。備註:本圖不包括俄羅斯,因為相對於其他相關國家,俄羅斯的CO2排放極高。到2030年,「一帶一路」投資大約占「綠色氣候基金」總額的4%,因此,俄羅斯不屬於「雙高」國家之列。資料來源:清華大學,IEA(2018a)。

報告作者認為,中國應將「國內投資遵循的綠色規定也延伸到『一帶一路』倡議的投資項目中去」。

中國已經在口頭上勾勒出了一幅「綠色一帶一路」的願景,並在近期召開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作出進一步的承諾,將成立一個新的國際聯盟,提高「一帶一路」倡議的可持續性。

綠色和平組織負責「一帶一路」倡議相關問題工作的活動專員王衍表示,必須採取明確的行動,「解決方案有很多,比如徹底宣告停止海外煤電廠(尤其是那些在環境和社會方面引起高度關切、且財務可行性低的煤電廠)投資,逐步轉向並培育可再生能源市場。」

洛索斯表示:「回想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上的各項宣言,以及那些值得稱讚的發展目標。現在,中國必須要認真履行曾經許下的承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