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盡資源只求一朵鮮花:衣索比亞的花卉產業鏈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淘盡資源只求一朵鮮花:衣索比亞的花卉產業鏈

2019年11月29日
文:趙偉婷(巴黎政治學院博士生)
「花卉產業以及大量移入的人口與當地居民產生水源爭奪,鮮花是用水密集的部門,需要大量水源灌溉,但是此湖是流域中唯一一個淡水湖,約有200萬人依靠湖水資源維生,用水量的增加造成湖水面不可避免地下降,根據Equal Times報導指出,茲懷湖可能在50到70年後消失。」

荷蘭鮮花拍賣市場。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茲懷湖」(Lake Ziway/Zway)這地點,對於台灣讀者來說,可能有點陌生。它座落於東非衣索比亞(Ethiopia)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Abeba)南方155公里,是座面積約425平方公里的淡水湖。

茲懷湖以豐富的野鳥生態聞名,可觀察到非洲魚鷹、鸕鶿、翠鳥等許多珍貴的鳥禽與其他各種野生動物。不說您可能不知道,此區在十年內成為全世界前五大花卉出口產區,2018年產值高達2370億美元,更與肯亞爭奪非洲花卉產業龍頭。很難想像,2005年前從沒有外銷過一支玫瑰的茲懷湖區,可以在十多年內有這麼大的成就。

話說,歐洲人桌上的花卉有超過三分之一來自非洲,非洲花卉產業長久以來的霸主是肯亞(Kenya)。1963年脫離英國殖民獨立後,花卉成為肯亞重點經濟作物,產區是同樣位於東非大裂谷的「奈瓦夏湖」畔(Lake Naivasha),一直為全世界提供低廉的花卉。約2005年時,衣索比亞政府跟荷蘭外資看好花卉產業的前景,與茲懷湖氣候、天然環境及地理位置的發展優勢,大力投入資金發展花卉產業。 

講求時效的全球花卉產業鏈

鮮花市場非常全球化,第一大進出口國都是荷蘭。荷蘭擁有全世界最大規模、被譽為花卉華爾街的「阿斯米爾鮮花拍賣市場」(Royal FloraHolland),來自全球各國的鮮花會先匯聚此地,再發配到各地的供應商。據統計,送到消費者手中的花卉,80%皆來自此拍賣市場。

另外,花卉是高價值經濟作物,也非常嬌嫩,運輸方式需要低溫、保溼,且講求時效性,鮮花一收成就要馬上包裝、運輸,送到拍賣市場。稍有一延遲,整批的產品都可能報銷。

茲懷湖區花卉產業的優勢,在於它離非洲航空業的樞紐,衣索比亞首都機場非常近(兩個半小時車程)。加上衣索比亞航空為非洲最大航空公司,空中交通十分便利,國營事業身份也大大降低了運輸成本。該國更為了花卉產業增開專機,每天至少有一班專機,將嬌嫩欲滴的花朵直飛送達比利時與荷蘭交會的城市列日(Liège),避開繁忙的阿姆斯特丹機場,此方法讓花可以快速進到拍賣市場,確保鮮嫩的花朵在兩天內,即可在歐洲各地浪漫的花店櫥窗內爭奇鬥豔。

另外,針對亞洲鮮花的消費大國日本,及近年來需求快速增長的中國,衣索比亞也加開航班,將鮮花直送到亞洲,未來更計畫開發美洲市場,希望可以將產值從2億多提升到10億美元。衣索比亞政府更對外商開出了稅收優惠及放寬貸款等政策。加上近年來,肯亞政府貪污、索賄問題嚴重,許多在肯亞投資的外商,紛紛遷廠到茲懷湖區。

對當地社會以及生態的影響

衣索比亞在過去十年經濟成長排名世界第三,被譽為非洲奇蹟,花卉產業的快速起飛,也提供大量就業機會,根據衣索比亞內政部統計,在2004年時茲懷湖區,約只有3,000個花卉相關職位,但到2006年4月時,新投資提供了21,356個工作機會。許多研究也顯示,該部門為當地及周邊農村同時創造了「技術性」與「非技術性」勞工的就業機會、為地區經濟帶來活水,也吸引其他地區的人口移入。此外,花卉場僱員中有八成以上是女性,加強了當地婦女就業。

但快速發展的花卉產業,同時也帶來很多問題。首先是環境問題,諸如灌溉用水、肥料與農藥使用、污水處理、森林砍伐、湖水減退、及移入勞工所帶來的污染等環境問題,漸漸危害到當地生態以及生物多樣性。根據一份2015~2016年衣索比亞大學研究報告指出,湖水中已經監測出多種農業的殘留及沉澱,必須盡快採取相關措施確保水源,及避免未經過淨化的污水注入湖中。

另外,花卉產業以及大量移入的人口與當地居民產生水源爭奪,鮮花是用水密集的部門,需要大量水源灌溉,但是此湖是流域中唯一一個淡水湖,約有200萬人依靠湖水資源維生,用水量的增加造成湖水面不可避免地下降,根據Equal Times報導指出,茲懷湖可能在50到70年後消失。另外,外來移入人口跟廠房更與野生動物爭地,對當地生態造成壓力。 

關於工人健康和安全問題,例如浴廁設施狀況不佳、缺少乾淨飲用水、沒有產假、長期待在高溫的溫室中、缺乏急救系統和免費醫療的缺乏,都可能對工人的健康產生危害,加上第一栽種者多半為女性,因長久暴露在農藥下,女性也成為最直接的受害者。並且,根據調查,女性員工也飽受到肢體和言語上的職場性騷擾問題。

其實,很多茲懷湖區所面臨的環境與社會問題,較早開發的肯亞奈瓦夏湖也同樣經歷過。英國生態保育學者在2009年時曾發表過「榨乾肯亞的血玫瑰」,文中指出廉價的玫瑰及缺乏環境意識,使得奈瓦夏湖的生態遭受重大威脅。並呼籲消費者重視公平交易以及產銷通路透明化。較晚開發的茲懷湖區借鏡早期的這些經驗,相對條件有比較好,但仍不足。 

最後,鮮花的全球化產業鏈,也最為環保團體所詬病,因為遠程運輸(特別是空運)所帶來高額的碳足跡,英國當地農場花卉協會曾計算過,同樣一束花(3枝玫瑰,3枝百合,3枝滿天星),從荷蘭、非洲進口的碳排量是英國當地產的近十倍高(31.132 kg 對比3.287 kg 二氧化碳)。因此英國花農鼓勵消費者購買當地農民出產的花卉。

下次逢年過節,買花的時候也不妨留意一下產地,了解一下你手中的鮮花到底到底經歷多少旅程與冒險。

※本文轉載自 低碳生活部落格 〈來自非洲的鮮花:衣索比亞茲懷湖區花卉產業